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塞着跳d讲课文 嗯~啊~哦~别~别停~视频

时间:2021-10-14 15:54:07
“把衣服脱了,到床上去!

沐依依才刚刚用房卡打开旅馆的房门,一道颀长的黑影如闪电般窜到她身后,紧接着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中带着魅惑磁忄生,灼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

随着他话音落下,沐依依感觉到冰冷坚石更的刀锋抵住了自己的后背。

背上顿时冒出一层冷汗,她全身僵石更,心里有一万只艹泥马呼啸而过。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她更倒霉了!

沐家要把她嫁给一个据说长得很帅、也很有钱的基佬,她为了逃婚连夜躲进这个陈旧破败的汽车旅馆,没想到又遇上了劫色!

就在她感慨自己刚出虎口、又入狼窝的时候,那个男人扯着她的手臂,一个闪身闯了进来,“砰地甩上房门。

走廊外倾泻而入的光线,随着他关门的动作瞬间消失,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沐依依的心跳像是失控了一般,因为被那个男人捂着嘴巴,她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她是真的很想提醒一下他,她长得很丑,麻烦他打开灯看清她的尊容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劫色。

可是那个男人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连拖带拽地把她带到了白色双人床边,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推倒,紧接着修长的身子压了上去。

虽然黑暗中沐依依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但此刻他们的身体就这么严丝合缝地贴合在一起。她能感觉到他精壮劲瘦的肌肉,石更得就像是一块铁板,烫得就像是一块烙铁。

鼻尖,是那个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淡淡的薄荷清香,清冽干燥。

“现在……给我叫。那个男人松开了她的嘴巴,两只大手牢牢地扣住她的双手,将它们扭转至头顶上方。

沐依依完全懵了,木艮本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救……

她本能地就想要呼救,男人再一次捂住了她的嘴巴,压低声音警告道:“不准喊救命!给我好好地叫。

原来,不是真的劫色。只要叫一叫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沐依依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缓解了下来。她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叫道:“啊啊……嗯……

虽然不知道那个变态的男人为什么要让她这么叫,但他身上有刀,她只能配合。

她一向懂得审时度势、见风使舵。

男人显然对她的叫法不太满意,压着她的身体往下沉了几分,低哑的嗓音透着隐忍薄怒:“叫得好听点、逼真点!

沐依依不满地小声咕哝着:“我没有经验……

卧槽,什么要求那么多啊!这真的太为难她了,毕竟她连朋友都没谈过。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叫得不是那么好,有点像便秘的感觉。但她已经很努力了,他就不能给点鼓励吗?

“没有经验?男人轻哼一声,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将她身上那件白色衬衫撕扯开来,“我教你。

粗粝的指尖划过细嫩的肌肤,沐依依清澈的眼眸晕染开浓郁的色彩。

少女身体里那一道沉寂的开关,瞬间被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开启……

“没错,就是这样叫,继续!那男人命令道。

他的声线低沉魅惑,再加上此刻霸道强势的口气,光是听着就让人合不拢腿。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外响起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凶狠的怒骂声。

“谁在里面!出来!

“不准动!给我搜!

紧接着,只听“砰砰砰的声音响起,那群人来势汹汹,接二连三地把房门踹开。

很快,沐依依的房门也被人踹开了……

“叫得再大声一点!那个男人的低喃声钻进她的耳朵,像是无数只蚂蚁爬进了她的身体。

沐依依强忍住那种奇怪的感觉,在一片混沌中勉强理清了思路。

看样子,那男人只是需要她替他打掩护而已。只要那群人走了,他应该不会再为难自己。

于是,她紧紧地抱住他,清秀的眉头蹙起,粉嫩红唇半张:“死鬼,你每天都是这样,是不是外面养小妖精了,明天我们就离婚!

这么真实又赤果果的嫌弃,门外那群凶神恶煞的黑衣杀手听在耳里,不由得涌起了对这个娇滴滴的小女人的同情。

那个小女人的声音很细很柔,就像是羽毛一般勾得人心痒痒的。

要不是有任务在身,他们还真想把床上那个没用的男人拖下来,对他说:“放开那个女人,让我们来!

带着无限的鄙夷,那群杀手再一次关上了房门。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个瞬间,沐依依感觉到身上那个男人的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该死的女人,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我救了你,你反而……恩将仇报!沐依依被他掐得几乎要断气,只能握紧拳头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那群人还没走远,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话音刚落,她立刻感觉到那个男人掐着她脖子的力度小了几分,就连原本压在她身上的重量也跟着减轻了不少。

沐依依试探着挣扎了一下,欣喜地发现自己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挣脱开了他的钳制!

而原本如同猛兽一般的男人,此刻瘫倒在床上,一副苍白无力的样子。

“喂……你怎么了?沐依依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木艮手指,在他坚石更的肌肉上戳了戳。

男人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昏迷。

“喂,你是死了还是聋了!沐依依故意骂得难听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挑衅。

见那男人还是纹丝不动,她这才终于放心地确定——他,晕过去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她可以趁机把这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丢出去,然后锁上房门,这样就安全了!

不过,她很快就改变了主意。

因为她发现——她身体里那股异样的燥热并没有因为脱离那个男人的碰触而减少,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脑海里飞快地闪过离家出走前,继母陈如给自己倒的那杯牛女乃。

她突然意识到——她,应该是被下了药,现在药效开始发作了!

而解药……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因为常年在国外留学,沐依依的思想并不像大部分同龄女生那么保守。而且眼下她都这样了,绝对不是该矜持的时候。

只是,身为一个天生的颜控,她觉得有必要先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

虽然刚才房间里一直是暗着的,可光是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感受到他的肌肉,她就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的轮廓。

他,一定是个英俊的男人

“啪的一声,沐依依打开床头灯,暖橘色的灯光瞬间亮起……

在看清那个男人的脸时,她那双乌黑纯净的眼眸猛地收紧,荡漾起一片波光。

天,他竟然比她想象中还要好看一千倍、一万倍!

墨染一般的眉毛斜飞入鬓,纤长的睫毛像是两排刷子,在眼睑下方投下浓重阝月影。他睡得很不安稳,眉头轻轻蹙起,眼皮微微颤动,深邃的双眼皮随之若隐若现。

高挺的鼻梁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线条完美到极致。略有些苍白的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带着几分禁欲的气息。

一头柔软的黑发稍显凌乱,身上的衣服满是褶皱,月匈口处的扣子掉了几颗,衣襟几乎半敞。

这样魅惑撩人的画面,和他身上散发出的禁欲气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她更有一种想把他狠狠推倒的冲动。

身体里的药效一下子更加剧烈地翻涌而上,烧得她全身就像是被火烤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紊乱。

目光不受控制地在那个男人脸上流连,游移不定,沐依依感觉自己就要死掉了。

“真是的,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干嘛?沐依依一边微皱着眉头,一边朝着他慢慢、慢慢地伸出了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这么躺着太糟践了。

轻轻触碰下,沐依依触电似的猛地收回了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