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时间:2021-10-12 04:06:24
然而她却蠢得听信了宋岩的鬼话,害得薄时延身败名裂,甚至到头来还害死了他们的儿子!

害死了薄时延!

又深又浓的悔恨将曲瓷包裹,她哭得不能自己,整个人都充斥着强烈的绝望气息。

薄时延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却又立刻被冰冷取代,“你再哭我就立刻毁了他!

曲瓷哭声一顿,双眼泛着红光,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可以杀了他吗?

“……

薄时延身上冰冷的气息一滞,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曲瓷会说出这样的话。

冰冷绝情的眼底竟闪过一丝茫然。

曲瓷看着心底一软,将双手勒得更紧,恨不得将自己整个身子都和这个口嫌体正直的男人融合到一起。

“时延,你不高兴就杀了他!

说着,她惦记脚尖在男人凉薄的唇上吧唧了一口。

薄时延猝不及防之下被她得逞,顿时一僵。

女人从来没有对他主动过。

还说出这样的话。

她甚至还叫自己……时延?

女人到底在耍什么诡计?

薄时延想要推开她质问,但是看着怀里人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只能紧紧握了下拳头。

曲瓷发现男人身上的气息渐渐缓和,心底更是柔软一片。

前世薄时延发起脾气来的时候,简直能用腥风血雨来形容。

可是除了这次暴怒之下的失控以外,却再没有伤害过她。

这一世,依然是这样。

这个男人,即便偏执霸道的犹如魔鬼,却从来见不得她流眼泪。

她轻笑出声,正准备说话,手上却突然一空。

她愣怔一下。

发现薄时延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挣脱了她的束缚,此时正用一种冰冷又审视的目光静静看着她。

那眼神,似乎能照进灵魂。

曲瓷心头一颤,“时……

却已经被男人带着寒冰一般的声音抢先一步。

“婚礼在十天后,如果你敢缺席,我就如你所愿,把那个男人的头摘下来送给你。

薄时延说完,也不管曲瓷的反应,抄起一旁的衣服,起身走人。

曲瓷:“……

她能怪薄时延不信任她吗?不,只能怪她口碑太差,看来只能以后慢慢用行动打动他了。

对于这一点,曲瓷很有信心。

前世她那般对他,他都能不离不弃,这辈子提早对他敞开心扉,薄时延又怎么舍得对她不好?

只是她为什么会回到这一天?

难道是老天爷看她蠢得可怜,所以给了她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

既然如此,她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等等!薄时延不跟我上床,那等会我那个好妹妹来的时候,戏还怎么演下去?!

曲瓷眯了眯眼,转身就冲进浴室对着自己身上捏捏掐掐。

等身上脖子上全是暧昧的痕迹,这才满意地离开浴室。

还叫了个客房服务慢悠悠吃了起来。

等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她把东西全部扒拉到垃圾桶里。

然后一脸娇弱地躺到了床上。

果然不多会,房门就被人重重推开。

一个踩着水晶高跟鞋的女人,蹬蹬蹬喘着粗气跑进来。

看到躺在床上的曲瓷,眼底满是烧灼人心的嫉妒!
以为床上的人没醒,她控制不住地咒骂出声,“曲瓷,你这个贱人!

早已等在这里的曲瓷冷着眸幽幽转醒,看着进来的女人,不发一言,然而心底却翻涌着滔天的恨意。

曲洛依,那个被她抱着一起死在游轮之下的双胞胎妹妹曲洛依!

那个害死她儿子害死薄时延的恶毒女人

今生再见,仍是恨不得再让她死上千回百回!

她甚至想亲手挖出她的心,看看是不是用墨做出来的,不然她又怎么能干出那么多灭绝人性的事!

曲洛依的全部心神都在凌乱的大床和曲瓷满是青紫痕迹的身体上,压根没有注意到曲瓷看她的眼神。

见曲瓷醒来,只能压抑住满腔嫉妒,假装关心地问。

“姐姐,薄大哥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曲瓷心里冷笑一声,没有搭话,而是侧过身故意露出几个隐私部位的痕迹刺激死她!

曲洛依果然是差点就嫉妒到发狂。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嘶吼。

为什么会这样!

她明明算计的好好的!

薄时延应该对曲瓷这个蠢女人厌弃才是!

为什么反倒让他们睡到了一起!

曲洛依心里恨得牙痒痒,然而面上却是震惊心疼极了的神色。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薄大哥他真是太残暴了,呜呜,姐姐,你以后该怎么办啊。

曲瓷目光冰冷看着曲洛依虚伪做作的模样。

呵,前世,她就是用这幅关心紧张的模样,给自己挖下了第一个大坑!

这辈子,她曲瓷就要用这个大坑把她埋了!

曲洛依哭了半天,见她没有半分反应,且眼神诡异,心里觉得奇怪。

不过转念一想,便觉得这应是受了刺激之后的应激反应,于是压下心底快要喷出来的嫉妒,焦急不已地问道。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你没事吧!姐姐你别吓我啊!薄大哥到底怎么你了?你怎么都不会说话了呀?

曲瓷冷漠地收回视线,借着低头穿衣的动作压抑住心底那想要杀人的冲动!

当年她之所以对薄时延那般反感厌恶,曲洛依可是功不可没。

因为曲洛依总是对她灌输薄时延的恐怖毒辣。

还制造了很多次机会让她和薄时延发生冲突。

薄时延的性格本就偏执极端,一旦发起脾气来,整个人都是毁天灭地的气息。

她那时不喜欢这样的男人,觉得可怕,觉得没有自由,加上她们的婚姻是薄时延独断专行定下的,她更是对薄时延反感至极。

曲洛依还时不时在她身边提起宋岩,述说他的痴情等待,他的温柔缱绻。

初恋总是美好的。

宋岩越是苦苦等待,她的愧疚之心就更浓。

却不知,她的好妹妹一直在觊觎她的丈夫薄时延。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