让女朋友秒湿的污句子;走绳结磨花蒂,校医老王靳小小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03 21:07:45 责编: 人气:

让女朋友秒湿的污句子;走绳结磨花蒂,校医老王靳小小

老王瞧清女孩是谁后,愣了下才让开跟她说:“你先进来。”

来人居然是靳小小,这是她第一次来赊东西。

如果是別的女孩,老王肯定心急火燎了,但靳小小他却不敢,因为怕把她吓到以后她再也不来了,所以忍着冲动问她说:“谁告诉你这么敲窗的?”

靳小小不敢看老王,声音小小的说:“秦欢。她说想赊东西的话,夜里可以来敲你的窗。规矩我懂的,她都告诉我了。”说着她眼睛一闭,挺*说:“你来吧。”

老王都让靳小小的天真给逗笑了,第一次见东西都没拿就先付报酬的。

他拍拍靳小小的肩膀,等靳小小睁眼他才说:“我这e*不赊东西,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在装呢,总得试探一下才放心。

靳小小急了:“我信得过的,我保证嘴巴很严,以后也不随便介绍人过来,你就赊给我吧!是秦欢介绍我过来的,难道你还信不过她吗?”

见她这么着急窘迫,老王叹了口气,他突然就不想占靳小小的便宜了,觉得这样的女孩不应该被自己亵渎,于是说:“你为什么要来赊东西?最近很困难吗?”他和颜悦s e的问。

“嗯!”靳小小话不多,脸红成了猪肝一样的颜s e。

“那你拿吧,缺什么就拿什么,一会e*咱们再聊其他的。”

“不行的,我只要沐浴露,佳怡说那样摸一下就行了。要是拿其他的,我……我……”

老王知道她误会了,苦笑说:“那你去拿沐浴露吧,要什么牌子的自己选。”

靳小小小心翼翼的在货柜上看,老王看她下不定主意的样子,于是问:“没有你喜欢的味道吗?”

靳小小脸一红说:“不是。我之前洗澡都不用这个的,不知道哪个味道别人闻着舒服。”

老王笑笑说:“你随便挑吧,洗发水也拿一瓶。不知道味道好不好你就打开闻,別只是看。”

得老王壮胆,靳小小终于挑好了。不过她没听老王的也拿洗发水,而只是拿了瓶沐浴露,然后胆怯的站到老王面前说:“我可以了,你来吧。”她又闭眼。

老王看着她纯净秀气的小脸e*,说不动心是假。

这种女孩e*,他一辈子都没敢想过。说实话,他喜欢靳小小这种类型的女孩,现在瞧着她都想亲下去了。他可以肯定,靳小小的初吻还在,身体更是纯洁得像天山雪莲。

只是靳小小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心疼,他下不去手。

拍拍靳小小的肩膀,靳小小没等到意想中的侵犯,看他时很是诧异。

老王笑笑说:“你走吧,报酬我已经收过了。”

靳小小一愣:“你摸过了?我怎么没感觉?”

老王老脸一红:“摸过了,我摸得很轻的,你感觉不到不奇怪。对了,你不用给我还钱了,以后缺什么都可以问我要。不要问原因,你走吧。”

“谢谢你。”靳小小眨着两只纯真的d*a眼e*,抱着沐浴露想走,又被老王喊住了,往她手里塞一瓶沐浴露才放她走。

老王看着她走远,瞄一眼她的翘**t un,还真有些可惜。

老王从别的渠道了解到靳小小家里的情况不好,他都做好长期资助靳小小的准备了,没想到没几天她就又来敲老王的窗了,只是这回不是赊东西,而是还钱。

她说她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了,雇主人很好,给她预支工资。

她很感谢老王对她的厚爱,说不能白占老王的便宜。

老王挺开心的,没拿她的钱,推回去说:“不是说不用你还钱了吗?钱你拿去买几件衣服,出去打工可不比是在学校,形象很重要。”

靳小小一怔,挺感动的,拗不过老王,只好说:“那好吧,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介绍同学跟你赊东西。王爷爷,你是个好人,我以前误会你了。”

