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带我做多人运动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时间:2021-10-12 03:06:50
“杀!

“啊!救命啊!

禄雅站在凤栖宫中,听着宫外震耳欲聋的厮杀和惨叫声,面色一片苍白!

“皇后娘娘!咱们逃吧!这苍国要完了呀!宫里的妃子们都逃干净了,就剩您了呀!婢女哭天喊地的跪在她面前,满脸的惊恐!

“叛军是哪一伙?禄雅心中害怕到了极点,但心里却抱有一丝侥幸,对婢女喝道:“说呀!那将军到底是用剑还是用刀?旗帜是什么颜色的?

“皇后娘娘,将军用刀,旗帜青白色,婢女听人说,是三年前被贬边疆的三皇子!顾长天!婢女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却还是老实回答。

青白悍刀,长天是也!

禄雅想起三年前这句传遍了大街小巷的口号,瞬间泪流满面!

“长天,是长天!他终于回来了,本宫就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禄雅突然疯了一样的朝凤栖宫门外冲去,“我要去找他,长天哥哥!

“皇后娘娘,万万不可啊!婢女顿时哭天喊地的抱着禄雅的大腿,哭到:“这皇城已经被长天皇子攻破了,整个皇宫都在杀人,都是血啊!娘娘此时出去,定是死路一条呀!

“不,不可能!

禄雅奋力挣扎着,说道:“你放开本宫!长天哥哥定不会伤害我的!

“砰!

她话音才落下,凤栖宫突然响起一道巨响!

烈马嘶鸣,一脚踹开了凤栖宫宫门的蹄子高高扬起,背上坐着一席白衣。

腰间,挂着两把刀。

“长天哥哥...禄雅如同痴傻了一般,整整的看着马上的人,似哭似笑。

“你方才说....朕不会伤害你?

马上人冷笑一声,猛地抽出一刀,狠狠朝禄雅掷去!

那一刀,写满了无尽的萧杀之意!

他是真的想杀了禄雅!

“娘娘!

婢女惨烈长啸,决然的挡在了禄雅面前!

“噗嗤...

悍刀猛地刺穿了婢女的心窝,顿时血如泉涌,全部喷在了禄雅的脸上!

“娘娘...逃啊...婢女的身子瘫软倒地,艰难的从嘴里吐出这句话,喷血身亡!

那一双眼,死不瞑目。

“翠儿...禄雅浑身是血,她看着这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婢女,突然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若不是翠儿替她挡刀,死的就该是她了!

顾长天,是真的想要杀她!

“顾长天,你为何要这么做?为何啊!禄雅看着顾长天从马上下来,竭嘶底里的咆哮着!

她无数次幻想自己和顾长天的再重逢是怎样的场景。

但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顾长天竟要杀她!

那种大喜大悲,让她几乎崩溃!

“为何?

顾长天从翠儿身上抽回了自己的刀,瞬间架在了禄雅的身上!

“当年朕含冤入狱,你立刻悔婚与顾无尘厮混,成为了他的皇后!顾长天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背叛他的女人

“你现在竟大言不惭的说朕不会伤害你,竟还敢问朕,为何?

悍刀锋利无比,立刻在禄雅的脖子上划出一刀血痕!
“长天....你就这么恨我?

禄雅惨笑,丝毫不顾脖子上杀人无数的悍刀,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顾长天。

见她走来,顾长天瞳孔收缩,他有无数次机会杀了这个恨到了极点的女人,但...

他竟下不了手!

长天战神这个称号是敌国封的。

在战场上,哪怕独身面对千万将士,也从未惧过!

但是走进凤栖宫的这一刻,他惧了。

他早就知道,当他看到禄雅的那一瞬间,他下不了手。

刚刚那一掷,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勇气。

那一刀没杀死她,他便再杀不了。

“长天,当年你被诬陷私通谋反,所有人都知道,那是顾无尘怕你功高盖主...禄雅终于走到了顾长天面前,颤抖着伸出了手,抚摸上了那张她深爱了六年的脸。

“但是,为你平反,是需要证据的啊!

禄雅抹去了他脸上的血,哽咽着说道:“我嫁给顾无尘这些年,一直都潜伏在他身边寻找证据!若非如此,怎能助你平反?怎么助你夺回兵权啊!

禄雅不知道这三年顾长天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是顾长天又如何知道她在这深宫之中,过的又是什么日子!

“长天,我终于等到你了...禄雅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忍不住想要扑入他的怀中,但是顾长天眼中却闪过一丝暴怒,伸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禄雅!你这满口胡言的毒妇!顾长天双眼布满了血丝,写满了憎恨!

