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的糙汉文难哄 疯了一样要了她三天

时间:2021-10-12 05:39:23
“嗡。

  “抱歉。韩季尴尬的将手机按掉,继续汇报工作。

  可是下一秒,手机再次振动响起。

  厉霆夜懒懒的抬眸,往后靠向椅背,淡声道:“行了,接吧。

  韩季不好意思的掏出手机,面色窘迫,“那个,是黄小姐。

  黄小姐的话,是黄恩恩?

  厉霆夜眼神瞬间添了一丝锐利。

  韩季顿时头皮发麻。

  boss这个眼神什么意思?

  难道是误会了什么?

  “boss,是您吩咐黄小姐有什么事就找我,所以,所以……

  薄唇勾起,厉霆夜淡淡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我有说什么吗?接啊。

  不敢耽搁,立马接起,韩季将手机贴在耳边,“黄小姐,是我。画笔吗?好,好,我知道了。

  等他挂断,厉霆夜淡声,“怎么?她要买画笔?

  “是给小少爷买。韩季回答。

  “那你就去吧。修长的手指在桌上轻轻叩击,厉霆夜的语气透着漫不经心,“别让他们等急了。

  “……是。

  从总裁办出来,韩季深深吐出一口气。

  可怕可怕好可怕,他家boss应该不会,吃这个醋吧?

  ……

  黄恩恩高兴的放下手机,拉着厉灏轩起身,“轩轩快点换衣服,等下韩季就来接我们去买画笔了。

  看着妈妈高兴的样子,厉灏轩无奈失笑,“妈妈,其实不用这么着急买画笔的。

  “那怎么行?黄恩恩蹙眉,很认真的模样,“苏老师说了,你最好坚持每天都动动笔,保持手感,苏老师的话不会有错。再说轩轩,你那么喜欢画画。

  妈妈出了车祸以后,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而且性格也变得小孩子。可是跟他有关的事情,她却记得牢牢的。

  记得他喜欢吃什么,记得他喜欢做什么,记得老师对他的叮嘱,记得一切关于他甚至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握住黄恩恩的手,厉灏轩轻声,“知道了,妈妈,我马上就去换衣服。

  韩季想着给小boss用的东西,那必须是最好的。

  于是带着黄恩恩跟厉灏轩去了四九城专门的一条街。

……

  此时。

  黄珊珊听着手机那边魏彩的絮叨,满脸的不耐烦,“行了,妈你能不能别啰嗦了?我不是都亲自来了吗?不就是一幅画吗!能值几个钱啊!

  挂了手机,她眼底突然映入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她身体不受控制的追了上去。

  不可能!

  不可能啊!

  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黄恩恩!

  一把拉住那个人的手臂,黄珊珊将她拽回头,一下子愣住。

  真的是她!

  “你认识我吗?黄恩恩眨巴眼睛,疑惑的看着黄珊珊。

  “黄小姐?一旁,韩季蹙眉出声。

  黄珊珊回过神,看了眼韩季,又去看黄恩恩。

  心脏狂跳,她咽了口唾沫,努力镇定自己,舔了下唇开口,“恩恩,你,你不认识我了?

  “我认识你吗?黄恩恩去看厉灏轩,一脸的迷茫。

  厉灏轩想到刚才韩季叫了黄小姐,于是开口问道:“你是姨妈?

  黄珊珊表情干巴巴的,松开黄恩恩的手垂在身侧握拳,仔细去看,她握着拳头的手颤抖的厉害。
  “恩恩,恩恩你怎么回事?黄珊珊一边说着,一边眼神闪躲,“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我是你姐啊。

  “你是我姐?黄恩恩吃惊不已,拉住黄珊珊的手,激动的问:“你说真的?你真的是我姐?

  “我,我……慌乱又紧张,黄珊珊不敢去看黄恩恩的脸,只能转而去问韩季,“这,这怎么回事?

  黄恩恩跟韩季在一起,是不是代表厉霆夜已经知道黄恩恩的存在了?

那么厉霆夜是不是也知道6年前那一晚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而是黄恩恩?

  如果,如果厉霆夜真的全部都知道了,她该怎么办!

  “之前跟黄恩恩小姐在国外有过一面之缘,都是四九城人就留了联系方式。黄恩恩小姐这次回国,因为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就联系了我。韩季温声解释,听上去特别的顺口。

  “是,是这样吗?黄珊珊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完全掉以轻心。

  真的这么巧合吗?

  看向黄恩恩,她皱眉说道,“恩恩,那你怎么,你怎么回来也不跟家里联系呢?

  “家里?黄恩恩又开始懵懵的。

黄珊珊看她样子,越来越不懂了,“恩恩,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也不记得家里了?

  “妈妈之前出过车祸。厉灏轩拉住黄恩恩的手,解释,“脑子受到了创伤,所以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不记得以前的事……黄珊珊自言自语,忽然问,“全部都不记得了吗?全部吗?

  怎么,她这是高兴?

  韩季心里冷笑。

  黄恩恩是不记得,他家boss可都记着呢。

  ……

黄家。

  带着黄恩恩和厉灏轩走到门口,黄珊珊说,“这里就是黄家。恩恩,你记得吗?

  黄恩恩看着眼前的别墅,看了很久,摇摇头,“不记得。

  黄珊珊闻言,眼神闪烁,“没关系,先进去吧。爸爸看见你回来,肯定很高兴。

  说着,她又对厉灏轩说,“还有轩轩,外公看见你,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把黄恩恩和厉灏轩带回来这件事,黄珊珊是有自己的考虑。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同理,最安全的地方也有可能是最危险的。

与其把黄恩恩放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不如就带到自己眼皮底下。

  再说黄恩恩现在这个样子,她要下手什么的,都比之前容易多了。

  ……

  魏彩见到黄恩恩,也惊讶了一瞬。

  “恩恩啊。魏彩拉着黄恩恩的手,假惺惺的抹眼泪,“你说你之前没有一点动静就失踪了,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吗?

  “我……黄恩恩张张嘴,茫然的看着拉着自己手的魏彩。

  她是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