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下课拉我去没人的地方 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时间:2021-10-14 15:20:29
不知什么时候,客厅里的灯关了,电视也关了。

夜色迷离,空气里充斥着让人沉沦的暧昧气息。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离婚一年的正常女人,彼此心生好感,剩下的事就水到渠成。

没有什么快不快的,有些事情在合适的时间和氛围里,就是发生了。

出乎穆漓夕的预料,唐擎的技术,竟然比她想象中的好,让她这个结过婚的已婚妇女都自叹不如。

好一会儿,他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气喘吁吁的开口,“喜欢吗?

穆漓夕脸颊发红,虽然分开,但他温热的气息就吐在她的鼻尖,她害羞的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下才微微点了点头。

“唐擎……穆漓夕唤了他一声,内心却有些负罪感。

她结过婚,而唐擎的人生才刚开始,她可以谈恋爱,可以做他的朋友,甚至,她可以用十分的力气去对他好,可是……她的余生,是不会结婚的。

“嗯。唐擎应声,双手捧着她的脸,让她和他对视着,“不知道怎么说就别说,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我可以等。

也许是看见了她脸上的纠结和不安,唐擎出言安慰着。

穆漓夕没有想到,唐擎会突然对她说出这番话,她脸上的表情就这么明显么?

“还有,现在,你真的是我的了。唐擎有些激动,胸膛剧烈的起伏,搂着她,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摁进自己血肉里。

穆漓夕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却始终无法回应他这句话。

也许是刚才费了许多体力,穆漓夕缩在他怀中,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她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她迷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唐擎依旧搂着自己,她活动了一下胳膊,微微推开他一些,拿了小桌上的手机一看,顿时吓得一机灵。

“穆漓夕!你爸晕倒了,你赶紧来丰禾医院!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穆漓夕的母亲邱银花紧张的声音。

穆漓夕闻言,吓得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一把推开唐擎就拿身旁的衣服穿上。

“出什么事了?唐擎拧着眉头问。

“我爸进医院了,我得马上过去看看。穆漓夕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因为过于紧张,扣子摁了好几次都没扣上。

唐擎见她魂不守舍的状态,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衣领上,替她穿好了衣服,“我陪你一起去。

“你也去……穆漓夕身体一僵,随即眼中便满是排斥,她使劲摇头,“不,我自己去就行了。

以她母亲的性格,要是知道她和一个还在念书的男人在一起,肯定会立刻撒泼大闹的,在父亲出事这种时候,她不能这么任性的再去刺激她。

唐擎穿衣服的手一顿,抬头盯着她的脸,似乎看出了些什么,他的动作缓了下来。

他低下头,不再看她,而是替她拿起一旁的包包,“好,那我送你去楼下。

穆漓夕没有拒绝,跟在唐擎身后往下走。

出租车来得很快,穆漓夕上了车,转头看向车窗外,这一次,唐擎并没有目送她离开,而是先她一步转身离开。

她看见了他的背影,有些许落寞,些许哀伤。

穆漓夕收回视线,心脏有些微微的疼,她知道,她拒绝唐擎出现在父母前面这件事,肯定伤了唐擎,可这个时候,她顾不上了。

*

丰禾医院五楼,手术室外。

穿着高跟鞋的邱银花不住的徘徊,她不时的往门口的方向看,当看见穆漓夕出现的时候,急急地走了过去。

她走近,闻见穆漓夕身上的酒气,脸色一黑,抬起手就给了穆漓夕一巴掌。

“你爸还在手术室,你还有心情喝酒?邱银花扯着嗓子嚷嚷着。

这一巴掌来得很突然,穆漓夕有些措手不及,她嘴唇动了动,想争辩几句,可看见邱银花红肿的双眼,她突然又将反驳的话咽了下去。

“妈,爸他怎么了?穆漓夕揉了揉发疼的脸颊,担忧的看向手术室的方向。

邱银花一听,气得指着穆漓夕的鼻子就骂:“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被你给气的!

邱银花说着又想抬手去打穆漓夕,穆漓夕眉头一皱,立刻后退两步躲开了她的巴掌。

“你这个丧门星!都是因为你和孟杵离婚的事,今天晚上聚餐的时候,你爸又被他以前的同事给羞辱了!以前你爸在他们面前有多扬眉吐气你不是不知道,现在他们知道你和孟杵离婚了,都上赶着来嘲笑你爸,你爸被气得,直接就晕倒了!

