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护士口述作爱细节过程 被男人cao了几天几夜

时间:2021-10-14 19:26:50
墨庭深坐在车里,隔着车窗,看着凉椅上那个捂脸痛哭的女人

夜色深沉,她身形模糊而纤瘦,垂着头,弯曲的后颈很是脆弱纤细。

墨庭深眸光幽暗,盯着那道身影,半响没有说话。

安慰简知漫的路人看她哭得更厉害了,好心的把简知漫揽进了怀里,轻拍她的后背。

而简知漫没有推开。

墨庭深眉头一动,他推开车门,大步朝着简知漫走过去。

“放开!墨庭深冷冷开口。

路人抬头,疑惑看着他。

简知漫浑身一震,惊愕的抬头:“墨庭深?

他怎么会在这里?

“简知漫。墨庭深嗓音冰冷,“你在干什么?

话语间,他睨了一眼那个搂着她的男人

简知漫反应过来,立马推开了路人,站起身,习惯忄生的就要认错:“对不……

话说到一半,简知漫停住。

他们已经离婚了,她为什么还要卑微的道歉讨好?

简知漫咬着嘴唇,低头避开墨庭深的视线,转身大步往前走。

她要离开墨庭深,离得远远的。

墨庭深盯着她叛逆的背影,皱眉,沉声怒道:“简知漫!

简知漫加快了步伐。

墨庭深三两步追过去,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我在和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简知漫用力甩开墨庭深的手,同样怒道:“为什么你说话我就一定要听到?

墨庭深似乎被她问住了,愣了一下。

简知漫咬着牙,用力道:“墨先生,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和你,没关系了!

墨庭深狠狠盯着她:“简知漫,你又不识相了。

简知漫笑起来:“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墨先生,我们离婚了!对着一个和我没关系的人,我为什么要听话和识相?

墨庭深被她突然的伶牙俐齿说得答不上话。

简知漫抱着自己胳膊,转身要走。

“站住。墨庭深道。

简知漫习惯忄生的顿了一下脚步,但很快又继续往前走。

头也不回。

墨庭深眉头拧得更紧了,表情也明显阝月沉下来。

他重新追上简知漫,大力抓紧了简知漫的手腕,随后拖着她往车里走。

“你干什么?简知漫挣扎,“放开我!

墨庭深扣着她,拽到车门,拉开车门,将她推进去。

“我不进去!简知漫抵着车门,用全身力气拒绝她,“混蛋,你别碰我!

“混蛋?墨庭深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结婚两年,逆来顺受的简知漫从没在他面前说过这种话。

简知漫恨恨道:“对,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墨庭深含着怒意,阝月冷一笑,随即压着简知漫的后颈,粗暴的一把将她塞进车。

车门快哐当一下摔上,墨庭深冷声吩咐司机:“开车,去医院。

医院两个字让简知漫心脏狠狠一缩,立马喊道:“不要,我不去!墨庭深,你放我下车!

她去拉车门,但车门已经锁了。

简知漫被逼得又掉下了眼泪,她徒劳的一遍又一遍的扯车门:“放我出去!

墨庭深只是冷眼看着她,满眼嘲讽。

简知漫回过身,愤怒的盯着他:“墨庭深!

墨庭深一脸冰冷:“怎么?

简知漫捏紧拳头,怎么?是啊,她能怎么呢?

在墨庭深面前,她木艮本做不出任何反抗。

“算我求你好不好?简知漫哭着道,“放过我们的孩子吧。

“不是我们的孩子。墨庭深冷声道,“只是你的。

简知漫不可置信的愣住:“墨庭深,你还是人吗?难道这个孩子是我自己怀上的?难道那些晚上的人,不是你吗?

简知漫咬紧牙齿,忍不住心底的怨愤。

“现在睡完了就嫌弃我?怎么,你是不是想我去安明雅那里,好好讲讲那些晚上,你是怎么迫不及待的脱我衣服的?
“简知漫,你敢!

简知漫道:“我为什么不敢?反正我马上就要没了孩子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怕!墨庭深,你若是对我绝情,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简知漫,你当真以为我没别的办法收拾你吗?

简知漫心里一怕,但想着即将要被打掉的腹中的孩子,又石更着头皮道:“别的什么办法?弄死我吗?

墨庭深神色阝月鹜,忽然对着司机道:“在路边停车。

车子停下,墨庭深抓过简知漫,大力压在座椅上。

“简知漫,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脱光了,然后扔出去?他眸色低沉,毫无开玩笑的意思。

简知漫僵住。

“你要去明雅那里讲我怎么脱你衣服的?墨庭深目光一寸寸的扫过简知漫的身体,“行啊,不如我我现在就给你重演一遍,好好加深你的印象,免得你到时候忘记了细节!

简知漫立马抵住墨庭深的月匈口,抗拒惊恐道:“你别碰我!

墨庭深眉头一拧,忽而想起她被陌生男人搂在怀里的画面,那时她怎么不推开人喊别碰她?

怒气突然涌来,墨庭深把手探入简知漫的衣服里,揉过她腰间滑腻的肌肤。

“别碰你?你之前不是天天盼着我碰你吗?墨庭深俯身,鼻尖擦过简知漫的侧颈,“而且我每次回来,你都提前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不就是等着被我上吗?现在又装什么清高?

简知漫闭了闭眼睛:“墨庭深,你不是嫌弃我贱吗?我这样出身不好的女人,你现在碰我,不觉得恶心了吗?

现在轮到墨庭深僵了一下。

“安明雅多漂亮啊,比我这样的下贱女人优雅高贵多了,你怎么不去睡她?简知漫尖锐道,“还是说,因为你碰过我,被安明雅大小女且嫌弃脏了,所以你睡不到大小女且,就来睡一个怀孕的下贱孕妇?那你可真不挑剔!

墨庭深被气到冷笑,他捏住简知漫下巴,迫使她仰起脸来,他垂眼,盯着简知漫粉色的嘴唇,语调暧昧:“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嘴上功夫这么厉害?

后面半句话明显带着另外的色彩,简知漫脸色一白,怒道:“墨庭深,你下流!

墨庭深笑了一下,眼底里的幽冷突然化开,他抚着简知漫的唇角:“你以前主动舔我的时候,怎么没骂我下流?

曾经那些心甘情愿,现在再被提起,对于简知漫来说,就只有屈辱。

她一巴掌拍开墨庭深的手,满脸怒容和拒绝,丝毫没有之前的温顺和娇羞。

墨庭深忽然有些烦躁,他非常讨厌简知漫这个样子。

“你想要留下孩子,可以。墨庭深收回手,在座椅上稳稳坐好,用眼神示意,“过来,取悦我,我就放过你肚子里的东西。

简知漫咬紧牙齿,看了一眼窗外,这边偏僻人少,而且车窗贴着黑膜,只要动静别太大,外面的人就不会注意到。

她闭上眼,忍着屈辱:“墨庭深,你说话算话吗?

“当然。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