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的胸又大又好吃*(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时间:2021-10-12 05:19:41

眼睛在达克尼斯的红色手套上停留了一下,夏德无所谓的摇摇头,他可没什么好胜心,告诉对方自己曾经做过什么:

“我是几环并不重要,但既然你看不上我,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就当我们今天没见过面。”

“不不不,没见过可不行。你既然找到了我,我当然不能让你离开。”

说着话,达克尼斯先生已经丢下了手中的雨伞,然后脱下了右手的红色手套。手套下面的右手,明显比他的另一只手更大一些。暗色的肿胀皮肤下,似乎有一条条的虫子在翻涌。

他对着夏德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然后用左手抬起右臂。夏德本能的感到不安,而之后发生的事情证明了这种不安是对的,因为达克尼斯先生的右手掌心,居然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长着牙齿的嘴巴出现在手掌之中。

“哦!”

奇异的眩晕感,让夏德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那张开的嘴巴,仿佛直接连接无底的深渊,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进去了。

灵魂分离是错觉,但巨大的吸力可不是错觉。嘴巴蠕动着,夏德与达克尼斯之间的楼顶空地上空,下坠的雨水居然改变了运动的轨迹,呈现弧线形向着那张嘴巴飞去。

吸力迫使夏德再次向前踉跄了一下,于是立刻用右手向前劈出一道月光。那光芒直接斩向张开的大嘴,但随着一片古怪的黑暗出现在达克尼斯的前方,银月的斩击,居然消失在了。

不是空间转移,也不是已经击中了目标,而是月光真的被黑暗吞噬了。

“你......”

面具后方,夏德瞪大了眼睛。

那片诡异黑暗的力量给他一种奇异的感觉,就算对方右手的诡异嘴巴,都没有这种感觉。稍微思索后才明白,那片吞噬了月光的黑暗,极其像是夏德感受到伊露娜的“平衡”时的感觉。

“这真是......”

黑暗只是出现了片刻便消失了,但达克尼斯右手嘴巴的吸力还在继续增强。夏德的身体想要向侧面移动,但那股强大的吸力却不允许他做出任何的动作。

“你逃不......嗯?”

达克尼斯微微皱起眉头,因为夏德的身影凭空消失,然后出现在了楼顶的角落。在达克尼斯将自己的右手转过来以前,夏德丢掉了青蛙腿,然后微微弯腰猛地向后一跳,举着雨伞跳过巷子,来到了对面楼房的屋顶。

远距离下,那只可怕的手的吸力变小了很多,只是在徒劳的吞噬雨水。于是脸色阴沉的中年人放下右手,眯着眼睛,越过雨幕看向巷子对面的夏德。

两人沉默的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先说话。最后是夏德首先开口,有些模糊的声音传入了正在重新戴手套的中年人的耳朵里:

“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见面就下这么重的手,这太不友好了。”

夏德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和六环术士打一场,刚才跑得掉只是因为对方没想到他可以空间移动。因此一边说话,夏德再次从房顶跳跃,几个呼吸的功夫,身影就完全消失在了雨中。

选择在楼顶见面,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方便逃跑。

戴着红色手套的中年人没有去追,甚至埋伏在楼下的其他环术士也没有去追:

“你以为你逃得掉?”

他嘀咕道,捡起雨伞转向楼梯,准备和同伴们汇合了。

另一边的夏德不知道身后是否有人追着自己,因此一直等到咒术【青蛙的跃动】将要结束,才停止逃跑。

停下来的时候,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到了冷水港的哪里。在附近转了几圈,没有发现有人忽然跳出来来杀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揭开面具,他喘着气靠在巷子口,面前是一条大路,因为下雨的原因,路上没有多少人。心中想着刚才的事情,感觉这一趟很值得:

“这次可真是冒险,原来达克尼斯先生是六环术士......他能够去到鱼骨海盗船底层船舱,肯定也有过人之处。只是刚才掌心的那张嘴,那也是奇术吗......怎么看起来倒像是环术士失控的表现。还有那片吞噬了我的奇术的黑暗,那种奇特的感觉......”

马车在雨中狂奔,从夏德的面前经过,溅起的水花落在了他的靴子上。

“这种见面就要杀人的家伙,如果真是第二位,那可真是糟糕了。”

喘了几口气感觉自己恢复了

英语老师的胸又大又好吃 第三章

不少,正当夏德放松心情,打算回到七把扫帚酒

英语老师的胸又大又好吃 第一章

馆的时候,耳边忽然传出了声音: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一直都带着“命运的二十面骰子”。】

“当然。”

【从一到二十,从二十到一,外乡人

英语老师的胸又大又好吃 第二章

,此时正是翻弄骰子的好时机。】

“嗯?什么?”

