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搐 受不了了 喷水 下面老是流出水一样的分泌物

时间:2021-10-10 13:46:04
阮俊见老大脸色并不好,知道再僵持下去,势必会有一场争吵,就赶紧又拉着董楠,准备让她离开。

不想董楠狠狠地甩开他的手,“不管你的事,给我滚一边儿去!

阮俊吃了个梗,不敢再拉着脾气已经上来的董楠。

“陆少,我就问你一句话,为什么让若晴过得那么凄惨?董楠咄咄地问陆久琛。

“惨吗?没觉的!这样的日子四年了,她这个当事人都乐此不彼,你一个局外人急什么!陆久琛脸上拢上一层阝月郁的神色。

来找自己的难道不该是许若晴本人吗?

从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女且变得一无所有,却死撑了四年之久!

一听这个董楠情绪更是无法控制了,“你说什么?四年来,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董楠愕然,她这个朋友当的真是不称职。

这四年先是出国深造了两年,后来又竟忙着事业了了,都没好好地关心若晴的生活状况。

原来她今天看到的情景,不是一天,而是整整持续了四年之久,难怪从她脸上只能看到坦然,看不到任何为难。

董楠心口灼灼的疼,眼泪忍不住落下来。

董楠平日里的忄生格大大咧咧的,鲜少看到她流泪。

这样的董楠让陆久琛眉头蹙紧,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一旁不敢吱声的阮俊也是头一次见董楠哭,他惊慌失措,“楠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怎么还哭上了?

陆久琛最讨厌女人哭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之一。

他不耐烦地皱皱眉头,“有事说事,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阮俊赶紧走到陆久琛办公桌前,抽了几张面巾纸递给董楠。

董楠擦擦眼泪,哽咽道,“我就是受不了若晴受非人的折磨,俊,你给我查查,她一个月多少薪水?

董楠回过头来问了阮俊一句,

阮俊望向陆久琛,陆久琛眉头紧锁,始终没有任何表示。

阮俊只得出去打电话。

没几分钟,阮俊就回来了,“楠妹,我问过了,她一个月六千到八千月薪。

“六到八千?董楠瞪大眼睛问道,接着就是莫大的心酸。

他们这些年在源达,动不动就年薪数百万,上千万,而她只有一个月六到八千。

“只有那么点儿,在这一线城市,还要养活自己和许家的老佣人钟妈,你们不觉着她苦吗?

陆久琛眸光微微收紧。

“她可是源达的大小女且,她比我们谁都有资格过着人上人的生活,可事实上,她有多苦……整天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拿着那么点儿薪水,养活两个人,我们所有人的荣华富贵那样不是来自源达,你们可以看着她这么苦还心安理得,我董楠做不到!

面对董楠的哭诉和指责,陆久琛心里当然不是滋味,但他表面上依旧平静如水,没有任何波澜。

阮俊听着也格外心酸,他望向老大,想要从老大讳莫如深的表情里窥探到些什么,可是徒劳。

“说完了吗?陆久琛慢吞吞地问了董楠一句,声线冰冷。

董楠抽抽鼻子,极其怨恨地说道,“没有,我不想让她这么苦这么难!

陆久琛摊摊手,“你不想她那么苦,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董楠气得冲上前去,对着陆久琛的桌子重重一拍,咄咄地反问道,“老大,你敢说与你无关?

阮俊吓得心肝乱颤,楠妹真是牛掰。

今天居然敢拍老大的桌子,还公然和他叫板,就是换了脾气最火爆的商丘明,恐怕也不敢这样。

可她却这样做了。

阮俊屏住呼吸,等待着暴风骤雨的来临。

结果并没有。

陆久琛,依旧面若冰霜,他抬眼望向董楠,对上她染着怒火的眼睛,和她对峙着。

董楠已经完全豁出去了,反正撕破了脸,她也不惧他了,她继续问道,“她和你无关,昨晚会睡在你那儿?

“你情我愿的肉体关系,不可以吗?陆久琛淡然回应,深眸像是染着墨,让人看不到底。

董楠被他噎得喘不上气来。

“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对她伤害还不够吗?这样对她?

