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吃你的两颗紫葡萄 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时间:2021-10-14 18:45:09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送医院啊。孩子别有什么事。丁玲玲急了,钱重要,未来的孙子更重要。

慕熙臣以手掩唇,一声轻笑:“怎么,沈先生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把亲生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不知到底图谋的是卫家的什么呢?

一句话,不禁让在场的人为之色变。

而沈毅的脸,阴晴不定。

把宋云卿嫁给卫子杰,无非是为了两家的共同利益,可是如果这位慕先生愿意娶云卿,那他就将成为他沈毅的女婿了,那么RS国际就是他沈毅的后盾。

一百个创元地产也抵不上RS国际,多年交情与利益相比,孰轻孰重?如何取舍?沈毅是商人,他自己清楚自己所要的东西。

而这一切,慕熙臣都看在眼里,侧头低声问宋云卿:“丫头,走吗?

宋云卿的目光从卫子杰的裴潇潇的身上收回,轻轻点了点头。

宋云卿来到外公和妈妈的墓前,掏出纸巾,把外公和妈妈的照片轻轻擦拭干净。

喃喃低语:“外公,妈妈,对不起,我和卫子杰分手了,我们不会结婚了。

宋云卿的手细细描画着妈妈美丽的容颜,眼泪潸然而下:“妈妈,我按照您说的,凡事忍让,可是如今,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才二十二岁,离你们期许的二十五岁还有很远,以我现在的能力也无法接手公司。

“外公,妈妈,我本来以为等我结了婚,一切就会好起来,可是现在——

宋云卿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瘦削的肩微微耸动,她跪坐在墓碑前,哭成小小的一团。

从妈妈去世开始,一次次的磨难,让她学会隐忍、沉默。

她知道爸爸不喜欢她,继母和妹妹讨厌她,在那个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家里艰难长大,她总是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等到她和卫子杰结了婚,她就可以离开这个家了。

听到爸爸告诉她,将给她和卫子杰办订婚典礼时,她的心是欢欣雀跃的,说好先订婚,等明年她大学毕业,他们就结婚,等结了婚,她也毕了业就可以海阔天空了。

卫子杰是她倾心爱着的男人,她相信外公和妈妈给她订下的婚事,一定是最好的。

卫子杰是外公和妈妈给她选定的保护神。

小时候,子杰哥哥总是耐心的陪伴她,对她极好。

八岁的时候,外公去世了。

十岁的时候,妈妈也走了。

她的世界从此没有了颜色。

十二岁那一年,子杰哥哥要到国外去读书。

她哭着拉着他的手,万般不舍,她好怕失去这个和外公、妈妈唯一有关联的人。

她还记得,卫子杰当时拉着她的手说:“云卿,你好好的在家里等我,等我长大了回来娶你。

那句话言犹在耳。

这些年,她全部的心思都在卫子杰身上,小心维护着他们的关系,珍惜着他们每一年短暂的相聚,努力让自己成为卫子杰喜欢的人,为他的喜好努力改变着自己。

忍耐着卫子美和沈雅雯的各种嘲笑、讥讽、侮辱。

她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的,等她和卫子杰结婚了就好了。

跟卫子杰结婚,是她这些年奋斗的动力和勇气,是她人生终极目标。

所有她能想到的将来,永远都是到和卫子杰结婚为止。

因为她相信,只要她和卫子杰结婚了,她的人生就一切都是崭新的了,将开启新的篇章。

到时候所有的事都会变好。

在她被惩罚关进漆黑的屋子时,在她忍饥挨饿的时候,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只要想到这样的将来,她就会有无边的勇气。

而今,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再也不会有那一天了。她构思出来的那个美丽世界已经坍塌,一片狼籍。

她的心,仿佛被生生摘掉,只留下一个流血的洞,痛到无以复加。

很久,宋云卿抬起头,用手擦干眼泪:“外公,妈妈,接下来,我要为自己打算了,我会好好的活着,我会努力不让你们失望的!

