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的太大了我难爱hl 老头把我添高潮了

时间:2021-10-16
景仲言没有看她,只瞄了眼手机上的未接来电,眉心一蹙,抬头见乔蕊正看着他,脱口而问:“现在有时间吗?

  乔蕊以为他是要就下午的事做个解释,就点头:“有。

  “那走吧。

  下了负一楼,上了车,乔蕊还没说话,景仲言已经驱车,出了停车场。

  车子驶去的方向很陌生,乔蕊不知道他要去哪儿,但看他目光冷凝,似乎心情不佳,到了嘴边的疑问,又生生咽了回去。

  反正,景仲言总不会把他卖了。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停在了一片绿化优美的别墅区,乔蕊四处看看,认出了这片地域,就是市内被炒到天价一平的,所谓富人区。

  景仲言带她来这儿干什么?她刚才一路过来,连个公交车都没看到,这么高级又偏僻的地方,她一会儿要怎么离开?

  心里还在胡思乱想,景仲言已经锁了车,往里面走。

  乔蕊急忙跟上,揣揣不安的问:“景总,这里是……

  “跟着就行了。

  乔蕊:“……

  懵懵懂懂的走了大半个绿化带,最后两人停在一栋靠内的别墅门口,景仲言按了门铃,不一会儿,佣人就出来开门。

  看到门外的男人,佣人恭敬的道:“少爷,先生和太太正等着您。

  “嗯。应了一声,景仲言走了两步,发现身后人没有跟上,回头问:“怎么了。

  乔蕊她哆哆嗦嗦的咬着唇,艰涩的问:“景总,这里是……老总裁的家?

  “嗯。

  那她为什么过来?

  乔蕊还没进公司前,景氏老总裁景撼天已经半退休,很少出现在公司了,工作三年,乔蕊就算身为总经理秘书,也一次都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商界大佬,现在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突然要面圣,如此大的刺激,她一个拿零星薪水的小职员怎么承受得来?

  捂着心脏,乔蕊站在门口死都不往前挪一步。

  景仲言蹙了蹙眉,走过来,伸手牵住她的小手,把她往里面带。

  “景总,我,我不进去……乔蕊挣扎。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乔蕊都快哭了。

  景仲言沉吟一下,冷静的道:“他们点名要见你。

  乔蕊:“……

  景总疯了吗?老总裁和总裁夫人点名要见她?开什么国际玩笑,他们知道她是哪根葱哪根蒜吗?

  “新闻的事。景仲言适时补充一句。

  “新闻?乔蕊眼睛瞪的大大的,心都差点不跳了,所以,因为她和景总不小心被拍闹了个绯闻,现在连老总裁都惊动了吗?他们想怎么样?开除她吗?

  她要失业了吗?

  乔蕊顿时满脑子悲剧,景仲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解释,牵着她,进了别墅。

  乔蕊回过神来时,脚下已经踩着光洁如新的棕色绒毛地毯了,软绵的硬度,让她觉得仿佛踩着云端,整个人都飘飘荡荡的,再看眼前的场景,和她预想中的金碧辉煌,光耀闪闪不同,这间别墅的装潢非常雅致,有点偏向古建筑,四周摆设了很多盆栽,客厅的沙发,也用的雕花硬木做的,就连延伸到二楼的蜿蜒楼梯,都用的仿木材质,楼梯扶手上,还纂刻了许多她看不懂的纹路,总之,整个别墅的格局,看起来就是古朴又大气。

  她记得新闻里看过,总裁夫人薛莹,是百年世家的千金,知书识礼,规行矩步,真正是当代的闺阁,与那些炫富镀金的富二代小姐们,截然不同。

  这下一看这布置摆设,她是真相信了。
  “回来了。乔蕊正胡思乱想着,一道清雅的嗓音,从右边传来。

  乔蕊转头看去,就见一位打扮雍容,面上带笑的贵妇人,缓慢的走过来,她对着景仲言慈和的笑笑,道:“第一次叫你回来吃饭,这么准时的。

  景仲言“嗯了一声,看向二楼。

  “你爸在打电话,一会儿就下来。薛莹说完,看向乔蕊,视线顺着往下,看到两人交握着,还没松开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你就是乔蕊吧?

