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翁熄系列40*(男朋友说穿裙子好做为什么)

时间:2021-10-12 03:33:32

“那时边关正处危难之际,五王爷便留在了镇北府,这一留便是三年之久。”

小狐狸倒是听明白了,只是有些不解,“可这跟外面的动静有什么关系?”

守阁大监说道:“咱家在跟你说这段因果,没有因何来果?”

“因果?”

狐九眨眼道:“到底什么是因果,先生也总是说起这两个字。”

但它却一直不明白。

“种因得果,便是因果。”

守阁太监没有多做解释,接着说道:“一切都得从这三年说起。”

“五王爷镇守边关,三年斩北漠兵卒千人有余,几次淤血,立下赫赫战功,但说到底…身为王爷私自离开封地是不合规矩的,更别说停留在了镇北府三年之久。”

“再则……”

守阁大监看向小狐狸,说道:“镇北府乃是二王爷的封地!”

两位王爷身处一地,虽都是为了镇守边关,但这样做无异于是给了某些人把柄。

蓄意造反一词,便传到了官家耳边。

“这是为什么?”狐九有些不明白,它问道:“为什么两个王爷在一起就会造反?”

“镇北王手握兵权,虽说五王爷没有兵权,但这么些年行走江湖,在江湖上留下赫赫声名,更是结交了不少江湖义士,若是这两股力量整合在一起,有心造反,你且想想,那将会是什么后果?”

小狐狸明白了过来,说道:“可他们也不一定造反啊。”

“不一定那便是有可能,皇位若是想坐稳了,便不得不防。”

守阁大监说道:“于是乎官家便召五王爷归京,归来的第一天,便是问罪。”

五王爷孤身一人上了朝堂。

百官接连进言,言语犀利,举例了五王爷这些年的罪证。

若问他们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那自然是有的,要知道四王爷跟五王爷虽说封了王爷,都还未曾封地的,只要站队站的好,自然是有利益的。

五王爷百口莫辩,官家在这般情况下也没办法直言保下五王爷,只是说再议,便匆匆退了朝。

当夜便将五王爷唤到了御书房中。

“五王爷本以为他跟官家之间还跟当初一般贵为兄弟,便是口无遮拦,可他却忘了,官家已经不是当初的三皇子了。”

五王爷错就错在这里,一个没心眼的人,是很难入的了皇帝的眼中的。

更别说,他还是位王爷。

“官家隐晦开口试探五王爷是否有造反之意,于是便问了一句:你觉得二哥如何?”

“五王爷只当是随便问问,便说起了他在镇北这三年的经历,毫不避讳,不说还好,这一说,便触碰到了官家的逆鳞,太子造反自缢一事在前,就算是兄弟情义在此,也没用了。”

当初太子造反一事在

老扒翁熄系列40 第一章

官家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故而,第二日,在朝廷之上,便定了五皇子造反一罪,终身圈禁。

“终身圈禁,五王爷自然是不服,当夜便背着剑匣闯进了皇宫当面质问官家,第二天便传出了五王爷身患恶疾,暴毙于御花园的消息……”

“死了?”狐九一愣。

“那倒没有。”

守阁大监笑道:“说到底官家也念及兄弟之情,若是放了五王爷,就这擅闯皇宫一事,第二日朝廷上必然热闹,届时就算是官家也保不住五王爷。”

“五王爷假死,相当于是官家换了个法子保下了五王爷,只是往后五王爷再也不能回京了,也不再是王爷了。”

狐九眨了眨眼,问道:“那天晚上又发生了什么呢?”

“这……”守阁大监摇头道:“那一夜不是咱家当值,知道的也少,不过有一人应该知道。”

“谁知道?”

“这个人你也熟,就是冷宫里的那位。”

“茹姐姐?”

守阁大监摸了摸下巴,说道:“按理说这件事应该没了后续,可如今他却是回来了,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不明摆着是报仇吗?”狐九问道。

守阁大监摇头道:“不会,五王爷是什么样的人咱家可是知道的,断不是因为这些仇怨。”

狐九嚯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全都知道呢。”

守阁大监说道:“咱家乃是大监,但也只是比这宫中的人知道的多些罢了。”

“没意思没意思。”

狐九摆了摆爪子,站起身来,它都没听出个所以然来。

这种皇室的纠纷它可不爱听。

守阁大监说道:“不过咱家倒是猜到些许,大概便是五王爷回京的缘由。”

小狐狸看向他,说道:“这个故事没意思,不想听了。”

“五王爷这次来,大概跟冷宫里那位有关。”

狐九脚步一顿,坐了下来,说道:“接着说。”

守阁大监笑道:“你不是不感兴趣吗?”

老扒翁熄系列40 第三章

“那是刚才。”狐九说道。

跟茹姐姐有关的事倒是可以听一听。

“当然这只是咱家的猜测,你也别当真事来听。”

守阁大监接着说道:“你可还记得五王爷当初是如何学的剑?”

狐九答道:“不是因为瞧见了某个妃子月下舞剑吗?”

它忽然反应了过来,说道:“不会就是茹姐姐吧。”

“不错。”

守阁大监说道:“估计你们都想错了,她可不是宫里的嫔妃,而是那时宫中尚仪捡来的女儿。”

“在那十余年里五皇子与她…可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咱家当年当值的时候可是时常瞧见她夜里与五皇子对酒舞剑。”

狐九瞪大了眼眸,指着老太监道:“你居然偷看人家幽会!!”

守阁大监正色道:“内宫大监巡视宫中,此乃分内职责,怎可说是偷看。”

“呀!”

狐九惊呼一声,说道:“不会茹姐姐等的人就是他吧!!”

“那位连这都跟你说了?”守阁大监问道。

狐九说道:“那倒没有,茹姐姐只是说在等一个人,到如今等了有八年了……”

它抬头看向了守阁大监,问道:“不过……为什么你总称茹姐姐为‘那位’啊?”

守阁大监说道:“她跟你一样。”

这件事除了陛下与五皇子,也只有监正与他知晓。

“也是妖。”

那可不是跟小狐狸一眼羸弱的存在。

而是化形大妖!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