“董楠,我是事情轮不到你指教!陆少脸上褪去了冰冷,染上了怒色。

他忽地站了起来,狠狠拍了一下桌子,犀利的深眸直抵董楠。

董楠虽然心里发憷,但事到如今,也容不得她服软了。

阮俊吓得脸都白了,陆少这下可是真的发火了。

董楠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夹杂着些许的无奈,“我想管她,我给她一个月限额十万的金卡,我跟她说这是源达的钱,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可是她拒绝了,拒绝了!董楠一字一句地强调。

“老大,我真的……真的不明白,你们以前至少相爱过,为什么你要那么做?董楠一句句逼问陆久琛。

阮俊见董楠不停地提起当年的事情,赶紧走过去,强行拉住董楠往外拉,“楠妹,够了!老大要怎么做,他心里有数!

见拉不动董楠,阮俊心一横,一个拦腰公主抱,把她抱出了门,“老大,我不明白,你怎么可以对她那么冷漠?怎么可以做得那么绝!

被阮俊强行抱出去的董楠,扳着总裁室的门说着。

阮俊使出吃女乃的劲儿才把她带出来,董楠刚被强行带走,陆久琛烦躁不安地把桌上所有的东西都划拉到了地上。

阮俊把董楠抱到他的办公室,咚的放在沙发上,极力安抚董楠,“楠妹,你这是何苦呢,为这事儿和老大闹个不愉快!

董楠伸手揉揉惺惺作痛的太阳宀八,“俊,我在想,我是不是该给老大递份儿辞职申请,我做不下去了,我仰仗源达享受锦衣玉食的同时,源达的大小女且正在受苦受累,我受不了!

阮俊赶紧劝她,“楠妹,千万不要冲动,犯不着为这事儿你就引咎辞职,再说现在公司正处在关键期,你这是给老大撂挑子,存心让他难堪吗?

董楠长叹了一声,“今天在我见到若晴那样之后,我做什么都不能心安理得了,俊,不信你看看!
董楠把她先前发给陆久琛的视频转发给阮俊。

阮俊看到埋头工作的许若晴几乎被面前堆积如山的资料淹没,也是于心不忍。

高强度的工作过后,还要随时应付老大的临幸,这个女人也着实不容易。

这样下去,身子还真是吃不消。

“你没看她那双手,手指头没一处好肉,都被纸给刮伤了……俊,我真的不知道老大到底怎么想,凭什么在夺走若晴一切之后,还这么狠心地凌虐她?

“嘘!阮俊做了一个让董楠低声点儿的动作,他怕被隔壁的陆少不小心听到了。

“楠妹,以前的事情咱们也是一知半解,光看表面是不会知道什么的,咱们最好不要去踩他的雷区!

“你可以做到视而不见,我不可以!董楠依旧不能平静下来。

阮俊知道董楠向来讲义气,现在眼睁睁地看着最好的姐妹受苦,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搞不好这女人一木艮筋上来,还真的要向老大递辞职报告呢!

“楠妹,以许大小女且的忄生格,她是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帮助的,你看我们能不能换个委婉的方式去帮她,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

董楠的一脸深恶痛绝的表情,“你先去给我查查,是哪个不要命的,抛给她这么多的活儿,存心整她,要是查到了,直接让他滚蛋!

阮俊愕然,虽然他是陆久琛跟前的红人不假,但也不能想开除谁就开除谁啊!

见阮俊在犹豫,董楠伸手在他头上重重敲了一下。

“窝囊,你在源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开一个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看你那怂样儿,你不敢开,告诉我,我开!

正说话间,阮俊和董楠听到隔壁砰得一声摔门声。

显然是陆少出来了,阮俊吓得捂住董楠的嘴巴,直到外边没声音了,才松开。

他出了办公室,前台马上就告诉阮俊,“总裁大人出去了!刚才他的脸真是冷得可怕。

董楠听到陆少离开了,不免朝着阮俊嘟囔道,“有事儿就知道逃避,都没说怎么解决!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