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人cao了几天几夜 进入语文课代表腿中间作文

时间:2021-10-10 13:32:43
因为是顾景迁的车,所以肇事了也无人阻拦,及其平缓的开着,不久,绍青禾超过了顾景迁的车。

正是这个时候,绍青禾看清了那辆肇事豪车里坐的人,是绍青悦!

原来,撞死自己母亲的人是她。

绍青禾彻底失去理智了,像是疯了一样,车身猛地一个回转,正对着那辆豪车狠狠撞了上去,她看着上面坐着脸色惨白的绍悅,笑得更加厉害了。

“绍清悅,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绍青禾松开了方向盘,将油门一踩到底!

终于解放了,她也终于报仇了,可她还是对不起深爱她的妈妈,她不应该嫁给那个名叫顾景迁的人,那样所有的悲剧都不会开始。

车辆碰撞的声音,玻璃破碎的声音,好像依稀还夹杂着绍青禾的惨叫声,多么美好的乐曲。

她在恍惚之间,好像看着她的母亲牵着她的孩子,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来,她高兴的将手递了过去,她终于幸福了!

救护车一路疾驰!

市第一医院所有的有名的外科医生如临大敌的候在了手术室。

绍青禾和绍青悅一齐用担架了下来,匆匆从过道推到手术室。

正在开会的顾景迁接到电话以后便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顾景迁皱着眉头问身边的助理。

“好像说是绍青禾小姐发了疯一样的撞向绍清悅小姐!

“顾总,两位小姐都是稀有血型,医院的血库恐怕不够,只能先救一个人!医生立刻向顾总请示,他也没有说青禾小姐比青悅小姐伤得重得多,毕竟大家都说青悅小姐才是顾总的心头肉。

“先救青悅!

此时刚好绍清禾和绍清悅经过他的身旁,绍青禾的手指开始颤动,他的声音她是无比的熟悉,‘先救清悅’这几个字一直都在她的脑海中回放!

他好像从来没有哪一刻率先选择了自己,不,像那种让他选绍青禾和绍青悦谁先去死,他就一定会选自己。

她模模糊糊的睁开双眼,只发现自己从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的绝望。

所有的医生都像围着什么宝贝一样的围着绍青悅,只有她孤孤单单的躺在这,孩子死了,母亲也没了,她还活着干什么,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儿,她挣扎着拿到了一把尖锐的手术刀,就用它来送自己最后一程吧!

可不知道为何,她在最后一刻还是想见一下顾景迁,告诉他,她已经不爱他了!

手术大门轰然而开,顾景迁抬眸就看着绍青禾浑身是血的站在门口,还将手术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感觉自己的心陡然一痛,不自觉的开口:“青禾!

“你别叫我的名字,我恶心!她一边说一边向后面的阳台边上去。

“听话,将刀放下好不好!

他这么温柔的和她讲话,她还是生平第一次听到,她不由的放声大笑,笑得眼泪和脸上的血液交织在一起,看上去好不狰狞。

“绍青禾,你不放下刀,我就将你母亲

“她死了,被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死了!你只能拿她的尸体来威胁我了!绍青禾凄厉发声。
顾景迁怔怔的看着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如鲠在喉。

“顾景迁,你好像从来没有听我好好说过话,你对我永远都是,绍青禾,你好烦啊!绍青禾,你为什么要跟着我!绍青禾,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绍青禾,你怎么不去死啊!你还想听吗?我这里还有好多好多,最悲哀的是我都清楚的记得,任由你的这些话啃食我的心脏在你眼中我是不是一直都好蠢好蠢!

顾景迁此刻觉得心里涩涩的,好像要失去一样无比重要的东西,“绍青禾,你给我放下刀,我带你去见你的孩子!

“顾景迁你住嘴啊!你还想骗我,那我告诉你,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她撕心裂肺的喊叫,喉咙都有些嘶哑。

顾景迁想要乘机夺下她手中的刀,可是她人站在了窗户边,他害怕他会惊到她,害得她坠落下去。

害怕?

顾景迁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种情绪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想起上次他抓空的手以及她坠落的身影,他不知道多少次午夜梦回都会梦的到那个场景。

顾景迁发现他对于她不全是厌恶,这是一种什么心情,他希望她过得不好,但是也只能因为他顾景迁一人痛苦。

“顾景迁!她一字一句,这三个字犹如重锤一般,猛烈的撞击着顾景迁的内心,“我恨你,但我更恨我自己,我为什么要这么贱,要那么喜欢你!

绍青禾对着他灿烂一笑,就犹如她第一次遇见他时,然后她扬起手中的刀,用力的插进自己的肚子里。

“噗—

瞬间她的肚子中的鲜血止不住的流,她的嘴巴里吐出鲜血,喷到了玻璃上。

“顾景迁,你要是敢上前一步,我就立刻割断我的大动脉!将我的鲜血放出来,一滴也不留给她,现在是我的时间,到你听我说了。

“这第一刀,是为我的孩子,他还那么小,就被你们害死了!该死的是你,不是他,顾景迁,我恨你!

她好像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刀抽出,再次用力的扎了进去。

她强忍着口中即将涌出的血腥,“这第二刀,是为我的母亲,她有什么错,错到你能纵容绍青悦,开车撞死她,为什么?我问你为什么啊?顾景迁,我恨你。

她的鲜血映入他的眼帘,他仿佛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青禾,你先下来,我会……

“这是第三刀!绍青禾厉声打断他,再次将刀狠狠捅进自己肚子,“为了我这两年白白的牢狱之灾!为了你,我听绍青悦的话去坐牢,抛弃了我的孩子,我就像个傻子,被你们耍得团团转。

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很犀利,“顾景迁,我恨你!

“你听我说,孩子……

“第四刀,祭奠你毫不犹豫的将我的血抽光,利用我这个残破的身子代孕。

“以前你之于我,如鱼饮水缺之不可,我之于你,如行半月无关痛痒。

可我做错了什么,要让你如此的折磨我!我后悔当初遇见你,我不应该生病,不应该那么恰巧的和你住进同一个医院,更不应该的是对你产生好奇,也不应该看到你伤了眼睛,便每天去找你聊天,我更不因该将你放在我的心尖上,我后悔此生爱上你!

绍青禾笑得越发的灿烂了,“顾景迁,第五刀,是我那为你跳动的心脏,这辈子爱上你,是我做过的最傻的错事,如果有来生,我上碧落,下黄泉,也一定不要再遇见你!

说罢,绍青禾满身鲜血的举起刀。

顾景迁的脸色在那一刻变得一片惨白,他只看到刀刃闪过一道白光。

“唰—

她扬起刀刃,重重地刺向自己的心脏,那一瞬间鲜血喷涌,她什么也感受不到了,她像一只凋零的被折断了翅膀的枯叶蝶,从十五楼一跃而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