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 把腿张开 那一夜我解开了老师的裙子

时间:2021-10-12 02:58:20
曲洛依和她是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姐妹,可是她们出生那年家里遭了一场祸事。

曲洛依不幸被仇家抱走,自小过得十分凄苦。

后来有一次苏暖意出门时差点遭遇车祸,恰巧被路过的曲洛依救下。

也许是母女连心,苏暖意一看见她就十分喜欢。

曲洛依为救她受了伤,苏暖意便亲自去照顾,结果竟发现了曲洛依身上的胎记。

那胎记竟和她丢失的女儿身上的胎记一模一样。

苏暖意大惊,细查之下发现曲洛依竟是她的小女儿,立时如获至宝,喜不自胜得将人接回曲家。

前世的自己同样心疼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流落在外吃了20年苦的妹妹。

她想要什么都愿意给她,她做了什么错事,自己也愿意站出来背锅。

更是对她交付了全心的疼爱和信任。

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妹妹,已经在算计谋夺她所拥有的一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疼爱自己的父母将宠爱全部给了曲洛依,她受了委屈,也只是换来一句你是姐姐,妹妹以前吃了那么多苦,你应该照顾妹妹的敷衍之词。

以至于到后来,她喜欢的漂亮衣服,和首饰,最后统统进了曲洛依的衣柜。

甚至连整个曲家也都送到了曲洛依的手上。

最后她能握在手里的,只有薄时延的爱。

前世的她因为跟她的父母一样疼爱曲洛依,所以从来没有介意过父亲母亲的态度。

如今重生回来,想起前世后来发生的种种,觉得自己简直愚不可及。

曲洛依听到苏暖意下意识吐出来的话,嘴角微翘了一下,却很快掩下,哭得更加惨烈。

“不是呀妈,姐姐没有欺负我,是姐姐被欺负了,你看看她身上,都是伤!

“什么?

曲文昊和苏暖意一听不是小女儿出事,齐齐松了口气,这才朝曲瓷看过来。

一看,便是一惊。

“你这是怎么了?

曲洛依立刻鼓励地看着和曲瓷。

“姐姐,你赶紧跟爸妈说,爸爸妈妈一定会给你做主的!

曲瓷心中冷笑,她前世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曲洛依鼓舞地提出要退婚的要求。

结果被父亲狠狠责骂了一顿。

让她父亲愈发觉得自己不懂事,更加不待见自己。

而曲洛依虽然没有达成目的,却在她父母跟前博了一个关爱亲姐,不惜牺牲奉献的好妹妹形象。

从此更是被他们的父母捧在掌心疼着宠着。

而这一世嘛。

曲瓷在曲洛依鼓励的目光下脸上露出一抹红晕,表情有些扭捏又纠结。

“没什么,是妹妹误会了。

曲洛依现在还年轻,虽然心思阴毒,却没有几年后那么深的心机。

闻言便急切道。

“什么误会!

爸妈,姐姐明明有喜欢的男人,结果你们非逼着姐姐嫁给薄少,

可是薄少实在太残暴了,他一生气就把姐姐弄成了这样!

爸妈,姐姐不能嫁给薄少!

“什么?!

曲文昊的脸色顷刻阴沉了下来,看着曲瓷的眼睛里涌现着几欲喷发的怒意。
“你妹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有喜欢的男人?还让薄少知道了?!

曲洛依被他突然爆发的怒气吓了一跳,随即就是满心欢喜。

虽然和她预期的反应不一样,但是只要爸爸生她这个蠢姐姐的气,知道她已经不适合嫁给薄少就可以了。

曲家和薄家的联姻是不可能取消的。

一旦曲瓷嫁不成,那他们曲家就只有她可以嫁过去!

所以不等曲瓷说话,曲洛依便连忙开口道。

“爸爸,你别生气,感情这种事情是不受控制的,姐姐也是不想的,可是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解决。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中满是愿意为了这个家牺牲奉献的神情,

“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个人嫁进薄家,那么我愿意代替姐姐,爸爸,就让姐姐追求她自己的幸福吧,我们姐妹如果只有一个人能幸福,那我希望是姐姐。

曲文昊面色变了几变,还没来得及说话。

苏暖意就已经心疼不已地一把将小女儿抱住,恨铁不成钢地瞪着曲瓷。

“你就是这么当姐姐的?明明知道自己就要和薄少结婚,还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还要让你妹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这么多年,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薄时延的残暴是整个华城出名的。

且他脾气残暴不说还手段凶狠。

听说他有一回生气直接将一个朋友打到子宫脱位,终身不孕!

更是有茹毛饮血的毛病!

在他小的时候,就亲口咬死了自己豢养的一只宠物狗吸血,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

所以即便他是华城第一世家薄家的未来家主。

却也完全不是一个好的夫婿人选。

脾气暴躁性情古怪再配上地位高。

要是女儿嫁过去吃亏了,谁敢去帮女儿讨回公道?

这不是把女儿送进虎口吗?!

洛依好不容易才回到她身边,她怎么舍得让她去受那样的苦!

“不行,你赶紧给我收了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收拾好心情十天后嫁进薄家!如果你还敢给我起什么乱七八糟的坏心思,连累了你妹妹,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可怜曲瓷什么话都还没说,苏暖意就已经凭着曲洛依的话给她定好了罪名。

甚至说出连累曲洛依就不认她这个女儿的重话。

曲瓷的心口闷闷的,说不上疼,但也觉得算不得好受。

不过如今的她,对这一份母爱已经不那么看重了。

所以只冷笑一声看着曲洛依道。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喜欢别的男人了?我从头到尾喜欢的都是我家薄哥哥。

是的,她小时候就认识薄时延,甚至10岁之前一直喊他薄哥哥。

只是后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疏远了。

她甚至有很长时间都没听到薄时延的消息。

再见面,就是薄家来提亲那一天。

现在重新把这个称呼捡起来,竟然觉得还挺有滋味。

曲洛依听到她的话,震惊地瞪大眼,她真的完全想不到曲瓷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明明曲瓷昨天还和宋岩互诉衷肠,他们两个人见面还是她亲自搭桥牵线的,她不可能会弄错!

“可是姐姐你昨天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呀,你明明说你喜欢的是宋岩哥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