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回娘家每次都让他搞我的软件

时间:2021-10-14 21:31:09
抱着怀里的小姑娘,贝思走进了这间完全陌生的办公室,这边的办公环境非常好,主治医师在六楼的办公区有独立的办公室,诊室在四楼的精神外科,这两个场所是分开的。

贝思到的是办公室,进屋之后她单手拖着小姑娘,另一只手把行李箱放平。

“阳阳,帮妈咪把你的裤子找出来,先给小妹妹穿上。

贝思抱着小姑娘把她放在桌子上,从行李箱里找出阳阳的换洗衣服给她穿好,觉得这丫头体温确实有些偏高。

小孩子发烧不能胡乱用药,所以她在嘱咐阳阳好好照顾妹妹之后,打算到楼下去拿两片退烧贴。

……

与此同时,医院的院长室内此时气氛沉重。

“季总……去监控室查找监控的助理回来,面对季钦强大冷石更的气场,汗如雨下,木艮本不敢开口、

“讲。只是一个字,甚至都没有带什么情绪,却让助理肝都颤了三颤。

“监控室那边看到小小女且划着旱冰鞋出了医院大厅,现在正在核对院外的监控。

听到助理的回答,一直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的院长两眼一翻差点晕过去。

出去了!这小祖宗竟然出去了!

要是在医院大楼里还好找一些,现在跑出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位煞神怕不是要让他全家陪葬?

“季……季总……院长颤颤巍巍的开口,“要、要不我们都出去找吧,这样人多一点,找起来也快一些。

“不行!一直坐在旁边的没有说话的朋克装少女突然开口,“念念有很严重的心理问题,不能接受人多的环境,这么多人出去找容易诱发应激反应,到时候……

“你还有脸说?这时季钦威厉的声音传来。

吓的少女连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跪爬着到了季钦脚边,“大哥,你可是我亲哥啊,你千万不能把我送回米国,我求你了!

季涵柔真的是怂了,本想着能回国过清净日子,没想到刚回来两天就把大哥的心肝宝贝给整丢了,这可是死罪啊!

就在她准备声泪俱下求大哥原谅自己,并且愿以死谢罪也不愿回米国的时候。

一个保安打扮的人冲了进来,“院长!那个小姑娘找到了!

保安木艮本就不知道丢的那个小女孩是什么身份,只知道是院长很重视的人,所以在找到之后匆忙来报,刚刚差点死过去的院长又活了过来。

“在哪?

“在一位医生的办公室。保安回答。

“快!快带我去!院长瞬间反应过来,看来是自己医院的某位医生帮助了那小祖宗。

“我亲自过去。听到女儿找到了,季钦长腿一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季涵柔也连忙拦住了其余的人。

“你们都不用去,别吓到我侄女!说完她狗腿一样的跟了上去。

就这样,保安带着季家兄妹到了办公室。

当贝思买药回来看到自己房间里突然多了两个人,她先是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走错了。瞬间有点尴尬,没想到走错办公室了。

正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阳阳从书柜后面喊了一声。

“妈咪!妈咪这里!妹妹她躲在这里不肯出来,你快过来呀。阳阳脆生生的嗓音贝思再熟悉不过。

她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两个陌生人,有些防备,快速走到书架后面。

只见小姑娘正所在书柜最角落的地方,抱着贝旭阳的一只胳膊,低着头完全一副自闭到掉线了的样子。

看她这个样子,贝思蹲下子,还没等到她开口,小姑娘竟一下扑到了她怀里。

看到女儿这个表现,季钦是十分意外的。

五年多了,还从没见过她跟谁如此亲近过,而现在与其说是亲近,到不如说是依赖。

季钦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贝思的脸。
贝思抱着小姑娘站起看着办公室里的两个陌生人,她问道。

“请问二位是来就诊的,还是……

“我是孩子的父亲。季钦开口。

当贝思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心中掀起一丝波澜。

那种感觉就像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占据了整个房间。

贝思先是有些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你是这小刺猬的父亲?

小刺猬?这女人的形容到是贴切。

“没错。

既然是孩子的父亲,那孩子为什么还躲在角落不肯出来?

贝思用戒备怀疑的目光看着男人,谨慎的后退了两步。

她的举动全被季钦看在眼里。

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

贝思看着他不耐烦的表情,抱着孩子退到了窗边,“您稍等,我跟宝宝确认一下。

说完她便压低声音,小声询问了小刺猬两句,小刺猬一直没有回应,当问到男人是不是她父亲的时候,她弱弱的点了点头。

“既然是孩子父亲,就要负责一些,这么冷的天还是不要让这么小的孩子在单独在外面滑旱冰的好。

贝思知道自己这句话属于多管闲事,但她也确实是心疼这可爱的小丫头。

想到刚被她抱起来时孩子的依赖和瑟瑟发抖的小身体,她就有些心疼。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生猛地闯进了贝思的办公室,看到办公室内有两个陌生人,先是怔了一下,随后焦急地说道。

“贝医生,院长叫您现在过去一趟,医院刚刚收了一个情况非常严重的病人,需要马上做手术,他想听一下您的意见。

“有病人?听到这话,她匆忙脱下外套,在衣架上拿过白大褂套在身上。

转头对儿子说了一句,“阳阳,你在这等妈妈回来。说完又礼貌的冲季钦点了点头。

之后她就匆忙的跟着实习生出去了,完全没有顾及到季念。

所以她前脚刚走出门,季念憋着小嘴,一副委屈到极点的样子,大概三十秒后,贝思的办公室爆发了大规模噪音污染。

季念扯着嗓子,哭得天昏地暗,季钦把她抱在怀里哄,可是毫无用处。

“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季涵柔沉着脸,“从来没见念念跟谁这么亲近过,这女人竟然把念念哄的这么好,恐怕是别有用心。

经她这么一提醒,季钦眼色一沉。

毕竟这么多年,想靠念念接近他的女人实在太多了。

……

另一边,贝思跟着实习生匆忙到了手术监控室,进来一看,这里除了院长还有五六个实习生,几人都围在显示屏周围,看着屏幕上的脑CT影像。

“小贝医生快过来,你看一下这个患者的CT图,看看有什么意见吗?

院长见她来,两个人也来不及打招呼,贝思连忙凑过去仔细看了看CT图。

“髓膜肿加脑浮肿,大脑蜘蛛膜的细胞几乎被肿瘤覆盖,看上去已经很严重了,最关键的是跟视觉神经粘连,必须尽快做手术,否则除了视觉将受到永久忄生损伤外,大脑也会受到严重创伤,但手术过程中也不排除会损伤到视觉神经的可能,不过脑浮肿也不轻,是受到外部撞击了吗?

贝思非常理忄生客观的分析了这张脑CT。

这个手术有点麻烦,真的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稍微一丢丢的不留神,这个人醒来也只能是失明的状态了。

“患者家属说患者还伴随着短暂失忆,偶尔还会陷入无反应状态。科长补充。

“这么严重的话,需要马上进行手术!

“贝梦甜医生已经准备好了,手术马上就要开始。

院长说完,他的助理将显示屏从CT图切换成了手术室内的画面。
从监控中能看到,助手吴曦已经开始给患者剃头发。

很快轮到贝梦甜上手,此时监控室的众人也都屏住了呼吸,这才是最重要的时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