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是全派的炉鼎 笔趣阁 男宠跪趴姿势伺候男主人

时间:2021-10-14 21:37:24
简知漫昏昏沉沉的被接回老宅,或许是情绪起伏太大,当天晚上她就发起了高烧。因为怀孕,不能随便吃药,只能让女佣给她物理降温。

但一直没有效果,反而越烧越厉害,一量体温,已经三十八度半了。

女佣怕出事,叫来了墨奶奶,问她怎么办,要不要送医院。

墨奶奶冷脸道:“送医院去干什么?她现在怀孕,不能吃那些西药,对孩子不好!

女佣看了看烧得满脸通红的简知漫,无措道:“那简小姐的高烧怎么办……

“去拿冰块来。墨奶奶说。

女佣有些吓到,用酒精和凉水降温是正常的,用冰块就只会加重病情啊。

“快去啊!墨奶奶冷声命令,根本不顾后果。

女佣没有发言权,只得听话的去取冰块。

果然,用冰块覆过了简知漫身体后,她的高烧不降反升,竟然烧到了三十九度。

再这样下去,就得出人命了。

墨奶奶看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松口让去医院,并且连连骂了好几次简知漫不争气。

简知漫被送到医院,折腾了一夜,才从高烧转到低烧,医生好意的小心提醒墨奶奶。

“孕妇的确是不感冒生病最好,但如果不幸病了,还是要及时来医院就诊,拖延下去,对孕妇和胎儿都不好。现在科技发达,有很多孕妇可以的温和药物。

墨奶奶固执己见道:“是药三分毒。我不会让我重孙受到一点点的不好影响。

至于这个女人如何,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是个卑贱的蝼蚁。

简知漫昏睡了半天才醒。

墨奶奶守在病房里,正在佣人的伺候下喝粥,见到简知漫睁眼,掀了掀眼皮说:“醒了?

简知漫撑起酸软的身体,看了一眼医院,反应过来自己是生病住院了。她习惯性的礼貌道:“谢谢奶奶您送我……

“以后别再给我生病了。墨奶奶用手帕擦了擦嘴,“要是伤到了我的宝贝重孙,那你那些家里人,也别想好过。

简知漫还有一个超市打零工的母亲和念高中的弟弟。

墨奶奶说完,指了指桌子上剩下的粥和小菜:“拿过去,给她吃吧。

语气里满满都是施舍,好像简知漫就是她家养的狗。

简知漫出身不好,能和墨庭深结婚两年,一半是走了好运,另一半就是她足够识相和听话。和墨庭深在一起的两年,她对墨庭深不仅言听计从,从不惹事,生活上也是无微不至,处处关心。

可这些付出,在他们这些上层人士眼里,狗屁也不是。

简知漫笑了起来。

墨奶奶皱眉,不悦道:“你笑什么?

她当然是笑她自己。

“墨奶奶。简知漫开口,嗓音里多了几分少见的强势,“您在伤害我家人之前,请先想一想,我肚子这个,也是我的家人。

墨奶奶道:“你威胁我?

简知漫垂着眼睛说:“不敢,只是告诉奶奶您一声,生病不是我自愿的。而且,我已经和墨庭深离婚了,您现在没权利管我。

她慢慢抬起眼睛,直视墨奶奶说:“不是吗?

墨奶奶被她怼得愣了一下,随即狠狠一拍膝盖,站起来说:“好啊简知漫,你竟然敢和我叫板?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是什么叫天高地厚是吗?

她抬手吩咐佣人:“去,给我掌嘴,打到她认错为止!

佣人立马上前。

简知漫往后躲开:“你干什么?

佣人毫不废话,抓着简知漫的手臂,啪的就是一耳光落下去。

他手劲很大,打得简知漫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也黑了一瞬,不等她缓过来,紧跟着又是一巴掌。

啪啪啪——一下又一下,丝毫没留情的打在简知漫脸上。
简知漫几乎被打昏过去。

佣人终于收手,墨奶奶身板挺直的走过来,问她:“知错了吗?

简知漫趴在病床上,闭上发黑的眼睛,一言不发。

她沉默的倔强让墨奶奶怒火再起,她冷冷道:“接着打!

简知漫沉默安静,仍由佣人继续扇她耳光。

又四五下下后,她突然失去了意识,昏倒在床上。

耳朵里充斥着尖锐的嗡嗡响,眼前全是模糊的黑斑,脸颊生疼,口腔里也全是血腥味。

墨奶奶问道:“简知漫,你是不是还不知错?

简知漫闭着眼,缓了很久很久,哑着声音说:“不知道我到底错在哪里?

眼前的黑雾渐渐散开,她能看清床单,也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错在答应和墨庭深结婚,还是错在一不小心,怀了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孩子?

墨奶奶不可理喻的看着简知漫:“你真是太不识相了,难怪两年了庭深都对你没感情!你这样死板下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男人喜欢?

这句话狠狠踩到了简知漫的痛处。

她付出了两年,的确是连墨庭深的一个笑容都没换来。

简知漫咬紧嘴唇,答不上话。

墨奶奶看她吃瘪,心情大好,又说:“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好,像你这样出身的女人,庭深要多少有多少,你在他眼里,什么也不算!

简知漫没说话。她已经知道了。

墨奶奶觉得她的安静是服软了,又奚落了简知漫几句,总于满意的离开。

简知漫前后被打了十几巴掌,脸肿得变了形。

来查房的医生看到了也十分不忍,特地给简知漫开了消肿的药,可还没等简知漫把药膏打开,一旁专门守着简知漫的护工就冲上来,一把扯开药膏。

“她现在怀孕了,不能随便用药!

医生道:“只是一点温和的外用药膏……

“墨老太太吩咐了,只要她不会死,就不用药!

医生没了话说,只能叹着气离开。

简知漫睡了一觉,脸上的红肿不仅没消除,严重的地方当泛出了一股乌青,整张脸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这样难看的面容,她完全不想出门被其他人看到,可护工却说,她现在怀孕,必须要每天出去散步。

说完就不由分说拉着简知漫出病房。

果然,她这样严重红肿,伤势恐怖的脸,立马成了路人的焦点。

经过她身边的人,都在偷瞄她脸上的伤,脸上也露出意味声长的猜测表情。

简知漫咬紧牙齿,假装自己不在意,只垂头往前走。赶紧散步完了回去。

“大少爷,您怎么在这儿?

可偏偏,他们遇上了墨庭深。

简知漫心里一惊,忍不住抬眸,看到了刚进医院的墨庭深,以及他身边带着口罩的女人

“明雅感冒了,我带她过来看病。墨庭深冷淡礼貌的回答了一句,目光往后一落,看到了满脸红肿的简知漫,而后他明显的皱紧了眉。

简知漫觉得他是在厌恶自己这幅可怕的嘴脸,急忙扭开脸。

墨庭深盯了简知漫几眼,问护工:“怎么回事?

护工不屑道:“她顶撞墨老太太,被老太太罚了。

墨庭深道:“顶撞?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