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吃动*(娇妻粗大高潮白浆)

时间:2021-10-16

有人藏拙了!

不知道是不信任自己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藏了一手,并没有按照自己之前的叮嘱,派出麾下的最强圣子传人!

这必然有失败的隐患,因为这些人,不是最强的那一批!

是谁在暗中作梗?

王天机辨认不出。

世外生灵是肯定知道他们是和此界哪些家族签订了契约,但是,他并不知道。

是的。

王天机虽然是世外生灵在神佑大陆的话事人,是内外传递信息的唯一门户,但是,他也只有这个作用了,无法掌控更多。

其中原因,王天机自然清楚……

不信任!

不止是神佑大陆各大人族家族不相信世外生灵,世外生灵同样不相信各大家族能完成契约,其中也包括他!

甚至。

王家真的多年接触过这么多洞天境至强者,为何自家从未诞生过一个?

其中原因,王天机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禁制!

他王家体内有禁制,是天外生灵为遏止他的权利故意设置的!

这样一来,他王家都不可能主导神佑大陆内的局势,是对他权利的进一步控制。

所以。

才有了他占卜天地大劫身死的那件事。

他是真的死了么?

当然没有。

而是……

夺舍!

换了一具身体!

逆天改命,成就洞天,主导自己的宿命!这就是他的野心!

王天机自认为自己已经做的很隐秘了,计划施展的很顺利,只要再给他些许时间,不过百年,就必然能突破桎梏,成为洞天,掌握自己的命运,甚至拥有和世外生灵叫板的资格。

但是现在。

波澜乍起!

南蛮山脉遗迹之下的上古劫印被人发现了!

世外生灵的计划,亦是自己崛起的希望,有可能被毁掉!

他是如何知道的?

很简单。

因为他不仅是世外生灵在神佑大陆这片天地的唯一话事人,更是南蛮山脉遗迹下上古劫印的监察者,有手段洞悉其中发生的一切。

如果说平常时候,就在九色池遗迹被激活,他就完全可以出手,阻止一切的发生。但是,它爆发的时间太巧了,恰恰就在他夺舍新的身躯,铸就武道根基的关键时刻,待他发现九色池遗迹内的变故,已经是上古劫印爆发,其中规则之力紊乱的时候了,只来得及探查到其中的罪魁祸首,正是李云逸!

“他发现了其中秘密!”

血月魔教散发的传言已经足够说明一切,王天机立刻意识到,自己出现了职责上的失职。

击杀李云逸。

斩草除根!

他计划的所有目的都是这个。

而事实上,那些和世外生灵签订契约的家族做的也没错,以齐聚天机城搅动局势,这样的话没人能查清他们的底细,只要在里面浑水摸鱼就是了。

但。

他们没有祭出所有力量!

王天机觉察到了这一点,不由愤怒,因为这就意味着更大的暴露凶险,一旦击杀李云逸失败,后者将规则神种凝化,自己一方就真的暴露了!

足足许久,王天机的气息才终于平息。

“应该没问题。”

“即便他是南蛮巫神的传人,年纪轻轻,也没有多少战力。出动这么多人,杀他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王天机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与此同时,他对力量和洞天层次的向往更加强烈了。

如果他是洞天,哪里还有这些事?

“洞天……”

王家秘境,随着王天机的一声叹息归于平静,没人知道他心中的忐忑。

另一边。

来自中神州的天才们已经乘灵舟远行,进入了南蛮山脉区域。

“竟然没有阻拦?”

数十座灵舟齐行,声势浩大,堪称遮天蔽日,各色光辉蒸腾耀眼,几乎压下日光的璀璨。

当然,修炼界永远不会缺少阶级的存在,哪怕他们出世的时间相仿,但阶级早已存在。

身世。

底蕴。

修为。

算都是阶级的内涵。

其中为首的灵舟,是全部灵舟里最大的,光辉散发,竟然笼罩了足足三十余里,其他灵舟根本不敢靠近,有人不时望来,眼底有敬畏之色闪烁。

但在这巨大的灵舟上,赫然只有十六个人,在甲板上或静坐如山石,或眺望远方观察。

刚才那句话,就是最靠近灵舟首端一个身披金色蟒袍的青年说出来的。

有人冷笑道。

“堂堂大夏圣子,还怕区区巫族不成?”

此人同样身着蟒袍

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快吃动 第三章

……

不!

应该说,这灵舟上大部分人都身着蟒袍,只是颜色不同罢了,只有极个别的没有,但或气宇轩昂,或平静似水,气质超凡。

看他们身上的服饰,其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皇朝!

他们都是中神州各大皇朝的圣子,其地位,甚至还在皇朝皇子之上!

而有资格和他们在一艘灵舟上同行的,身份自然也不言而喻。

圣宗!

在中神州,能同各大皇朝平等相待的,只有圣宗!

八位皇朝圣子,八位圣宗圣子,这灵舟上人人身份惊人,武道境界更是如此。根据紫龙宫的记载,他们至少也已经凝化了六座道宫!

被挑衅的赫然正是大夏圣子,哪怕在这灵舟上,他的身份也是最超然的那一等,因为他背后的大夏王是神佑大陆的最强者之一,能同她比肩的只有四位!