  乔蕊受宠若惊,急忙点头:“是的,总裁夫人,我就是和乔蕊。

  薛莹淡笑:“不用这么见外,你是仲言的朋友,叫我阿姨就行了。

  乔蕊点头应着,却不可能真这么叫,人家客气是客气,她不能蹬鼻子上脸。

“好了,就坐吧。薛莹入了餐桌,景仲言看乔蕊全身僵硬,手指在她掌心抚了抚,无声安慰。

  乔蕊觉得手心有些痒痒的,低头一看,差点吓哭了,景总什么时候牵着她的?难道刚才他们一直这样牵着的?在总裁夫人面前也是这样牵着的?

  脸上的表情不止没有缓和,还越发青黑了,乔蕊咽了口唾沫,心惊胆战的缩回手,背在伸手,还不放心的使劲搓搓掌心,像是要把对方的气息都搓掉似的。

  景仲言眼眸眯了眯,神色有些不虞。

  两人上了桌,佣人将菜一一摆上,过了一会儿,二楼传来脚步声,景仲言站起身来,乔蕊急忙跟着站起来。

  景撼天在特助的搀扶下,缓缓下楼,看到景仲言时,沉稳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再看向他身边的乔蕊时,不悦的情绪更重了。

  “怎么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带回来?

  不三不四?

  乔蕊脸一下子红透了,连带耳朵根都烫了。

  薛莹上前,接过特助的手,扶住景撼天,声色轻柔的道:“别吓坏了孩子,是我让仲言把这孩子带回来的,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总得跟人家吃个饭。

  景撼天没说话,表情却相当不好。

  上了桌,硕大的圆木长桌,一共才坐四个人,身边服侍的佣人倒有七八个。

  乔蕊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觉得手脚都不知道放哪儿。

  景仲言倒是不声不响,时不时给乔蕊夹两个菜,避免她尴尬。

  大家闺秀讲究的是食不言寝不语,景撼天看起来就是个尊重妻子的人,而景仲言又是被薛莹一手养大,这些规矩,自然秉承。

  可这却难为了乔蕊,她只觉得餐桌上的气氛低得压抑,让人甚至喘不过气来,严厉威赫的老总裁,温慈严谨的总裁夫人,从进来后,基本就没说过话的景仲言,和这三个人吃饭,乔蕊就觉得自己吃完这顿,多半得胃溃疡。

  一餐饭吃了半小时左右结束,饭后佣人收走了餐盘,薛莹扶着景撼天进了客厅的沙发坐下,景仲言牵着乔蕊,也走过去。

  不过为什么非要牵着手呢?乔蕊要哭了,几次想挣脱,都没成功,最后,她手掌就这么被景仲言攥着,站到了景撼天和薛莹面前。

  “砰。突兀的声响吓了乔蕊一跳。

  她抬头,就看到老总裁手拍着沙发扶手,脸色深沉漆黑:“孽子,你要气死我是不是!他怒斥。

景仲言沉着的看着他,吐了一句:“抱歉。

  景撼天气得脸更黑了。
  薛莹叹了口气,揉揉丈夫的胸口,给他顺气:“一大把年纪了,别气坏了身子,仲言你也是,你爸也是关心你。

  景仲言未语。

  景撼天看他这副沉默以对的摸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砰的一声,又拍了一掌沙发扶手。

  乔蕊在一旁吓得全身发抖,这是怎么回事?吵架吗?可是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得站在这里跟着担惊受怕的?她就是个景氏小职员,跟这些大佬们八竿子打不到一会儿好吗?

  “仲言,你,真的决定了?气氛实在太糟,薛莹不想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看了乔蕊一眼,有些迟疑的问。

  景仲言一脸深沉的点头:“我确定。

  “可是你们……薛莹吐了口气,看乔蕊的目光,充满担忧。

  新闻播出后,她最初也只当是点不入流的小绯闻,不过景撼天看到了,气得锤拐杖,她也只能打电话跟儿子确认。

  可没想到的是,儿子居然信誓旦旦的说,这次是真的,他是真的喜欢那个女孩。

  这下事情严重了,赶在儿子出差回来,薛莹先调查了一下乔蕊其人,这女孩的背景倒是干净的,只是身份实在是太低了,父母退休前是教职工,一生中规中矩,就像普通平民一样,而乔蕊本身在景氏工作,职位就是仲言的秘书,但也就是众多秘书中不起眼的一个。

  薛莹作为母亲,下意识的认为乔蕊勾引景仲言,但是查了一通,知道这女孩秉性老实,应该不是这么有心计的人,

  可就算她真的品行不错,但她只是个普通家庭的普通女孩,跟她儿子,实在太不相配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