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捣烂了啦h 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

时间:2021-10-12 04:28:48
男人原本浅笑着的眸底霎那间布满阴霾,迸发出猩云狂聚的骇然冷意,却因着他身侧女人的假意劝诫,极力克制着没有爆发。

而此时着一身古典红旗袍的姑姑从坐席上蹬着高跟鞋气冲冲的走向我,抬手就是一巴掌!

“哪儿冒出来的疯女人,胆敢搅黄我慕家的场子!

我捂着传来火辣辣痛意的半边脸,理智像是回了笼,意识到自己刚刚的确过于冲动,可姑姑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像是恨不得将我生吃活剥。

“来人,把她给我赶出去!

甚至,她还要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命保镖上前来直接将我扔了出去。

而从始至终,慕驰野连看都不曾看我一眼。

倒是宋雨欣,扬着趾高气昂的得意笑容,目送我的狼狈!

“慕驰野!你对我太过狠心………

大门闭阖,将我哽咽的哭诉隔绝在外。

“苏小姐,慕总吩咐,让我们遣送你回去

眼前赫然出现几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瞧他们那副咄咄逼人的冷傲神情,必然是又想将我关进地下室。

“滚开,我不需要!

我爬将起来,蹬掉高跟鞋提在手上往大马路上跑去。

不出所料,他们紧追其后,我顿时慌了,不要命的越跑越快………

“吱!

耳边骤然响起一道猛烈的急刹车,刺眼的灯光照得我睁不开眼睛,身体在刹那间被撞飞了出去,落地翻滚了好几圈才终于停下,蚀骨的疼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我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只是意识彻底消散的前一秒,我听见有人慌张急切的喊着,“小黎………

——

再次苏醒时,入目一片刺眼的白。

浓烈的消毒水气味提醒我这里是医院,我企图动动手指,却惊醒了身侧匍匐着浅眠的男人

当他抬起那困倦疲惫的眸子时,我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齐,齐哲宇?

男人见我醒来,一瞬间欣喜若狂,“小黎,小黎你终于醒了。

“我昏睡了很久吗。

“嗯,三天两夜。

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愧疚不安,“都怪我,那天没刹住车………不过医生说了,幸好只是皮外伤,但你太疲劳了,就一直昏睡着。

敢情撞我的人是他………

“你当年不是去国外发展了吗,怎么突然就回国了?

他挠挠头,眉眼间似是闪烁着万千星辰,“至于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

嘁,还搞的神神秘秘。

他倒了一杯水递到我跟前,我正准备接过,病房门“砰一声被人大力踹开。

我接水杯的动作戛然而止悬在半空中,而从门口的角度看过来就像是齐哲宇在喂我喝水………

“苏、茉、黎!

三个字,似是从牙根碾磨而出,只见慕驰野屹立在门口,眉上染着寒霜,逼着我的目光凶狠无比。

我一瞬间慌张起来,推开跟前的水杯,莫名有种被捉奸在床的紧张感………

“你可真是好样的,当我死了么,背着我在这儿偷野男人

下一秒,他唇角扬起一抹戏谑讽刺的笑,嘴里蹦出的字眼如刀子割在我的心口。

他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

“慕总,好久不见,还是那般的盛气凌人呐。

齐哲宇倒是淡定得很,轻飘飘迎上慕驰野阴鸷的眸光。

只是他的话令我疑惑,好久不见?难不成他跟慕驰野以前认识么………

“呵,你少在这儿装正人君子,有多远滚多远

说着三两步上前直接将我打横抱起,贴近我的耳根,嘲讽意味十足的开口,“慕太太?既然你这么稀罕这头衔,那就回家好好履行下妻子的义务,呵。

双颊火辣辣的烧起来,连带着脖子,我从不肯相信,他慕驰野竟然会当着外人的面如此羞辱我!

我被他抱着扔进车后座,男人忽的像发疯似的挤进来,助理陈铭识趣升起前后座之间的挡板。

下一瞬慕驰野撕扯开我的衣服,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像是做检查一样,接着压低了嗓音怒吼,“你跟他做了几次?他碰你哪些地方了!
他羞辱的话语嗡嗡回荡在耳际,我心痛到难以呼吸,攥紧的手心渗出鲜血而不自知。

“慕驰野………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爱你这么多年,爱到难以自拔爱到丧失理智,如今你这样想我,无异于揪出我的心脏踩在地上,狠狠践踏啊!

许是从未见过我这样难过悲决的模样,男人神色间闪过一丝错愕,却终是什么都没说。

我被他带回了所谓的“家。

奇怪的是,原本压抑低沉布置成奠堂的别墅,几天不见,竟焕然一新,变得别致而温馨。

而当我看到宋雨欣推开门,穿着我的绒质拖鞋一脸笑意迎出来时,刹那间全明白过来了!

我怒火冲天打掉慕驰野拽着我的大手,厉声质问他,“你怎么可以把这个女人带到我们的家?

男人像是被我惹毛,皱着眉头漠然道:“欣儿想住,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哈,可笑啊,我作为他明媒正娶的慕太太,竟然憋屈到要跟小三共处一室。

“好………我滚,我滚行了吧!

胸口像是堵了一大块石头,压到我根本喘不过来气,我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人。

却听见男人在身后冷冷的威胁道:“要走可以,晚上六点之前必须回来准备晚餐,伺候欣儿的饮食起居,不然,你哥哥那破落公司,呵。

混蛋!

“慕驰野………外界都说你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呼风唤雨,为什么独独对我苏家如此卑鄙,啊?

“为什么?你心里很清楚。这是你们苏家欠欣儿的,你该还!

我欠她什么了!

抬眸瞥见后面宋雨欣那得意洋洋的笑容,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浑浑噩噩打车去到圣心精神病院,一路上我脑子里循环播放着慕驰野那些狠话,难过吞噬掉我的坚强,眼眶通红。

只是我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妈妈,我可怜的母亲。

“呀~小曦你来看我啦?

妈妈坐在病床上,瞧见我走近,一下子拉住我的双手,嘴里一遍遍叫着我嫂子的小名。

眼眶刹那间晶莹。

我永远忘不了,三年前妈妈亲眼瞧见嫂子从四楼一跃而下摔的血肉模糊、却无能为力的那抹绝望眼神………

也就是从那天起,精神失常。

医生说,妈妈是偏执的认为嫂子的死跟她脱不了干系,从而永远活在了对嫂子的愧疚当中,用一辈子忏悔。

可这罪恶的根源分明来自宋雨欣那贱人!

我耐心陪着妈妈说了很久的话,只是妈妈再也不记得我,只把我当成嫂子。

六点钟,我准时回到别墅。

不为别的,我哥不能再出事。

初秋的夜色降临,院子里橘黄色灯光亮起,一片暖意融融。

可我心口除了彻骨的寒凉再无其他。

推开门,里面的人像是刻意做给我看似的,欢身笑语一时间更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