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内裤进去了h 他干的我走不动路

时间:2021-10-13 17:44:30
十一点接到电话。

一刻钟的时间方陆北便到了。

北栋一楼坐着季家那位刻薄尖酸的三小姐,以及性子软又和善的方禾筝,周围的阿姨和佣人大气不敢吱,一室压抑的氛围还未散。

踏进去一步。

方陆北看见自己那个便宜妹妹,又看见季言湘,都是女人,他只好掐了烟,“都坐在这儿干嘛,舟舟呢?

油腔滑调的嗓子溢出来就知道是谁。

季言湘不去看他,端着架子,话锋凌厉,“这要问问你的好妹妹,把我们舟舟害成什么样了?

这咄咄逼人的样子让方陆北嘴角不禁一抽,黑眸浸透了冷霜,沉下声,呵斥着禾筝,“方禾筝,说话。

男人的吼声来的响亮而狠烈。

连季言湘都被吓到了。

方禾筝却从容不迫,清冷疏离。

她蜷缩着手指挽过了脸颊的碎头发,宽阔的场景里她成了最娇弱的女人,仔细看,那寸如玉的皮肤上,还生长着两道骇人的甲痕。

这伤。

加重了所有人对她的怜悯度。

卷翘的眼睫微颤,她隔着空气看向方陆北,满是茫茫的失意,“他被咬了。

方陆北瞳孔紧缩,“你咬的?

季言湘没好气的,“狗咬的!

“季小姐,你怎么骂人?

“谁骂她了,本来就是狗咬的。

那时的场面有多难堪滑稽,禾筝不愿意回忆第二遍,方陆北不屑和季言湘争吵,当着季家人的面拽着禾筝带出了商园。

又将她直接扔进车里,动作粗暴无理。

来时方陆北换了越野车,底盘太高,禾筝被摔进去脚踝被绊到,立刻痛吟了声。

方陆北从来不会心疼这个妹妹。

车身打着火,轰隆一声。

“坐好了?

禾筝吃痛,揉着手腕和脸颊,那样子,没有比她更委屈的人了。

见她不作声,方陆北嗤笑一声去摸烟,“你明知道舟舟怕狗,你还教唆狗咬他?看不出来啊,方禾筝,心眼这么坏?

“你有病吧?

“难道不是?

禾筝转过脸,面向车窗外,每说一句话脸颊就扯痛一下,“他自己惹狗嫌,还怪我?

“呵。方陆北觉得好笑,偏头抽了口烟,笑容在青烟下模模糊糊,“你看上人家有权有势,长得又好看,巴巴上赶着嫁给人家的时候怎么不说人家惹狗嫌?

那时候的事。

禾筝不想提了。

“听说你要跟他离婚?

“是。

“我劝你趁早别作妖,把季家人惹恼了,舟舟不要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他对你没感情,当初娶你的原因你知道,说出来都不光彩,他不会纵容你,你也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刺鼻辛辣的烟雾落满了车厢。

禾筝眼前却是一片清明,她撇撇嘴,一点也不觉得心痛了,反而不耐烦,“所以啊,我要放他自由啊。

后视镜里的视野有限,加之有朦胧的青烟在左右扩散。

方陆北只能看到禾筝半张脸,她脸颊那块细腻的红肿有所减轻,在她脸上,满是凄美,她却还在笑,释怀的笑。

方陆北掐了烟,咬牙切齿地警告她,“随你,离了婚没人要别哭唧唧的跑回家,害我明天还得上门来跟舟舟赔罪,什么事!

听着他嘴上这么说。

禾筝没心没肺地灿然一笑,“麻烦你了,哥哥。
隔天一早燕京落着绵绵细雨,在这样的雨里,方家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被打湿,零落的掉了满地。

天刚亮,趁无人发觉,禾筝偷摸着逃出了方家。

没人知道她跑去了哪儿,也没人关心。

阿姨去向方陆北告状,他也只是懒懒应了声,启动车子就往商园走,季平舟还在休息,腿伤不轻不重,限制了行走,他被裴简扶着下楼,坐在沙发上,眉眼之间皆是倦意和疲惫。

身体弱就是弱。

季家除了老幺,一家子都是病秧子。

“真是被狗咬的啊?方陆北稀罕极了,伏低身子凑过去看,嘴巴跟着发出“啧啧啧的声音,继而望着裴简,“这应该是舟舟这辈子最丢脸的事了吧?

裴简有点不服气,站出来就要犟嘴,“那还不是为了保护——

“小简,你话多了。

最丢脸的不是被狗咬,而是为了方禾筝被狗咬,季平舟想到那个女人的嘴脸就觉得可恶,心梗着痛,“你来干什么,该不会已经闲到要亲自来嘲笑我了吧?

方陆北紧紧领带,清了嗓,“哪能呢,我这不是来替臭丫头跟你道个歉吗?

“她让你来的?

“那必须的啊!扯着嗓子他高昂起来,语气浮夸还伴着一声牵强的笑,“你不知道,你被狗咬了以后那丫头都哭了,鼻涕眼泪的,还说以后都听话,也不闹了,她对你死心塌地的,谁不知道。

涉及到方禾筝。

季平舟纵使不想听方陆北在耳边打哈哈,却还是耐心听了下去。

“方禾筝知道你对她好,在季家吃的穿的不比方家好?方陆北喘了口气,谎话信手拈来,完全篡改了禾筝自己的意思,“而且我们都明白的,她离开了你,能去哪儿?

这么一分析,倒真像是方禾筝闹脾气,闹个两天就好了。

季平舟半信半疑,眼前是层模糊的雾,“这话,是她自己说的?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

“她人呢?

谁不知道方陆北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嘿嘿笑着,“话是这么说,但也得让她冷静两天不是,过两天她自己就跑回来跟你赔罪了。

两天。

从提离婚到现在,方禾筝折腾太久了。

为此,季平舟受了伤,他温润儒雅的性子不允许他对一个女人发脾气,便退而求其次,丢给方陆北一句话,“希望如你所说。

沿着商园小路走,满地的落叶被雨水打的湿泞泞的。

裴简撑着伞送方陆北离开,恭恭敬敬的,却也不敢和他眼神对视。

聊天时。

他被季平舟打断的话,方陆北倒是很好奇。

落叶被踩动,发出窸窣入耳的响声,在扰乱听觉的声音里,方陆北状似无意地问:“小简,你刚才想说什么?

怕什么来什么。

裴简步伐更快,“没,没什么啊。

“你说舟舟是为了保护什么?

“您听错了。

“我能听错吗?

步步紧逼,裴简紧张地轻轻吞咽口水,攥着伞柄的手劲都重了些,“舟哥是为了保护方小姐,自己才被咬的,他本来想将方小姐接回来,那纯属意外,您以后不要再提起来了。

挺丢脸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