“你说你嫁给顾无尘是为了给朕寻找证据?真是天大的笑话!顾长天手指狠狠用力,怒吼道:“这三年,你与顾无尘床笫之欢的可曾想过朕?你可曾派人给朕寄过一封密信?你没有!

她什么都没干,却还想凭着三言两语,蛊惑他的心智!

“咳咳...那要命的窒息感让禄雅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但是她却顾不上这些,内心一片惊骇!

这三年来,她写了无数封长信,甚至还将每月的月钱珠宝都存下来了,统统交给了自己的侍女秦雪,让她亲自送往边疆!

一个月前,她更是找到了替顾长天平反的证据,让秦雪送去!

为何顾长天却说自己一封信都没写过?

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禄雅即将昏死过去的瞬间,顾长天终于松开了手,狠狠将她摔在了凤栖宫的床上!

“砰!

禄雅的后背重重的磕在了床头,痛的她双眼发黑。

还未等禄雅缓过来,顾长天大手一探,裂锦声起,房间内旖旎无限!禄雅惊呼一声,下意识的伸手去遮,却被顾长天猛地压在身下!

“你就这么想当皇后,是吗?

顾长天凝视着身下人的绝色,呼吸急促,眼底满是炽热。

但却冷笑着讽刺道:“当初你想当皇后,不惜对朕落井下石,爬上了顾无尘的床!现在你看朕夺回了江山,便开始满口胡言,想与朕重温旧梦?

“你这贱妇!朕满足你!

顾长天狠狠的索要着禄雅,从未行过此事的她吃痛的惨叫了起来!
“痛?

顾长天冷笑,“你与顾无尘恐怕行过无数次了吧?又怎么会痛呢?

禄雅面色惨白,热泪如同决堤一样滑落。

她没有告诉顾长天,这三年来她是如何用丞相之女的身份以死相逼,才让顾无尘恼怒离去,发誓不再动她一根手指!

为的,就是等顾长天回来。

将自己的身子清清白白的交给他。

但禄雅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景象。

“长天....这三年来,我给你写了无数封信啊...禄雅强忍着痛楚和眩晕,断断续续的说道:“一月前,我还找到了替你平反的证据,将一切都交给了秦雪....你怎么就...

怎么就这样对她呢?

她日思夜想,担忧他,牵挂他的三年,怎么就换来了这样的回报!

不甘,不甘啊!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声突然响彻整个宫殿!

禄雅的嘴角顿时高高肿起,脸蛋如同火烧一样疼!

“你这贱人,居然还有脸说给朕找到了证据?

顾长天怒不可遏,狠狠贯穿她的身体,吼道:“这三年来数次冒死到边疆来看望朕的人是秦雪!冒死从皇上寝宫里偷到证据的,也是秦雪!她亲口说过,你多次阻止她前来,甚至喂她服毒,逼她不再与我相见!

“朕从未想过你如此歹毒,甚至把朕当做傻子一样骗!

顾长天怒到了极点,若不是秦雪冒死送来的平反证据,他根本不可能拿回虎符兵权,一辈子都要在那荒无人员的边疆度过!

而禄雅说的这些,让他很她恨到了骨子里!

顾长天抓起禄雅的头发,摁着她的头朝床脚狠狠撞去!

“砰...砰...

伴随着阵阵闷响,禄雅的额头顿时鲜血淋漓!

她几近晕厥,但是心中却凄然无比!

难怪,难怪顾长天如此恨她!

难怪他说从未收到过自己的舒心,难怪他刚踏入凤栖宫的时候,甚至想要杀了她!

原来,一切都是那秦雪搞的鬼!

禄雅是皇后,她断不可能踏出这深宫半步!枉她如此信任秦雪,将一切都交给秦雪去操办,她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这种感觉让禄雅痛彻心扉!

她任由顾长天折磨,一动不动,如同一只精致的木偶一样。

只是,这只木偶会流泪,会流血。

见禄雅满脸是血的模样,顾长天突然心里一颤,一阵心烦意燥!

“怎么?无话可说了?

顾长天按捺住心中的躁动,在她体内狠狠的释放了出来,满脸冷漠。

泪水不断的划过脸颊,混着血,触目惊心。

禄雅看着顾长天毫不留念的抽身,穿衣,看着他比记忆中更高大了一些的背影,突然颤抖着声音说道:“长天....如果我说,是秦雪背叛了我,你会相信吗?

顾长天的背影骤然僵硬!

他的反应让禄雅心中死灰复燃,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悲切的说道:“这三年,我给你写过无数封书信!多次私闯顾无尘的寝宫,冒死给你寻找证据!我真的从未背叛过你!

她的心里,一直都是他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