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乳女乃揉搓揉捏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时间:2021-10-16
黎昕本来一直都盯着苍伶的,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半路杀出来个苏小橙,从洗手间出来后非诬赖他是抛弃了她的渣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引起了餐厅许多人的围观。

而等保安过来把场面控制住的时候,苍伶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黎昕战战兢兢的将这事讲给牟聿听,生怕他一个不对付就让他去游泳池喝水。

“老大……要不要,派人去追回来?黎昕试探了一下敌情。

“不用。牟聿出奇的没有发火,嘴边甚至还有点笑容,听着黎昕的话,他脑海中仿佛还有了画面,苏小橙纠缠黎昕,而她趁乱贼兮兮的逃跑,那副样子,肯定特别可爱。

“她跑不远。牟聿胸有成竹。

不过就是回苍家闹腾一阵,她那个性子,受了气,肯定是要发泄出来的。

“那那位苏小姐……黎昕一想到那苏小橙就气得牙痒痒,餐厅里那么多人拿着手机拍照,他的清白全被她给毁了。

“你看着办。牟聿发话。

苏小橙和苍伶的组合,那绝对是天雷勾地火,就没有她俩搅不黄的局,不过,为了防止他和苍伶的局被搅黄,还是得先把苏小橙搞定才行。

所以,这个重任,就交给至今还单身的黎昕了。

牟聿长腿一迈就离开了,根本就不在乎屋子里还有个莫末在等着他。

而等他一走,莫末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她握紧了拳头,指甲死死的掐着掌心的肉。

隔着这么远,她听不清楚他们讲了些什么,可是唯独两个字格外的敏感。

大嫂……

呵!是又有哪个不怕死的女人送上门来了么?

“嘭!坐在出租车后座的苍伶打着瞌睡,脑袋一下子撞在了玻璃窗上。

疼痛让她清醒,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大白天的做噩梦。

一天一夜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是脑子接受不过来了吗?

苍家。

苍伶一进门,就见到家里的下人在往门窗上贴喜字,隔着老远,便已经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嬉笑声。

不是寻死吗?不是对她满怀歉意吗?怎么现在倒是一片和谐真有个要嫁新娘的样了?

赵兰芝正拿着一件婚纱在苍晴的身上比划,脸上的褶子都笑得遮不住了。

“我家晴晴的身材就是好,这婚纱穿起来比苍伶好看多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苍伶身子一颤,她定睛看去,才看清楚那婚纱是俞宸亲手为她设计的那一件。

“给我放下!她咆哮了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苍晴和赵兰芝吓了一跳,而下一秒,苍伶已然从赵兰芝的手里把婚纱夺了过去。

“这是我的婚纱!虽然是俞宸设计的,可最后的定稿是她画的图纸,也是她亲自找的材料,她们母女有什么资格碰它。

“姐姐。苍晴一见到苍伶,立马就躲到了赵兰芝的身后,“我……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很喜欢,想试穿一下……

“试穿一下?苍伶冷笑,“所以你跟俞宸上床,也是想给我试一下我的未来老公行不行吗?

“苍伶,你说什么呢?赵兰芝护着苍晴,“你自己看不住男人,反倒来怪我们家晴晴,现在是我家晴晴要嫁进俞家,就算没有你这些东西,俞宸自然也会送更好的来,我不过就是想着反正你也用不上了,拿来试试款式而已。

“呵。苍伶真是受够了这母女俩,“我看不住自己的男人?碰上你们俩个,谁能看得住?你当年就是这么勾引我爸的,现在又教你女儿爬我未婚夫的床,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给我闭嘴!楼下的吵闹声惊动了书房里还在商量的人,苍怀舒和俞宸站在了楼梯口,爷爷苍振东和奶奶周瑞芳也跟在身后。

“你这个逆女!再怎么说她也是你妈,你怎么敢用这种语气说话?苍怀舒下了楼,指着苍伶气急败坏。

“她算我哪门子妈?我妈早死了!

“你!苍怀舒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抬起手就像苍伶扇了过来。
“伯父!俞宸见状赶忙拉住了苍怀舒的手,“伯父你别动气,伶伶只是在气头上,这事是我的错,你别怪她。

俞宸看向苍伶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一夜不见,他比往常憔悴了许多,也不知道这短短十几个小时内,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苍伶扭过头,不想看他。

虽然他做出了这么无耻的事,可是,毕竟过去五年她对他的情义不是假的,就像苏小橙所说,他是她的整个青春

“爸爸。苍晴见状,也赶忙过来扯住苍怀舒的衣袖,“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丢了苍家的脸,不关姐姐的事。我只是太喜欢这件婚纱了,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是姐姐不要了才给我,我是真的以为这件婚纱她不要了所以才拿来试一下的。