可那身着黑色茫然的青年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一点,依然冷笑讥讽。其他人看在眼中,并不在意,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

因为,他有这个资格。

夏渊的身份虽然崇高,但黑色蟒袍青年也不差,正是大秦王的门徒,同样为无敌洞天传人!

并且,夏渊和秦观之间的关系可并不只是因为同为无敌洞天门徒那么简单,他们是诸多圣子中少有的同一时代的天才,早在他们被神源封禁之前就已经认识,并且视为自己今生最大的对手了。

两人之间的纠缠因果,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而夏渊听到秦观的嘲讽,却丝毫不以为意,扭头看了后方一眼,光辉弥漫,中神州已经被抛在了身后,霞光之中,隐隐有人影闪烁。

“别张狂。”

“我夏渊不是胆小,只是敬重南蛮巫神大人而已。你秦观若是有种,为何不独自前往,带着你的护道者?”

“信不信你连这南蛮山脉都进不来,就被南蛮巫神大人直接镇杀了?”

“你……!”

秦观被夏渊怼了,当即大怒,可半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面色涨红如充血一般。

因为他知道夏渊说的是实情。

他们之所以平安进入南蛮山脉,中途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正是因为他们人人都是圣境三重天,而没有洞天在内的缘故。如果有洞天坐镇,他们是肯定进不来的。

道君进来,是探查,是交流。

洞天进来,那就是宣战了!

这时,有人走出,打破夏渊和秦观两人的对峙,道。

“两位圣子请坐。此次我等为大事前来,何必因此伤了和气?”

“想必各位都已知道我们此行的任务,敢问各位道友,对那突如其来的传闻可曾了解?”

“规则之力,神种之秘……可否为真?”

有人打圆场,转移话题。果然,整个灵舟之上所有人都被吸引了,就连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几位也纷纷睁开双眼,投来惊讶的目光。

“燕兄此言何意?”

“难道说,大燕皇朝另知隐秘不成?”

有人询问。

燕姓青年轻轻一笑。但此燕非彼燕,并非燕钧。开辟第四座道宫失败的燕钧虽然也是大燕皇朝的圣子,但还没有资格在这艘灵舟上。

论辈分,燕枭乃燕钧的爷爷一辈,论武道底蕴,两者更无法相同比较。燕枭在出世当天,已经凝化了七尊道宫!

并且这些天一直没有出现,最后一刻才抵达天机城,很多人推测,他可能已经凝化了第八座,甚至第九座道宫,哪怕在这灵舟上,也是最强的那一类!

这一点,从秦观脸上的凝重,夏渊略微收敛脸上的挑衅就能看出一二。

“我大燕只是边陲小国,哪里知道什么隐秘……”

燕枭轻笑摇头否认,道。

“只是在我看来,这传言十有八九是魔教故作玄虚的结果,想要引诱我各大皇朝圣子出世,彼此忌惮,好从中获利。只是,怕他们也没想到,我皇朝圣宗如此果断,让我等直接出世。前来探查。这样一来,我圣宗皇朝洞天前辈坐镇中神州,我等进入南蛮山脉探查,他魔教定然没有机会再行浑水摸鱼之计,必当无功而返。”

“所以,以燕某之见,我等还是和平共处的好,免得被魔教找到机会。我听说,魔教似乎也有魔子现世了……”

魔教。

魔子!

燕枭此言一出,众人立刻眼瞳一凝,脸色也严肃了几分。

他们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但魔教魔子,可也是神源封禁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绝世天才,定然不容小觑!

“兴许,他们已经在南蛮山脉静候我等了……”

燕钧再开脑洞,众人脸色更加严肃了。

有可能么?

这就是魔教的阴谋,目的实际上是他们?!

因为南蛮巫神的存在,这片天地不可能有洞天境至强者敢进来,这就是魔教谋算的陷阱?!

有可能!

“陷阱?”

“那就宰了他们!”

“我不信,他们敢和我们正面厮杀!”

有人暴躁,杀意蒸腾立刻回应。燕枭轻轻摇头,道。

“他们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既然有这筹谋,说明他们肯定有些把握。俗话说的好,先发制人,他们如今已经占据了先机……”

先机!

听到燕枭的分析,这次,就连那刚才杀意蒸腾的大汉也忍不住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不错。

明知道有风险,还要直接进入,实为不智。

但。

“那按照燕兄的意思是……”

有人询问,燕枭既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并且提了出来,肯定不是为了搅乱军心,恐怕已经想到了对策。

果然,燕枭轻轻一笑,谦卑道。

“以我之见,不如我等先去东神州看上一眼……”

东神州?

这关乎东神州什么关系?

众人正错愕,燕枭的解释已经传来。

“众所周知,魔教的力量本源在于气血,倘若这真是他们的陷阱,魔子出世,静待我等,必然需要巨大数量的气血补充,稳固境界。”

“有南蛮巫神大人在,他们不敢对巫族下手,东神州人族,就是他们唯一下手的目标。只要探查清楚东神州种种,对于魔教的阴谋陷阱,我等也就很轻松可以知晓了。”

从东神州的动静,判断魔教行为?

燕枭此言一出,有人眼瞳亮起,终于明悟,似乎心里已经有了倾向。

这主意,似乎不错?

喜欢我真不是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