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免费

时间:2021-10-14 16:20:44
他的话音刚落,贝思就听车笛声响起,她朝左侧看去,一辆黑色迈巴赫缓缓驶来,停在了她面前。

后排车窗缓缓落下,“上车。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并没有什么情绪,可贝思眼神中却满是防备,站在原地没有动。

“孩子在我家里,你不着急了?

这带着一丝威胁的话打破了贝思的防线,她匆忙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她可不想跟那男人坐在后排。

只是离他这么远,都已经坐到副驾驶来了,贝思还是无法忽略他庞大的气场。

车内的低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沉着脸不再说话,季钦坐在后排扫了一眼她的侧脸。

之前季涵柔怀疑她接近念念是别有用心,可经过调查,她是几小时前刚刚下的飞机。

在医院外与女儿遇见也确实是巧合。

甚至应该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季念一直蹲在花坛里,就算最后被找到也会大病一场。

所以……说这女人有预谋的接近,绝无可能。

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贝思一直打着精神记下来时的路线。

只是车子缓缓开到了山上,最后开进了全市最大的庄园内。

季家?!

她瞬间反应过来,诧异地看着季钦。

难道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季钦?

六年前还没有出国的时候贝思就对此人有所耳闻,却也只是传说中的人物。

如今……这个神秘的男人竟然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孙婶,带她去见孩子。

下车后,季钦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孙婶很有礼貌的把她带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的灯还大亮,可是两个小孩子已经手牵着手在一堆毛绒玩具里睡着了。

贝思见此连忙上前,轻轻拍了拍贝旭阳。

“阳阳,妈咪来了。

因为在陌生地方睡的不是很踏实,阳阳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是贝思,他连忙放开小姑娘的手,抱住了贝思的脖子。

“妈咪。

贝思接到孩子转身就往外走,只想赶紧回家。

怎料她才刚把阳阳抱起来,那小姑娘就醒了,见二人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瘪了瘪嘴巴,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她这一哭,反到换贝思有点慌了,季钦闻声赶来,看到眼前这一幕,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贝思知道自己把小姑娘弄哭了,心里有些愧疚,连忙蹲下子,小姑娘看她蹲下竟然直接扑进了她怀里。

她非常不舍地抓着贝思的衣服,还在可怜巴巴的抽搭,大概过了十分钟,才渐渐平静下来睡着了。

“留下来。季钦这话根本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季念有很严重的自闭症,从来没有这么依赖过一个人,你要是走了,她醒来还会哭。

虽然他的语气霸道了一些,可贝思看了看即使睡着还不安稳的小姑娘,她承认,她母爱泛滥了。

贝思左思右想,都觉得毕竟对方是季钦,她并不觉得他会对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有什么非分之想。

所以她和阳阳都很安全。

看到贝思妥协的表情,季钦吩咐道,“给她准备客房。

孙婶给贝思安排了客房,非常干净整洁,豪华的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公主的房间。

正准备洗澡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

“贝小姐,夜宵准备好了,少爷让给您送上来。

夜宵?

贝思的肚子从做手术时就饿得不行了,现在听到夜宵二字,竟猛地叫了一声。

她连忙去开门,接过了孙婶端着的餐盘。

跟阳阳一起吃过后,贝思就去洗澡了。

浴室里有准备好的浴袍,洗完澡贝思穿好浴袍走出来,就看孙婶正满脸焦急的在等在她房间内。
见她出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贝小姐,小小姐又醒了正哭着找您呢,能不能麻烦您再过去看一眼?

贝思没想到小刺猬的心理问题竟然这么严重,这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她没有任何迟疑,点了点头,快步朝着小刺猬的房间走去。

只是她刚刚迈进房间,就猛地退了出来。

她没想到季钦也在,她这身打扮显然不合适。

而季钦,也看到了她。

宽松的浴袍,湿漉漉的秀发,被热气氲红的脸蛋。

眼睛也湿漉漉的,像是毫无防备的兔子。

贝思进退两难,孩子哭得太凶了,没有给她换衣服的时间。

可是季钦……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季钦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道:“进去吧。

他走了之后,贝思进了房间,没一会阳阳也找了过来。

这时已经快一点钟了,她才猛地想起沈硕轩还在等着她。

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有一个老沈的电话显示已接听。

看来应该是阳阳接了电话。

不过这第一天回国就夜不归宿,贝思还是想着打个电话回去保平安。

但是一通电话过去,那边没人接,看看时间她也就没有继续打。

想着等小刺猬睡踏实了,再回去,怎料她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所以当季钦再次到这个房间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大两小依偎在一起熟睡的画面。

这个画面太过温馨,温馨到让他心里某个地方软了一下。

踏踏实实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床头放了一套女士的换洗衣物,应该是为她准备的。

换好之后阳阳和小刺猬也醒了,三人结伴下楼去吃早餐。

这时沈硕轩的电话打了过来。

“昨天晚上临时有台手术需要我做,耽误了就没回去,一会你到医院来把阳阳接走先放到你那一天吧,他入学的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贝思跟他没有什么好见外的地方,沈硕轩也说过,回国后在入学的事情没办下来之前,可以把孩子先放到他那。

只是她这么说着,原本在低头吃饭的季钦竟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带着审视,想到昨晚的浴袍相见,贝思有些不自在。

“我十点有会,你九四十之前到医院就可以,先挂了。贝思挂断电话之后,坐下沉默着吃饭。

饭后她出门,看到季钦在门口等她。

“一起吧,顺路。他道。

虽然不知道他要去哪,不过既然说是说路贝思也没客气,二人就一路沉默着到了医院。

贝思进了办公室,给孩子换好衣服,这时吴曦兴奋的跑了过来。

“贝医生您来上班了?昨天晚上手术的那位患者醒了。

“几点醒的?贝思眉心松了松。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