邱银花想起晚上聚餐时的情况,现在还气得不行,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穆漓夕和孟杵离婚造成的。

“孟杵那么好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他挣那么多钱,给你置办了那么大的家当,对我和你爸也是没话说。不就是在外面玩了两个小妖精吗?成功的男人有几个不偷腥的?你就不能把那些小妖精当成他花钱买的消费品?他的心不是一直都护着你的吗?

这一年多来,邱银花但凡遇到点儿不顺心的事,就会将这些事翻出来说。

穆漓夕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起初的时候,她还会和邱银花争论,后来,她发现无论她怎么努力,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她还是无法改变。

有时候,她会忍不住想,为什么她的亲戚朋友都觉得,她和孟杵离婚,是错了?

难道,在他们看来,只要能站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只要有钱,感情什么的,都不重要?哪怕她只是占着富家太太这个身份,也就是成功了?

穆漓夕觉得邱银花念叨得她头疼,索性转身去了楼道里。

邱银花见她躲开,气得又骂了几句,不过手术外不能没有人,她也就没有追过去。

楼道里只有一盏晕黄的灯亮着,穆漓夕烦躁的站在窗户边上,清凉的夜风吹来,她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一些。

只是,风挺的时候,她觉得脸颊冰凉凉的,她抬手一抹,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原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她咬紧牙关,镇定从容的掏出纸巾将眼泪擦干净,一转身就看见一个男人在往上走。

男人穿着白大褂,下巴上还有没修饰的胡茬儿,眼睛倒是深邃,看见穆漓夕的时候也怔了一下,他的手中拿着一支烟,抽烟的时候一副痞坏痞坏的模样。

“穆、穆漓夕?男人试探着开口。
穆漓夕见男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时没反应过来,再仔细一看,才发现男人的五官有些脸熟。

“你是……陆林渊?穆漓夕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遇见大学同学,只是,眼前的陆林渊和大学里那个偏偏贵公子的形象太不一样了。

在她的印象里,陆林渊是个打扮精致,行事肆意的人,在大学时期,就是学校里顶级的校霸,因为家庭背景的关系,学校里从学生到老师,甚至是校长都没人敢对他有任何不满的言语。

一个校霸,成了一个医生,这反差太大,所以穆漓夕才没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嗯。陆林渊走到她面前,发现自己还拧着烟,赶紧将烟头仍在地上熄灭,“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穆漓夕目光落在地上被熄灭的烟头上,闻言,似又想起了那些糟糕的是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烦躁的道:“给我一支烟。

陆林渊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却还是从兜里掏了支烟递给她,“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穆漓夕扯着嘴角牵强的笑了一下,接过烟,就着他的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白色烟雾才道:“一年了。

“哦。陆林渊眸子有些深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余光却突然看见了穆漓夕有些发红的脸颊,他脸色一变,冷声问:“脸怎么回事?

穆漓夕被他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耸耸肩,淡淡的道:“我妈打的。

闻言,陆林渊许久没有说话。

穆漓夕吞云吐雾的姿势很老练,没有人知道,在和孟杵离婚之后的那段日子,她抽的烟比她吃的饭都多。

她抽完一支烟,将烟头熄灭,这才问旁边的人,“听说大学没毕业你就出国留学了,没想到你竟然回来了,还成了医生。

“才回国一个月,在国外学的麻醉学。陆林渊说起这个的时候,脸上有些嘲讽,他转身双手撑在窗台上,似乎在看窗外的风景,“本来不想回国的,可老爷子身体不行了,我不回来,我怕他死不瞑目。

“呃……穆漓夕转头,“对不起……

“他生病你说什么对不起。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和大学的时候一样,唯唯诺诺的样子活像谁都在欺负你。

陆林渊似乎想起了大学时期的事,嘴角也微微扬了起来,“不过,接触之后才知道,你啊,就是只小野猫,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能欺负了你啊。

穆漓夕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没说话。

两人安静的站了一会儿,陆林渊视线落在前方,却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他……对你还好吗?

穆漓夕一怔,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轻声道:“离婚了。

简单的三个字,说出来竟然比想象中的容易许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