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翁熄系列40 肉伦娇喘连连蜜汁横流

时间:2021-10-12 05:59:46
这是两年前谢朝遇刺时,一身张扬的女子,毫不犹豫为他挡下致命一击的后果。

  楚凝极白,这疤痕在她完美如玉的肌肤上,尤显狰狞。

  明明毫无美感,可谢朝每次和她同房,总会亲吻这伤疤,姿态里都带着他没察觉的虔诚。

  可,现在,这疤痕却出现在一具焦黑的女尸身上……

  谢朝眸底染上了赤红,在北博寰扑上来时,长袖一挥,抱起了面目全非的尸体。

  “谢朝!你要做什么!北博寰扑了个空,见谢朝抱起楚凝,他目眦欲裂,终于失了冷静,“放下阿凝!

  谢朝缄默着,口舌干涩,说不出一句话。

他没看北博寰一眼,抱着楚凝,跨步朝外走去。

  北博寰拦住了他,一身墨袍还在滴着水,硬朗的脸很沉,就这么直直看向抱着尸体的男人

  “本宫找到的人,你凭什么带走?

  “她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自然要带她回家,谢朝不容置喙的道:“你,没资格拦本王。至于太子帮本王找到人,本王很感激,来日必重谢。

  “你们和离了!北博寰的眸色疯狂,“摄政王,该不会忘了你亲口说的话!

  “那又如何?谢朝看了眼他的下属,他们很快拦住北博寰,谢朝走了。

  这次北博寰没有追上去,他的眸光极沉,眸中的猩红藏着些许不明的紊乱。

  ……

  雨势更大了。

  楚管家看到谢朝抱着的尸体时,吓得直接一个趔趄,险些摔在地上,“王,王爷……王妃……

  谢朝没理会,抱着人走进了寝殿。

  寝殿外,众人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

  ‘砰’的一声,寝殿的大门合上,阻绝了外界一切的目光。

  谢朝的动作前所未有的轻柔,他把楚凝轻放在床上,再细细擦干‘她’身上的水渍。

雪白的手帕上黑乎乎的一片,男人极有耐心的换了一块又一块。

  他的眸子已经赤红,赤红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被褥上一片深深的水渍,有尸体的,也有他的。

  他浑身淌着水,冷冽的风从来不及掩上的窗棂处吹来,他怔怔的,拿过被子盖住了黑乎乎的尸体。

  谢朝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他凝着床上的‘她’,仰躺在‘她’的身旁。

  像这三年里的每一天一样,楚凝睡在里侧,谢朝睡在外侧,不自觉的保护姿势。

  他细细描摹着手下模糊不清、粗粝不堪的面容,却忽然收回了手。

他一下坐起,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把尸体上,他方才滴落而下的水渍擦干。

  他身上太湿了,全被雨水打湿的衣衫,还淌着水。

  楚凝会冷的。

  他想。

  男人把衣衫除开,赤着身,又躺入了湿冷的床铺。

  他没有闭眼,一瞬不瞬的看着楚凝。

  楚凝在人前总是端庄高雅的,可私下里,她总是对他叽叽喳喳的,说着一些他觉得甚是无趣的小事。

  她总是对他笑,好像世间的一切都是好的,令人开心的。她笑起来,脸上带着一对浅浅的恰到好处的梨涡,眉眼弯弯,恰似一弯新月。

  而他总是板着脸,一脸的不耐,但他必须承认,每当这时候,他心里所有的躁郁也在一瞬间平复下来。

  他极为难得的平静里,都有她。

  而他晚归时,她都不会早睡,呆愣愣的睁着眼等他,一见到他,眸子里好似盛满了星辉,带着希冀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知道她很困,她从小自律,晚睡的情况,只发生在他晚归的时候。

  他不宽慰她,他很自私,从不承认,他私心里期待着她亮晶晶的眸光。

  但他知道,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愿与她和离的理由——

  因为习惯,因为顺眼,因为……心里能得到安宁。

  后来,她父母过世,她的眉宇间时时染着郁气,神色很不对。

  但他太忙了,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几乎只有就寝时才出现在她的眼前,他没有时间管她的喜,更没有时间管她的愁。

  于是,他看见平日里总笑着的女人,慢慢的,慢慢的不再笑了……
  眼睛里也渐渐的,渐渐地失去了神采。

  而现在,她甚至死了……

  谢朝倏然收紧了手,他想抓住什么,死死捏着拳,掌心却空茫一片。

  他突然闭了眼,把被子一盖,覆上了他和‘她’……

……

  一天一夜过去了。

  楚管家才至中年,头发却已发白。

  他摸着这一天一夜中多了一大半的白发,长长的叹了口气。

  楚凝是他看着长大的,前两天她离开时他正好有事处理,没能阻止,谁曾想……

  天空已经放晴,夏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束束刺目的光落在楚管家苍老的脸上,他低下头,敲响了寝殿的门。

  寝殿内寂然无声,从谢朝带着楚凝回来后,整个王府都安静的不同以往。

  “王爷,太子殿下已经在府外守了一天一夜,您没说话,我们也不敢放人进来,可瞧着太子的样子,他怕是不打算离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楚管家的声音很低,可还是蹙眉把话说完。

  把太子殿下晾在外面一天一夜,对天家终归是明面上的不敬。况且,太子一开始的架势,一看便是想硬闯的,若不是摄政王府的护卫一个个实力强悍,怕是早让太子闯进来了。

  这些楚管家不敢说,他竖耳细听了一阵,室内依旧没有一丝动静。

  他犹豫着,准备再次敲门时,房门在他抬起手的瞬间,打开了。

  才过了一天一夜,昔日意气风发的男人,神色却憔悴了,往日里冷漠凌然的双眸,此时也是黯然沉寂。

  楚管家连忙放下了手,不敢再看他,低头等着吩咐。

“北博寰还在外面?谢朝的嗓音带着沙哑,却不带一丝感情。

  “是,太子还在府外。楚管家不敢抬头,恭敬地回答。

  谢朝点头,说道:“你去准备葬礼的事宜。

  他说完,抬步走在阳光下。

  “老奴这就去办。楚管家小心的抬头,阳光有些刺眼了,男人的背影依旧挺拔,那一身凌乱的墨袍在烈阳下,竟也透着股冷然。

  在幽暗里待久了,谢朝的视线有些模糊,刺目的光直直射来,他微眯了眸,走向府门。

  侍卫打开门,谢朝便见到了狼狈的北博寰。

谢朝的狼狈映入眼中,北博寰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嘲弄,“我要见她。

  谢朝睨着他,冷冷吐出一句话:“送太子殿下回去。

  他语罢,府中的护卫一列列凛然而出,把北博寰的人团团围住。

  北博寰凝着他,眸底越发的冷,良久,他才冷笑道:“无需摄政王相送,本宫自会走。只是,摄政王可要看好了人,不要给本宫机会,不然,这人可就回不到你手上了。

  北博寰一身的狼狈,却也掩盖不了他俊朗的面容,他眸底阴冷,深深看了谢朝一眼,带着人扬长而去。

  谢朝握紧了手,颓靡的脸上一派冷然,睫羽打下,他眸底翻涌着凛然的杀意。

  不知不觉,三日已过,这三日谢朝白天忙着墓地的建造,晚上便彻夜坐在棺椁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