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而已视频 办公室挺进老师的屁股

时间:2021-10-12 03:50:55
翌日,朝堂上暗潮涌动,谢朝站在最前端,望着了另一边和他呛声的太子一眼。

  太子同样看他,眸子里有着道不明的墨色翻涌。

  谢朝的嘴角勾起冷酷的笑。

  是什么倚仗令太子敢公然和他作对?

  有意思,看来他得好好查查看了。

  最后,关于朝廷赈灾的事情,皇帝要拿主意,谢朝一锤定音,结束了早朝。

  大臣皆低头,不敢触他的眉头,躬身退出了大殿。

  谢朝不动,待人都走的差不多后,他直视前方倚靠着龙椅的皇帝。

  “不知,臣方才做的决定,陛下可满意?

  老皇帝的面色不太好看,在触及谢朝的目光后,还是对他扯了扯嘴角,“爱卿说的有理,大川有了爱卿相助,实乃寡人之幸。

  谢朝的眉梢一扬,冷峻的脸上只余沉稳,最后简单行了一礼,走出了大殿。

  摄政王谢朝权倾朝野,见到他的人都垂下了脑袋,宫门处巍然而立的男子则显得尤为突兀。

  “谢朝。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与此同时,还有一只手拦在谢朝的身前。

  男人抬眸,冷冽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太子何意?

  太子冷声问:“你和阿凝和离了?

  阿凝?

  谢朝的眸底一沉,不甚在意地说:“是又如何。

  谢朝随意的态度刺得太子脸色微变,他握紧拳,低讽道:“不如何,只是博寰在此多谢摄政王的成全,没了你,阿凝迟早会是我的妻。

  闻言,谢朝的眸色冷凝,反讽道:“太子殿下原来喜欢本王用过的女人

  虽然他不爱她,但他的女人堂而皇之的被旁人惦念,总归是令他不悦。

  “阿凝是阿凝,她只是阿凝,北博寰面色阴沉,“而且,摄政王当初娶阿凝,只是为了楚老的势力吧!

  “楚老身为正一品内阁大学士,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女儿想嫁给本王,本王没有理由拒绝。

  北博寰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怒火,“阿凝如此赤忱的女子,你不爱她,却为了权势娶她。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若不是通过楚老,你也不可能这么快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你能因为权势娶她,缘何……缘何就不能为此对她好上几分?

  “本王需要想这些?谢朝也冷了眉眼,“实在要想,那也只能是楚凝识人不清,偏偏要把本王不需要的东西给了本王。爱?有何用?

  “她带给本王权势,本王给她正妻的位置,很公平的交易。

  太子望着他一脸的冷漠,突然便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笑楚凝的傻,更笑他当初的不强硬,轻易把她交给了另一个人。

  谁曾想,他捧在心尖上的人,却被旁人如此糟践!

“谢朝,但愿你不会后悔今时今日与本宫说的话,本宫也可以直白的告诉你,我自小便立誓守护她一生,成为太子也只是想更好的护她,从前有你,她不让我做什么,可现在,她终归是要由我来保护。

  北博寰看着他,坚定的道:“谢朝,本宫不会再退让,放手过一次,换来的却是她的伤痕累累,今后再不会了,再不会!

  “呵。谢朝的脸黑了,后悔,他谢朝做事从不后悔,再说是那女人放手的,该悔的人是她。

  可他的心头却在一瞬间涌上阵阵杀意,只因太子的一句不会退让,他克制着,迈步离开。

  北博寰却在他身后问:“摄政王,既然你们和离了,那她现在哪儿?

  楚府他查过了,没人,她已与谢朝和离,依着她的性子并不可能会继续留在摄政王府,可她也不曾来找他,如今她孤身一身,会去哪儿?

  前方颀长的身影不曾停留,微躁的空气中只有冷冷的话砸下——

  “你想知道,不会自己去查?

  太子默然。

  他凝滞片刻,才阔步回了太子府,立即命人着手调查。
  一路上谢朝的脸色都算不上好看,他回到府中,第一件事便是让人彻查太子的动向。

  今早太子的举动和往日比,确实有些异样。

  一个女人能这样影响他?

  谢朝不信,他很清楚自己对天家的危害,他若是不谨慎对待,这几年他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天家从来无情,一个两个的还都是痴情种?

  男人的嘴角勾起冷笑,安排好一切,埋头处理起文案,一一确定每个至关重要的人在他这儿都没什么出入。

  门外,楚管家敲响了书房的门,“王爷,该用膳了。

  沉稳的脚步声响起,很快,书房门被打开。

  谢朝来到厅堂,午膳已然摆好。

  男人望向空寂的圆桌旁,脚步微微一顿,而后自然的坐上主座。

  拿起筷子,他双眸下意识扫过瓷碗,空空荡荡的,再不见一双细白的手,也不见夹来的他喜欢的菜。

  ‘咔嚓’一声脆响,手中的筷子不堪重负,拦腰而断。

  楚管家心一紧,小心翼翼地抬首望了望谢朝,猜想他是不是对今天的菜色不满意,毕竟……

  谢朝什么都没说,接过侍女换来的筷子,夹菜放入口中。

  菜才放入口中,谢朝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他放下筷子,又喝了口汤。

  旋即,男人周身的气息更冷了,“府中换了厨子?

  楚管家惶恐于他的冷,磕磕绊绊地说:“回王爷,没……没换。

  男人沉着脸看他。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楚管家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诚惶诚恐地说:“王爷可是觉得这菜不合胃口?

  “若是换了,直说便是……谢朝的语气更冷了。

  楚管家额头上的冷汗都滑到睫毛上了,却不敢抬手抹掉,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府上的厨子真没换过,只是,这几年您吃的饭食一直都是王妃亲手做的,王妃走了,所以……所以味道和厨子做的不,不太一样。

  男人冷冽的眸子突然凝住,“她做的?

  “是……王妃自嫁给王爷后,看王爷每天都十分忙碌,她担心您的身体,便学着给王爷下厨,做的菜都是王爷喜欢,且对王爷身体有益处的。王妃没让说,王爷也没问过,奴才见您也喜欢,所以……

  谢朝的喉结哽了哽,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他没再动饭菜一口,起身回了寝殿。

谢朝打开房门,一眼望去,原本挂满屋内的,女人的物件几乎都不见了。

  仿佛这里至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生活过一般,任何关于她的痕迹都被抹了去。

  衣奁空了三分之二,只留下他的。

  梳妆台空空旷旷,所有胭脂都不见了痕迹。只有……只有他昨晚随意放在桌面上的手帕。

  谢朝拿起一看,是了,这是他昨天携带,还用来擦手的手帕。手帕上带着极淡极淡的酒香,左下角绣着簪花小楷的——朝。

  簪花小楷……

  谢朝猛然把手帕收紧,打开梳妆桌一旁的匣子,里面收纳着许许多多的手帕,却再没一块绣着簪花小楷的字。

他回身走到衣奁前,一件件衣服被翻出,同样,再没一件衣服的衣袖上绣着小小的——凝。

  谢朝的神情依旧很平静,平静至漠然。

  他把衣服往箱子里一丢,起身环视了一周。

  倏然打开房门,他朝不远处唤道:“刘楚管家。

  楚管家很快跑过来,细细的喘着气,躬身问道:“王爷,您找我?

  谢朝顿了片刻,淡淡的问:“王妃呢?

  他从不会关注她,细细一想,当真不知道她现在会在何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