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时间:2021-10-12 04:42:30
唐欣悦是在医院病房里醒过来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全是白色的墙壁,病房里飘着浓重的酒精和消毒液的味道。

医生说,她差点一尸两命。

所幸沈延城离开房间的时候天快亮了,佣人半个小时后敲门打扫房间,被满屋子的血腥味吓得惊慌失措,立刻拨打了医院急救电话。

送到医院比较及时,输了血已经没有大碍,但医生还是冷着脸再三叮嘱,连续说了好几声胡闹。

唐欣悦揉了揉眩晕的头,迷迷糊糊听见门口有说话的声音。

“她醒了?

“醒了,病人身体太虚弱,又在怀孕期,孩子差点没保住,必须……

医生的话没说完,沈延城就推门而入,门撞在墙上发出很大的噪音,唐欣悦的心也跟着狠狠的一颤。

“醒了正好。沈延城在病床边站定,扔了两页纸在她面前,言简意赅,“签字。

他从来都是这样,仿佛和她多说一个字都是施舍。

唐欣悦扶着病床坐起来,捡起两页纸,一页是同意流产手术确认书,还有一份是子宫移植捐献确认书。

从沈延城进病房的时候,她就料到沈延城会逼她做流产手术。但是另外一份,要她捐献子宫?

唐欣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怔了半晌,“延城,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做的事情,就活该自己承担结果!沈延城满脸怒气,恶狠狠瞪着她,“你昨天打了安然害得她跌倒流产,现在她被确诊子宫损伤,以后都不能再生育,你满意了吗!

流产?

唐欣悦想起昨天唐安然上门挑衅,扔给她一张孕检报告,上面显示怀孕两个月。她当时被气得急怒攻心,暴打了唐安然。

流产了吗?

真是报应!

难怪沈延城昨天夜里那么凶狠的报复她。

“所以呢?唐欣悦仰起头,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笑中带着心酸。她举起手里那一页薄薄的纸,“这是要我把子宫赔给她?

“你还笑得出来?见她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沈延城怒气更加压制不住,狠狠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啪!

这一巴掌力气很大,唐欣悦整个身子都歪向另一旁,嘴里血腥味弥漫,耳朵里嗡嗡直响。

沈延城跨到近前,大掌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对着他的眼睛。

“唐欣悦,你就这么狠心吗?她是你的亲妹妹!你已经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现在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脸上火辣辣的,唐欣悦知道肯定又要肿好几天。

她强忍着差点涌出来的眼泪,“我肚子里的也是一个生命,你不是一样不肯放过他吗?沈延城,你搞清楚,我才是你的老婆

“你不配!沈延城懒得和她多说废话,手一松将她扔回病床上,“刚才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让医生取了你的样本做检测,结果和安然完全匹配。签字吧,如果安然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昨天,唐安然挺着孕肚上门挑衅,结果激怒了唐欣悦,她自己反倒挨了一顿打,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

做完流产手术回到病房里,唐安然哭的像个泪人,沈延城守着她到后半夜才离开。

天快亮的时候,沈延城又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唐安然手术造成子宫损伤,突然大出血,必须摘除子宫。沈延城又连夜赶到医院。

唐欣悦早起刚被送到医院沈延城就得到消息,两个病房只隔着一条走廊,沈延城没过去看她一眼,却在听到医生说她醒来之后,急匆匆赶过来让她在捐献器官确认书上签字。

泪珠从唐欣悦眼眶里滚落下来,沾湿了纸,她仰起头,倔强的把眼泪逼回去,摇了摇头,“沈延城,这次,我不签!

说完,她把手中的纸撕成两半,对折,再撕成两半,扔向空中。

两个人视线相撞,她能清晰感觉到沈延城眼底翻涌的怒火。但是这一次,她不想再软弱,为了她自己,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我看你能撕多少。沈延城强压着怒火,又拿出一厚沓扔在病床上,“唐欣悦,你伤害了安然那么多次,现在只是让你为她捐献子宫而已。这是你欠下的债,活该由你来承担!而且就算你不签字,我也一样有办法让手术按计划进行!

