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她的腿屁股直接吐白浆 出差征服朋友人妻的快感

时间:2021-10-12 05:48:21
他将我从陆深手中粗暴的夺过,一双喷火的眸子死死锁着我。

“苏茉黎你还真是死忄生不改,离开男人会死是么?

“慕总,我想你误会了,苏小女且伤口绷开了,现在需要紧急缝合

男人凶狠的视线随着陆深的话往下移,在触及那一片妖冶的鲜红时,终是慌了神色。

“赶紧缝合!

强照明灯在头顶亮起,沾着皮肉的病人服被撕扯开。

可我却气息微弱到发不出呻口今。

许久,许久。

——

“苏茉黎你要睡到什么时候,给我醒来!

我睁开蒙着雾气的眼睛,撞进他略微带着焦灼的眸子。

恍惚间以为他是为我而忧虑紧张的。

然而,下一秒,男人扼向我脖子的大手便再一次将这份希冀搅碎。

“告诉我,孩子到底是谁的?

我的瞳孔因诧异而一瞬间放大,“慕驰野你什么意思………

“成天勾引男人,你这样不干不净的女人,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让我喜当爹?

呵。

我不干不净?

“慕驰野你就是个疯子!让你喜当爹的是宋雨欣,那个肮脏如泥的小三!我苏茉黎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管别人怎么诋毁,我都清清白白!

“住口!再诬陷欣儿,我就撕了你的嘴!

我被他扼得喘不过气来,过了几秒钟,他像是意识到什么,骤然间松开手。

“明天我让助理将离婚协议送过来,你自由了

他冷枭的背影肃然而立在窗前,一如我爱上的英俊少年。

可他嘴里吐出来的话,却让我遍体生寒。

不,我不能签!

签了我就永远失去接近小宝的机会,就更别提将她救出来了。

“不………阿野我求你,女儿还那么小,求你让我多陪她一些时间好不好?

可笑啊,除了从护士嘴里得知孩子的忄生别之外,我连抱都没有亲手抱过她一次!

我希冀着,期待着男人的怜悯,却只听他斩钉截铁道:“痴心妄想。

话落,毫不犹豫的离开。

我本是不想哭的,可这般绝情的总是一次次让我一整颗心破碎成渣!

然而很意外的是,第二天,他的助理陈铭并未过来。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陆医师通知我说伤口完好愈合可以出院,除了门口那两个整天守着我囚禁我的保镖之外,任何人都没有来过。

我狐疑至极。

直到出院这天,陈铭夹着一份文件出现在病房里,板着一张冷漠脸面无表情道:“苏小女且,总裁吩咐了,既然你不想离婚,那就再签一份协议。

“什么协议?

我脱口而出的发问。

而他木艮本懒得再同我多说一个字,只是将那一沓厚重的文件递给我。

我快速的扫视过去——

“今甲方慕驰野与乙方苏茉黎签订十年雇佣合同,合同期间,乙方为甲方名义上的妻子,实际意义的情妇,同时以女佣身份与甲方共处一室,日夜伺候甲方及其爱人孩子,切记不得向任何人声张自己为孩子亲生母亲的身份,为奴为娼

往下,是一条条更为羞辱人的协议。

合同被我捏在手心里似是要摩擦出火焰。

好一个十年雇佣!好一个为奴为娼!

慕驰野,你就这样恨我吗?以至于捏着我的软肋如此诛我的心!

“我签………我签呐!

在陈铭不耐烦的催促下,我忍着不争气的眼泪,含恨落笔“苏茉黎三个大字。

为了小宝,就算再耻辱,又能怎样?

那是我怀胎八月剥离的骨血啊………慕驰野,你叫我怎么舍得?

当即,我被几个保镖押送着回了华林苑。

再见到这栋禁锢了我三年自由的别墅时,我竟恍若隔世。

彼时的死气沉沉不复,取而代之一片生机盎然。

他一定,一定是每天都回来陪她的吧。

陪她吃饭,逛街,约会,情意浓时在我精心挑选的婚床上水孚交融………

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口就像是扎了细细麻麻的光针,锥心刺骨的疼啊。

进了门,一阵阵揪心的婴儿啼哭声传入耳际。

我的神经一下子紧绷,循着声音不要命的跑去,终是在二楼角落里的婴儿房寻觅到了我的小宝。

而当看到她的整张小脸都被被子蒙住时,我一瞬间如堕深渊,哆嗦着跑过去将她轻飘飘的身体一下子抱起,小心翼翼的搂在怀中。

她皱巴的小脸涨得通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剧烈喘息,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像是一条快要溺死的鱼。

甚至不敢设想,若是我再晚来那么几分钟………

我心疼到眼睛啪嗒啪嗒落在她身上单薄的棉袄上,强烈的窒息感在月匈口翻涌。

“小宝………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啊!

时隔半个月,这是我第一次抱到我可怜的孩子,心如刀绞的滋味一遍遍将我凌迟。

“砰

身后传来东西坠地的声响,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保姆小秦惊恐万状的身影。

她神色愧疚,不敢与我直视。

掉在地上的女乃瓶只冲了不到一半的女乃粉,再看看怀中瘦小脸色蜡黄的小宝,我一下子全明白过来了!

“秦淑娟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虐待一个不足月的幼婴你怎么下得去手………

极度的心痛令我泣不成声。

而怀中孩子还在哇啦哇啦的大哭,我猛地反应过来,我的小宝应该是饿了………

急忙撩开衣服,将这半个月来的亏欠全部弥补给她,我真不配做一个母亲,连孩子饿了都不知道!

“嘶

很疼。

涨了半个月的女乃,我的ru房每天都受着煎熬,今天可算是得到释放了………尽管,尽管小宝她咬得我很疼。

二十二岁的我,初为人母。

我发誓,我一定,一定要做小宝尽职尽责的妈妈。

“苏茉黎!!?

由于我是背对着门口,此时身后女人传来的惊恐尖叫吓的我为之一颤。

不仅是我,怀中的小宝,更是吓的哇哇大哭。

我转过身,就看到宋雨欣三两步冲了过来,揪住我的衣领,愤怒得瞪大了双眼,“你怎么回来了!驰野不是已经让你滚蛋了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