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在我考试前两天给了我*(扒开双腿疯狂进出爽爽爽)

时间:2021-10-12 06:02:46

四天时间,转瞬即逝。

这一日,顾家张灯结彩,准备好了婚事的一应安排。

林丰也是按照约定的时间,抵近申时,就带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往皇城去。

古代成婚,都在黄昏时进行。所以林丰从申时出发,一切的时间,顾家早就预算足够的,各个环节都卡了时间,保证林丰去了皇城迎亲,也能按时回到顾家举行婚礼。

在林丰往皇城去时,皇宫中,徐琉璃早已经穿戴整齐,也是画好了妆容。徐琉璃面对铜镜坐着,身后站着一个端庄柔雅,风韵犹存,极为成熟,且保养得极好的中年妇人。

赫然是徐琉璃的母亲徐皇后。

她在宫中深得司马冲的宠溺,虽说司马冲有其他的妃子,可没有一个妃嫔,能和徐皇后相提并论。

论及宠爱,徐皇后位列第一。

不仅徐皇后是司马冲的结发夫妻,更因为徐皇后深明大义,能抓住司马冲的心。

徐皇后膝下,只有一女一子。

女儿是徐琉璃,儿子是司马育,是当朝的太子。

在徐琉璃年幼时,就去了大禅天,徐皇后和司马冲一样,内心悲恸更是自责愧疚,觉得对不起女儿。一转眼,女儿大了,和他们夫妻关系缓和。

这是徐皇后为之欣喜的。

如今,女儿要出嫁了。

徐皇后不曾觉得徐琉璃嫁给林丰有什么,她反倒是觉得女儿嫁对了人。

林丰出身不凡,能力出众,这样的人,不会辱没了徐琉璃。更何况,林丰从大禅天把徐琉璃带出来,本就极为不容易。所以,徐皇后没有司马冲的老父亲心态,更多的是不舍,不舍女儿出嫁,以及对女儿的祝福。

徐皇后眼眶微红,她拿着一柄木梳子,正缓缓给徐琉璃梳头。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徐皇后直接梳下去,那妩媚的脸上,流露出不舍。

徐琉璃曾经也憧憬过,自己出嫁会是怎么样的情况?亦或者,一辈子都不会出嫁了。如今真正遇到,情绪有些复杂。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徐皇后再度拿起梳子梳头。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有头又有尾,此生共富贵。”

徐皇后口中念叨着,给徐琉璃梳头后,人已经有些哽咽。

女儿长大了。

要出嫁了。

这是好事情。

只是,她心中的情绪,却是有些止不住的想哭。

徐琉璃双眼发酸,宽慰道:“母后,虽说秦国远在西北边陲,不过从秦国来晋国不远。林丰也不是就固定在秦国,我会时常回来看您的。”

“好,好,好。”

徐皇后点头。

她又为徐琉璃带上簪子等,佩戴装饰。

徐皇后把一切准备妥当,让徐琉璃穿戴好凤冠霞帔,仔细的端详一番,脸上挂着笑容,赞道:“琉璃本就漂亮,这一番装扮,更是貌若天仙,是最漂亮的新娘。”

其余宫女,也是纷纷附和。

徐琉璃轻轻展颜一笑,说道:“母后,谢谢您。”

“母女俩,谢什么?”

徐皇后

妈妈在我考试前两天给了我 第二章

摇了摇头。

她忽然往周围看去,没看到司马育,疑惑道:“太子去哪儿了?先前都还看到在这里,怎么没看到人了。”

徐琉璃出嫁,司马育也会亲自送一送,先前一直在宫殿中。

宫女道:“启禀皇后,太子说驸马要迎娶公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他去皇城门口,准备考校一番。否则,就不让驸马迎亲的队伍入宫。”

“这混账小子。”

徐皇后摇了摇头。

徐琉璃略微皱起眉头,担心道:“母后,太子去皇城门口阻拦,会不会发生冲突?”

“不会的。”

徐皇后道:“太子是你的兄弟,更何况他是太子,怎么可能不懂得轻重缓急呢?你放心就是。另外,林丰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太子要阻拦,也不可能。顶多,是增添一点乐趣罢了。你在宫中,好好等着就是。”

徐琉璃一听,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太子不可能捣乱的。

徐琉璃和徐皇后说着话,往日里,她和徐皇后曾私下里聊天,只是当时,说了一会儿便没什么好说的。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竟有千言万语要诉说一般。

母女俩人,小声在大殿中说着话,等着迎亲的队伍来。

另一边,林丰带着迎亲的队伍往皇城去,刚过了申时,一行人就到了皇城的城门口。

迎亲队伍到皇城大门口,可谓是头一遭。历来皇室下嫁公主,大多数情况,公主有单独的府邸,驸马直接去就是,不可能有八抬大轿到皇城严肃之地来迎亲。

甚至某些时候,驸马和公主成婚后,也不可能在一起生活。驸马要见公主,还得通过重重禀报。

总之,驸马地位很低。

晋国倒还好一些,好歹公主、驸马是一起居住。

饶是如此,也没有这般的盛大。

林丰带着迎亲的队伍,来到城门口,迎亲队伍敲敲打打的很是热闹。其实相比于刚出顾家时,随行的乐师都是心中有些忐忑,敲锣打鼓的声音降低了许多。

不像是刚出顾家,声势好大,热闹喧嚣。

到皇城,不自觉就生怯。

林丰身穿大红色的喜袍,神色如常,没有什么担心的。他骑着高头大马,继续往皇城去。原本骑马不可能进入皇城,可是司马冲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婚事,直接破例批准。

再者,顾喜是吏部尚书,是百官之首。

皇帝的威望重,破例同意林丰迎亲。顾喜这个百官之首也是支持,即便有人反对

妈妈在我考试前两天给了我 第一章

,那也掀不起波澜,所以事情自是顺利,并没有任何人来阻拦。

林丰骑着马刚到皇城门口,司马育一步踏出来,他昂着头道:“稍等。”

林丰道:“

妈妈在我考试前两天给了我 第三章

太子有何指教?”

司马育直接道:“林丰,你要迎娶本宫的姐姐,不是那么容易的。听闻你诗词曲赋尽皆精通,要迎娶姐姐,不留下几首佳句,不得到本宫的认可,是不可能入宫的。”

林丰笑问道:“太子要怎么样的诗词?到底是几首?”

司马育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道:“至少是一首诗、一首词、一首曲子,都要表达对我姐姐的爱慕之情。否则,我决不同意你们入宫去。”

他心中想,这也不容易。

一首诗!

一首词!

一首曲!

而且,事先不曾通知。

看林丰如何应对?

只要林丰有一首过关,他都会放人,反正先给林丰一个下马威瞧瞧。婚事很重要,他不会搞砸,但绝不会让林丰这么顺利就是了。

【作者有话说】

求票,有免费票了,小东求票。我努力码字爆发啊。

喜欢史上最狂姑爷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