沈延城说完,不想再看她一眼,转身就向外走。

“沈延城,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还没出病房的门,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他顿住脚步,轻笑了一声,嘲讽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到唐欣悦再次开口,“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有那么一瞬间,对我动心也好……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或许知道这句话说出口,只是自取其辱。

“爱?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沈延城回过头,像看一件脏东西一样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我爱的人是安然,要娶的人也是安然,可你……你当初用卑鄙肮脏的手段赶走安然,逼我娶了你!你还有脸跟我说爱?

唐欣悦心里从未有过的绝望,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真的问出这句话,还是忍不住揪心的痛。

“所以你娶我,只是因为那一夜的意外,对吗?

“明知故问。沈延城瞥了她一眼,“你毁了我的婚姻,害得安然躲在外面半年有家不敢回,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安然平安回来,你又一再伤害她。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他的话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像是扎在她心里的刺。

“可我没有!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我没有赶走她,也没有给你下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家出走,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跑到你房间里的。我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在那件事情发生后,将错就错,趁机逼你娶了我!

泪水忍不住汹涌而出,唐欣悦视线模糊的看着他,“但是,那是因为我爱你!我爱你呀沈延城……
“住口!沈延城打断她的话,“安然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还想狡辩。唐欣悦,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你!

好半天,唐欣悦才从他的话里醒过来,病房里早就没有了沈延城的身影。

他说: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再相信!

唐欣悦用手摸了一下,脸上全是湿湿的泪水,一片冰凉。

另一边的病房里。

唐安然看到沈延城脸色阴沉的可怕,也不敢胡乱开口说话,只好试探着问,“姐夫……姐姐她怎么样了?我听护士说……

“她死不了!沈延城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你放心,过几天就能做子宫移植手术,你很快就能痊愈出院。

“姐姐她同意了?

“由不得她不同意!

唐安然心里立刻就踏实了,身体挪了挪靠在沈延城身上。

姐夫,你当初来家里提亲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可姐姐忽然把我赶出家门,然后我又被坏人绑架,我偷听到坏人说话才知道,竟然是姐姐收买了他们。而且姐姐还让那些坏人轮、奸我,坏了我的身子……我,我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半年时间都不敢回家……呜呜呜……虽然我和她是同父异母,可我一直把她当亲姐姐,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姐夫,那半年,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每天都提心吊胆,害怕那些坏人找到我……

唐安然越说越伤心,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没事了,以后不会再有人伤害你。沈延城抱紧她轻声安慰,那种柔和的表情,是唐欣悦从未拥有过的。

“可是,我们的孩子没了,姐夫,你知道我多想给你生一个孩子吗?呜呜呜……

唐安然边哭边观察着沈延城的脸色,果然,一说到那个流产的孩子,沈延城脸色更加难看了,抱着她的手臂也多了几分力量。

只要沈延城还在乎她,她就有机会打败唐欣悦那个贱女人,抢回当初属于自己的一切。这个男人,原本就应该是她的丈夫,而不是姐夫

她身体往沈延城怀里缩了缩,故意吸了吸鼻子,“我一直觉得姐姐对我太狠心,可是后来想想,姐姐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会不择手段嫁给你。这么一想,我又不记恨姐姐了。姐夫,反正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不如让这件事过去,你也不要再讨厌姐姐了,好不好?

“只要姐姐以后不再伤害我,我愿意永远把她当成亲姐姐一样。唐安然抹了一下眼泪,抬头看向沈延城。

“安然,你太善良了,有些人不值得我们同情。沈延城像是连唐欣悦的名字都不愿意提起。

“那……你会和姐姐离婚,娶我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安然。沈延城迟疑了一下,安慰她,“你身体虚弱,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等你出院再说,我明天再来看你。

看着沈延城离开的背影,唐安然暗暗咬牙,难不成他真的对唐欣悦那个贱女人动了感情?不行,绝对不行!

她必须做点什么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