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两根手指就吃不下了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短文

时间:2021-10-13 18:01:16
“好!

顾绾绾再喝了杯酒,站起身子朝着酒吧另一边在划拳的俊男美女走去。

酒吧这种地方,陆骁不太喜欢来,喧闹吵人。

他被好友谢笙领过来的,两个人直接从另个门进电梯上了三楼。

这家酒吧的构造有些特殊,楼下区域是对外开放的,而且漂亮的女孩子刷脸就可以进来。

但是楼上,特别是三楼,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进得去。

“你这脖子上的是什么?开荤了!

一坐下,谢笙瞧见陆骁衬衣领下的抓痕,打趣道。

十天前,陆骁挑老婆的事情他们这些交好的兄弟都知道,听到他真挑了个,更是奇怪。

九城里,他们玩得好的几个,身边谁没个女人,除了一个他和秦御白。人家秦御白是背后有隐情,陆骁完全洁身自好到走了极端,三十出头也没有朋友

难怪急得陆老太太装病逼他挑老婆

“那姑娘是……

“顾家的。

“嗯?

谢笙一愣,“海城三流顾家?

一个三流家族,谢笙并不是很了解,只听说了些八年前的往事。

“真是奇怪,顾家小姐哪来的魔力让你一回来就把人睡了。

刚回答“顾家的时候,陆骁深邃的眸底明显地多了淡淡的笑意。

“很漂亮?

“还行!

陆骁回的时候,走出包间到走廊的栏杆处,他抽出一根香烟,烟雾燃起时,低头往下看,看到年轻的男女正在大厅跳舞,让他瞬间想起昨晚热情似火的“野猫子。

“她很乖巧!

陆骁再回道,看照片就知道,小姑娘乖巧听话,适合当老婆

端着红酒的谢笙一愣,惊诧陆骁挑老婆的要求那么低。这满世界漂亮乖巧的女孩子多了是,再说,这顾家二小姐真有那么乖?他听到的版本不太一样。

刚要问陆骁,楼下“嘭的响声传过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突然将卡座里左拥右抱的少年拽出来,先是连扇巴掌,再是一把拽起他的手来了个漂亮的过肩摔!

揍完人后,女孩子掏出手机对着地上痛得没缓过来的墨子晏拍照。

这,行云流水的一切看得谢笙傻眼了,“现在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都这么狂!

说完扭头随意地看陆骁,陆骁的脸色阴沉阴沉的,他加快抽完手指间的烟头转身往电梯处走了。

“老骁!

刚陆骁提到自己的小妻子眼底噙着笑意,怎么一会的功夫,又是张吓人的“阎王脸。

完成小单的顾绾绾很快地收到一笔钱,高兴得她暂时忘记顾家那些破事。

出了酒吧,和慕慕分头回去,不急着回家的顾绾绾准备买份甜品犒赏自己,她走在路边,听到对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顾绾绾扭头看去,路灯的照耀下,线条超漂亮的车子让她亮了双眼,再仔细一瞧,车门旁的男人冷峻着面容,眼熟得很。

认出是昨晚的男“公关,顾绾绾脸色一红,按说给钱办事,他们已经两清了,看到也当作不认识。

但,这到底是自己的个男人,她的钱也没有付完。

“过来!

对面的陆骁见顾绾绾愣在原地,响了声音。
夜深人静,这条不是大路,没有什么车子。顾绾绾只得跑过去,“好巧!

她露出笑容,打了招呼。

“巧吗?

陆骁忍着怒意,问道。

不是凑巧,他哪里发现得了,自己娶回来的根本不是什么乖巧听话的小媳妇。

“你是来找我。

顾绾绾想到没有付完的钱,这追债还追到这里来,看他的车和衣服都很贵,这么缺钱应该是租来充行头的。

“你刚做了什么!

陆骁冷着声音质问道。

“刚才吗?顾绾绾想到酒吧里的事情,反应过来,“你也在里面?

当公关真不容易,大晚上的得到酒吧蹲“生意。

“打人啊。

顾绾绾想想不对,“赚钱!

“帅大叔。顾绾绾笑着唤道,陆骁沉着声音介绍自己,“陆骁。

“哦!陆大叔!

陆骁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他是想她叫自己“陆骁或者“骁,加个“哥哥也行。

算了!已经被骗的他不计较一个称呼。

“顾婉……

没唤完,顾绾绾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她掏出来看了眼号码,对着陆骁做了个“嘘的动作。

“陈叔好。

一个电话,陆骁看着顾绾绾变了一个人。

“我在星巴克和同学画画稿。

“好,我在门口等你。

顾绾绾难受地挂完电话,陆家这么快派人来接她了。

没有办法,在赚不到足够的钱之前,她能卖的只有自己,再抬起头见陆骁紧紧地盯着自己,顾绾绾抿着嘴角一笑,“是我……。

她不想承认这门婚事,这个老公,也不想眼前这男人看不起自己。

“我家里人来接我。

没什么好解释的,她和眼前的陆骁必须得是陌生人,“你账号多少,我把剩下的钱转你。

“手机号?打量着顾绾绾的陆骁问完,反应过来她是要转“嫖资给自己,脸色又黑了。

顾绾绾报了遍手机号,她想起件重要的事情。

?“帅大叔,借你的车子用下。

说完,顾绾绾从包里拿出一条长裙上车换。

预料到自己的命运,出门的时候她带了“装备,再打开车门的时候,顾绾绾披着长发,一身雪白色的连衣裙,要有多乖巧就有多乖巧。

这和陆骁在那张照片里看到的妆扮是一模一样。

“再见!

顾绾绾顾不得陆骁为什么这么奇怪地看自己,她挥挥手,撒腿往前面星巴克的方向跑。

陆骁站在原地看着很快消失在街头的背影,他倚靠在车旁抽了根烟,平复完心里头的情绪,打开车门进去。

风吹来,车厢里有女孩淡淡的香味令他恍惚,短信进来,陆骁看了眼,发动车子回“碧海山庄。

接“顾婉儿回来陈严准备给陆骁打电话,号码刚找出来,门外传来动静,男人大步从黑夜中进来,身上散发出来的凉意让人不敢靠近。

陈严惊诧,“三爷,夫人在楼上。

和他们一前一后,好像三爷知道他已经接到夫人。

“嗯!陆骁应了声,朝着楼梯上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