苍晴眼底含泪,这副模样,看得家里的长辈一阵心疼。

“我的小心肝儿。奶奶周瑞芳将苍晴搂了过去,“你在我们家,受委屈了呀。

苍伶死死的攥着婚纱的裙摆,咬着牙不说话。

“怀舒,以前家里的事我们俩老人不管也管不了,就由得你将苍伶宠成了这副刁钻狭隘的模样,沈皖青在世的时候就趾高气扬,仗着娘家有钱从不把我们苍家的人放在眼里,她养出来的女儿也跟她一个德行。她死了,你觉得亏欠了她,一味的纵容苍伶,如今好了,你是要亲眼看着她把晴晴欺负死吗?周瑞芳早年就看不惯沈皖青资本主义大小姐的作风,之后更是不喜欢苍伶,而赵兰芝是她一刚开始就给苍怀舒物色好的媳妇,自然对苍晴更宠爱一些。

“我欺负她?苍伶觉得可笑,“从小到大,受罚最多的是我,明明每次是苍晴先挑事,但是只要她一哭你们就觉得是我欺负了她,如今,是她抢走了我的朋友,也变成是我欺负她了?

“够了!苍振东也吼了一声,“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不够丢人吗?婚事已经定了,请帖马上就要送出去了,你们的事自己解决,别丢了苍家的脸。

说完,苍振东就往楼上走,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他要的只是苍家的体面,至于嫁哪个孙女,他根本就不在意。

“伶伶。俞宸拧着眉头,走近她,“我知道是我混蛋,是我对不起你。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冷静下来把事情解决掉不行吗?你非要闹得这么僵让大家都不好过吗?

“我凭什么要你们好过?苍伶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你们所谓的解决,就是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全部都给了苍晴!我的婚纱,我的婚礼,还有我的男人,那我算什么?我就可以被你们无所谓的丢弃,就因为我没有一个妈护着我吗?就因为我不哭你们就觉得我不会疼吗?

说到最后,苍伶已然泪湿了眼眶。

“我告诉你们,不可能!苍伶将婚纱往地上一扔,疯狂的撕扯起来,“我就算是毁了也不会给她,你们这群人都一样,都是一群瞎子!真正对你们好的看不出来,却偏偏被一个白莲花一个绿茶婊当成傻子一样耍!

“你再说一遍?苍怀舒又被苍伶给激怒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苍伶仰起了头,“苍家之所以有今天,全是我妈带来的,房子是她买的,生意是她支撑起来的,她嫁给你的时候苍家一无所有,是她不顾娘家的反对帮衬苍家!可是你呢,你花着她的钱,跟你乡下的对象藕断丝连还生了苍晴,逼得她得了抑郁症自杀。而如今,我妈要是知道你把属于我的东西都给了赵兰芝的女儿,她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苍伶!苍怀舒到了爆发的边缘,这一次,俞宸来不及拦住他,带着全部力气的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苍伶的脸上。

世界安静了。

苍伶跌倒在地上,嘴角泛起了血渍。
“伯父!俞宸大惊,赶忙拦在了苍伶的身前,“苍伶口不择言,您是长辈,千万不要跟她计较。

“呵。苍伶捂着脸,擦着嘴角的血,冷笑,“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是吗?

“伶伶,你别再说了。俞宸阻止她。

“不许你再这么叫我!苍伶瞪着他,“你不配。

俞宸眼眉一低,脸上有受伤的神色。

“哎……苍晴见到俞宸袒护苍伶,捂住了自己的小腹,痛苦地呻吟了起来,“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疼啊……

“怎么了?晴晴,你肚子怎么了?别是刚才苍伶推了你动了胎气!赵兰芝焦急的上前来。

胎气?

苍伶愣了。她盯着苍晴的小腹,不敢置信。

“她怀孕了?这句话是问俞宸的。

俞宸张嘴,欲言又止。

“我家晴晴已经怀孕一个月了,怀的可是俞家的长孙!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怎么担待得起呀!赵兰芝已经先哭了出来。

“快,快送医院。苍怀舒也顾不得苍伶了,一门心思扑在了苍晴身上。

“伶……苍伶。俞宸低着头,“你也看到了,晴晴怀孕了。我们家五代单传,我爷爷奶奶和我父母都盼着我早点成家给俞家开枝散叶。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不能逼着晴晴打掉孩子,也不想让我的亲人失望。所以,对不起……我亏欠你的,会在其他方面补偿给你,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

还是一家人?苍伶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是有多不知廉耻,才能说出这么可笑的话?她的未婚夫,成了她的妹夫,而她还得坦然接受,并心甘情愿的祝福他们吗?

“宸哥哥……到了门口的苍晴,又朝着里面喊了一声,“宸哥哥你陪着我好不好,晴晴好害怕……

“俞宸,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周瑞芳也发了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