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前夫的朋友要了我三次

时间:2021-10-12 05:14:02
厉灏轩牵着黄恩恩的手走到床边,两个人坐下,他问黄恩恩:“妈妈,你对这里一点记忆都没有吗?

  黄恩恩认真的想了想,诚实的摇头:“没有。我不记得这里。还有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记得。

  很凶的魏彩,说话难听的黄奎龙,还有说不上哪里奇怪的黄珊珊。

  这些人,真的都是她的家人?

  “轩轩,这里真的是我们的家吗?黄恩恩觉得,脑袋有点疼。

  有时候,她费力去想一些事情的时候就会这样,脑袋像是要裂开一样的疼。现在虽然没到那种程度,但已经开始有点不舒服了。

  看她蹙眉,眼神痛苦的样子,厉灏轩赶紧说,“妈妈,不要再想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这里不是我们的家。爸爸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是吧?听到厉灏轩这样说,黄恩恩松了一口气。

  点点头,厉灏轩又说,“不过妈妈,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表现出认识爸爸。

  “啊?为什么啊?黄恩恩迷惑。

  “因为,想了想,厉灏轩解释,“因为爸爸要做一些事,我们这样是帮他。

  “哦,这样啊。点点头,黄恩恩表示自己明白了。

  ……

  佣人上了茶,魏彩也从楼上下来了。

  和黄珊珊两个人交换了眼神,她笑着对厉霆夜说,“霆夜,你难得来家里,吃了饭再走?

  “我们不在家里吃!黄珊珊马上说,看了魏彩一眼。

  魏彩猛地想到刚送上楼的黄恩恩和厉灏轩,意识到说错了话,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霆夜。挽住厉霆夜的手臂,黄珊珊娇声说:“我们出去吃吧,有间餐厅据说不错,我很早就想去尝尝了。

  厉霆夜弯唇,温声说道:“餐厅,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吃。说完,他看向魏彩,“那就打扰了。

  “啊?魏彩一愣,这算是骑虎难下了,“呵呵,不打扰,不打扰啊,说什么打扰的话,多见外。

  干巴巴的苦笑着,魏彩去看黄奎龙。

  黄奎龙皱眉道,“还不快点去准备几道霆夜爱吃的菜。

  “好,我,我这就去。站起身,魏彩往厨房走去。

  “叔叔,关于上次您让珊珊问我的事。

  突然,厉霆夜开口了。

  黄珊珊和黄奎龙都是一愣。

  那件事,黄珊珊开口之后就没有了后续,他们都以为没戏了。

  没想到,却有转机?

  看着黄奎龙,厉霆夜说,“不如去书房详谈?

  “好!好!黄奎龙激动的面色泛红,站起身先开步,“去书房,咱们去书房说。

  厉霆夜拍拍黄珊珊的手背,轻声温柔,“我去一下。

  “嗯。

  目送两人背影直到消失,黄珊珊嘴角的笑意都没有褪下。

  看来厉霆夜终于发现她的好了,这么多年,她是不是马上熬出头了?

  探头看客厅就剩下黄珊珊,魏彩从厨房快步过来,拉住她焦急的问:“珊珊,现在怎么办?

  回过神,黄珊珊眼神一暗,冷笑道:“我自有办法。

  说完,她迈步上楼。

  走到关着黄恩恩跟厉灏轩的房间门前,黄珊珊面色阝月冷,伸手打开门。
  看见黄珊珊进来,黄恩恩马上走到她面前质问:“为什么把我和轩轩关在这里!

  黄珊珊抱着手臂,淡淡的笑着,“恩恩,你怎么这样说话?怎么是关呢?

  “都把门锁上了还不是关?黄恩恩反驳,“我不喜欢这里,我们要走了。

  说着,她回头朝厉灏轩伸出手,“轩轩,我们走。

  “走?黄珊珊往前了一步,把黄恩恩逼得后退,面色冷酷,“你们还不能走!

  “凭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凭什么?黄珊珊冷笑,凑近黄恩恩,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恩恩,以前的事你真的忘了?

  “以前……黄恩恩蹙眉。

  以前以前,以前到底有什么事?

  黄珊珊耸耸肩,戳着黄恩恩的肩膀,笑容灿烂,“没关系,忘了也好。反正你一个私生女,能被利用是你的运气,你该庆幸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毕竟要是做了一枚弃子才是最可悲的。

  “你什么意思?黄恩恩摇头,“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听不懂?

  “够了!

  打断黄珊珊的话,厉灏轩走过来拉住黄恩恩的手,“妈妈,我们走吧。

  “我说了,你们不能走!黄珊珊伸手推向厉灏轩。

  她是大人,厉灏轩再怎么样也只是个5岁的孩子。

  看见儿子被推倒,黄恩恩直接怒了!

  “你敢欺负我儿子!低吼着,她双手抓住黄珊珊的手臂,使劲儿摇晃,“你凭什么欺负我儿子!

  “黄恩恩!你少发疯!黄珊珊反手用力把黄恩恩甩开,黄恩恩没站住,和厉灏轩一样摔倒在地。

  屁 屁很疼,但她顾不上,继续起来战斗。

  女子混打,那就是没有什么章法可言。

  扯头发,最简单有力。

  黄珊珊没想到黄恩恩这么有爆发力,被她揪着头发扯得头皮疼。

  “妈妈!妈妈!别打了妈妈!

  围着黄恩恩和黄珊珊,看她们撕打,自己却帮不上忙,厉灏轩急的团团转。

  这时,听到声音的厉霆夜和黄奎龙赶来。

  “你们在干什么!

  黄奎龙吼了声,“还不放手!

  黄珊珊眼睛瞥到厉霆夜,先放了手,并且顺着黄恩恩的力道,把自己狠狠摔倒。

  跌坐在地上,她含着眼泪指责黄恩恩,“恩恩,你怎么……

  黄恩恩被她光速变脸弄得没有反应过来,顶着一头凌乱炸毛的头发,直接愣住。

  “这是怎么回事?黄奎龙走上前,看看黄珊珊,又去看黄恩恩,“恩恩,怎么回事?

  他质问黄恩恩,显然是偏袒黄珊珊。

  黄恩恩下意识去看厉霆夜。

  厉霆夜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他视线浅脉。

  他在等,等她开口向他求助。

  可是,黄恩恩竟然别开头,没有开口。

  不知道怎么,厉霆夜就觉得月匈腔升起一股怒气。

  黄恩恩态度石更气,“她欺负轩轩,我就打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