天不塌,人不死,一切就总要继续下去。

宋云卿从墓园里走出来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而慕熙臣的车静静等在门口,宋云卿一愣,慕熙臣下车,为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宋云卿低低说一声:“谢谢!坐进车里

慕熙臣上车,转头看宋云卿,她的眼睛和鼻子都红红的,人也很疲倦憔悴。

“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慕熙臣开口。

宋云卿摇了摇头,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该面对的,还是要去面对。

“慕先生,今天谢谢你帮我。宋云卿声音沙哑,鼻音很重。

慕熙臣发动车子,问:“你想去哪?

“能麻烦你送我回家吗?宋云卿轻声说。

慕熙臣问了地址,便不再说话。

宋云卿靠在窗边,闭上眼睛,也不再说话。

此时的沈家,沈毅、吴曼丽和沈雅雯相对坐在沙发上,一片肃穆。

沈雅雯首先打破沉默:“爸爸,你不能让姐姐嫁给慕先生。

沈毅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想得很透彻,觉得能让宋云卿嫁给慕熙臣对他有利无害,但他总觉得哪里还有些不对劲,听到沈雅雯的话,他不由抬头看向小女儿。

“为什么?沈毅问道。

沈雅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总不能直接说让自己嫁给慕先生吧?

她向吴曼丽看去。

吴曼丽给沈毅倒了一杯水,慢条斯理地说:“老沈,云卿与子杰可是指腹为婚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云卿以这样的背景嫁到慕家,是不是不太清白?慕家人会不会看轻她?
沈毅皱眉:“那是她自己的事,是她要嫁的,不被慕家待见也是她自己选的路,她怪得了谁?

吴曼丽看一眼沈雅雯:“话是这样说,可是她毕竟是你的女儿,人家在外面提到她,还是会提到我们的,这样就不好了。

吴曼丽抬眸看一眼正在倾听的沈毅:“再说,云卿这孩子,我不是她亲妈,也没有管教的权利,这几年你也看到了,她很少跟我们说话,跟她讲什么,她也有自己的主意,不听我们的话。今天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在那么多人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留,想想,真是伤心。这些年,她对我不尊重也就算了,没想到她对你也这样无情,唉,到底,我没生过她,我就算对她再好,她也只念着自己的亲妈,觉得我们亏欠了她。

吴曼丽泪盈于睫,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你的打算,如果与慕氏联姻,那对于公司来讲,是个极大的助力,可,要是,云卿不站在你这边,不跟你一条心,那——

吴曼丽欲言又止,可是话里的意思却是已经表达得很清楚。

沈雅雯目光闪动,心里给妈妈竖起个大拇指。

“是啊爸爸,你不能浪费资源,姐姐就算嫁进卫家也未必会替你说话,这些年你与卫伯伯的合作这样顺畅,靠的也是你与卫伯伯的交情可不是姐姐的帮助啊!

沈毅豁然明白自己的心里不舒服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了。

今天宋云卿的不听话,出乎了他的意料,他需要一个言听计从的女儿,可不是一个有自己主见的女儿。

他看一眼母女俩,喝了一口茶,沉声道:“那你们说怎么办?

吴曼丽与沈雅雯对视一眼,吴曼丽轻柔的说:“老沈,对云卿我们没底,可是我们还有雅雯啊!雅雯可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沈毅的目光投向沈雅雯,沈雅雯一脸娇羞:“妈,说姐姐呢,你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吴曼丽却眼神一厉:“雅雯,我说的是正经事,你是爸爸妈妈的女儿,不能光想着享受你爸爸为你创造的优越条件,还要想着替你爸爸分担事情,明白吗?

沈雅雯坐正身体,微笑着举起右手,调皮地笑着说:“是!妈妈,我明白!但凡爸爸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这话让沈毅的心里特别舒服,不由点点头:“曼丽,都是你教得好,云卿,实在是太不受教了,太让我失望了。

吴曼丽淡然一笑:“没办法,我是不是亲妈,有些话说了反而显得我别有用心。

“哼!是她自己不知好歹。沈毅鼻子里哼了一声。

然后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让雅雯嫁去慕家?

吴曼丽点点头:“对于雅雯,我们完全可以放心,她可是我们最贴心的小棉袄。

“可是,雅雯才二十岁。沈毅一直非常爱小女儿,从来没想过这么早就把小女儿嫁出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