敢情她以前不是这样想老王的。

老王觉得挺尴尬的,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自己清楚得很。

赊东西就不必了,他这是赔本买卖,人多不多无所谓,只要有就可以了。每个月有那么几天解解馋就很不错了。

既然都被当是好人了,g*脆好人做到底。

老王跟靳小小说:“你等等。”

出来时他塞了几百块在靳小小手里,说:“这钱就当王爷爷借给你的,你买几件好一点的衣服,別省钱。出去工作,形象真的很重要。还有鞋子,高跟鞋就不要买了,你还是学生,买几双平底鞋就行,以后好好工作,努力学习,争取毕业后赚钱养家,报答你父mu的养育之恩。”

“这……王爷爷,我不能要你的钱,你不要我还钱我已经很感激你了,再拿你钱我会过意不去的。”

“都说了是借给你的了。快走吧,別让人看到。”老王直接把她推了出去。

这事以后,靳小小对老王的态度好得不行,每次出入都跟老王打招呼,这是前所未有的。

靳小小工作一段时间后老王就开始心疼了。

她每天都是天擦黑出去,半夜才回来。

有时还会误了关门时间,要不是老王偷偷给她开门,她都能在门口蹲一晚上。

这姑娘太傻了,晚回也不敢叫门,d*a冷天的,一个人蹲在门口的角落里瑟瑟发抖。要不是老王有留意她回没回来,偶尔出去看,还真会错过。

老王狠狠训了她一顿,让她以后不管多晚都要叫门,把她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抱着老王就哭。

孩子应该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可问她她又不肯说。

要不是最近手头紧,老王还真想再给她一些帮助,最好能说服她別再去打工。

不用想都知道,这委屈肯定是跟工作有关,只是老王不好管。

这天半夜又没见靳小小回来,老王都在门口转好几圈了,有人来赊东西老王都懒得搭理。

眼见天哗哗下起雨来,老王的心都揪起来了。

让女朋友秒湿的污句子;走绳结磨花蒂,校医老王靳小小

都十一点多了,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老王等不了了,正想出去找找看,突然见到雨雾里一个人影缓缓行来,雨伞也不打,孤零零的。

老王一看那身形就知道是谁了,赶忙冲过去。

果然是靳小小,她淋成了落汤j一样,失魂落魄的,看到老王,哇的一声哭着扑老王怀里了。

老王见她一只衣袖被撕破了,纽扣也掉了一颗,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问她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靳小小什么都不肯说,只是抱着他哭。

老王心疼死了,把她搀进去,拿毛巾给她擦头发,看到她身上的衣服都湿透黏在身上,虽然看着很诱人,老王却一点別样的想法都没有,找出自己的衣服递给她说:“你进去洗个热水澡,可別感冒了。回头有什么委屈你跟王爷爷说,王爷爷给你出头。”

“不……不用了,我……我回宿舍再洗吧。”靳小小抽抽噎噎的说。

老王摇头说:“现在上面没有热水了,你就在这里洗吧,爷爷还要听你说发生什么事了呢。哪个混账东西欺负我们家小小,看我不抽死他。”

好不容易把靳小小劝去洗澡,她出来照旧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哭。

老王是个人j*,知道不*她是不行了,于是拍桌站起说:“你不说是吧?行,爷爷自己找人问,我就不信问不出来。”

靳小小果然中招,拦着他说:“王爷爷,你別去,外面还在下雨呢。你想知道的话,我……我跟你说。”

两人坐好后,靳小小犹豫了好一阵才把受到的委屈说出来。

她果然是在工作上受委屈了。

她家教的对象是个女孩,这本来没什么事。可问题是,那个女孩有一个很好s e的爸爸。

在靳小小去教学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s*扰靳小小。

今天晚上碰到下雨,他没让靳小小走,叫靳小小留宿第二天再走。

靳小小没带伞,地方又离得远,没办法,只好接受。

她以为只要女主人跟她教的那个女孩在,男主人就不敢对她做什么,谁知还是出现了误判。

那男主人趁所有人睡着,居然摸到她房间想强她。

老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e*,问她说:“那你有没有被他……”他问不下去了。

靳小小一听,眼泪又哗哗往下流,抽噎着说:“我……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能不知道呢?老王急了:“他进没进去你没感觉呀?”

靳小小哇的就哭了:“好……好像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