淅淅沥沥的雨中,夏德脸上是惊恐和错愕的表情。

他动作很飞快的丢掉雨伞,取出口袋里的盒子,捻起里面的金属骰子直接抛向雨中。与此同时,耳边的呢喃声继续解释着目前的情况:

【你感受到了一份来自命运的攻击。】

“谁?又是谁想要害我?”

夏德在雨中看向左右。

【你反击了它。】

夏德接住了下坠的骰子,当看到骰子的数字居然是二十时,他再次瞪大了眼睛:

“这是谁又想杀我?”

强大的攻击可以反弹出极高的幸运,这一次的二十,代表对方是花了大力气进行袭击。

骰子的二十目前没有显现出好运,但必定有事情在此刻发生。这次不需要等待了,她给出了答案:

【这一次命运的涟漪,和上一次一样。】

“哪一个上一次?”

【操偶者的剧本,外乡人,是操偶者的剧本在攻击你。】

夏德没有捡起雨伞,就这样站在雨中,让雨水打湿了自己,脸上露出的表情有着震惊、错愕以及愤怒:

“露维娅有三页剧本纸页,但她不可能对我下手。剩下的剧本,全都在【血灵学派】手中,又是血灵学派......等等!”

夏德猛地转身,看向自己来时的方向:

“我才刚从达克尼斯身边离开,就遇到了袭击......达克尼斯先生,是血灵学派的人?”

更多的细节同时出现在夏德的脑海里,他全都明白了:

“达克尼斯先生,就是嘉琳娜小姐所说的,原本被安排从新大陆,到托贝斯克协助【水银之血】的人!”

他看向遥远的方向,不出意料的话,现在正有一个执笔的人,错愕的发现自己手指上的血,污染了刚才写下的字迹。

“达克尼斯先生的同伴们,是另一位【血灵学派】的成员,以及从托贝斯克逃走的【水银之血】的其他成员!所以粉色玫瑰旅店里,才有这么多不愿意随意露面的人!”

他弯腰捡起雨伞,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切: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们在等着登船,原来是这样意思!他们在准备登船返回新大陆。所以,才会尽力避免被人找到。原来如此!我就知道,玩牌作弊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她在他耳边轻笑。

“血灵学派,居然又是你们。但如果达克尼斯真的是第二位被选中者......”

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夏德擎着伞,步伐匆匆的跑向远处。

(夏德奔跑中......)

一个半小时以后,下午一点,喘着粗气的夏德在托贝斯克市预言家协会二楼的占卜室里,见到了紫眼睛的占卜家。

这次夏德没有带着猫来,露维娅关上门,非常好奇的看着他:

“夏德,你怎么一副狂奔了好几条街的样子?”

“我可不止是狂奔,还游了好长一段距离。”

他捂着胸口调整着呼吸。

“游泳?你刚才冷水港回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露维娅脸色认真起来:

“夏德,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关于第二位被选者的事情,可能遇到麻烦了。”

他取出上次占卜以后剩下的【柯尔摩帝国金币】以及【死神的赎罪硬币】,轻声讲述今天自己遇到的情况,在露维娅皱起眉头的同时,夏德提出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用这两枚硬币占卜,我今天是否遇到了被选者。”

“如果真的是,那就麻烦了,血灵学派......”

露维娅明白夏德在担忧什么,她先是尝试抛了一枚,但一枚居然占卜不出结果,这本身就隐约透露出结果。

但为了保险,她还是消耗掉了这两枚来之不易的特殊硬币,这意味着他们只剩下一人一枚的血钱。随着硬币化成飞灰,露维娅睁开紫色的眼睛:

“我见到了一个拿着伞,带着红手套的男人。”

“是的,那就是达克尼斯先生。”

“那就是第二位被选中者。”

虽然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但听到被确认,夏德还是忍不住吸了口气。外乡人与占卜家,早就想过不可能所有的被选者都是好人,但第二位就是与他们敌对势力的环术士,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对方身上有美人鱼之歌的诅咒,至少在海送还仪式前,肯定不会离开冷水港。我们要怎么做?就当他不存在?”

夏德问道,他和露维娅都不会亲近这种人。

“或者直接杀死他?”

夏德微微眯起眼睛,他身上还有一滴神性,而对方甚至还没有真正觉醒。但问题并非是夏德是否能够成功,而是是否值得。

“又或者......举报他?”

“举报他!”

露维娅高声说道。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