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喂饱的室友(H_ 把腿张开乖我添你3p

时间:2021-10-16
夜深了,叶悠然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她做梦了!

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一天,夏菲菲挺着大肚子得意洋洋的对着她笑。

“姐,我怀孕了,是姐夫的!

她不过是打了她一记耳光,结果夏菲菲却流产了。

一地的鲜血,她又怕又气。

“啪!清脆的耳光声,伴随着婆婆林玉珍恶毒的咒骂声,“贱人,自己生不出来也不让别人生吗?

“这是离婚协议,麻烦您看下签字!律师漠然的声音。

“慕总没有时间,别耽误时间了,赶快签了吧,对大家都好!

这就是她死心塌地爱了五年的男人,这就是她准备托付一生一世的良人!

强烈的心痛撕扯着叶悠然的心,冷汗湿透了全身,叶悠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三年了,这些可怕的梦境一直纠缠着她,叶悠然揉着头坐起来,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

被噩梦惊醒她也睡不着了,身上湿漉漉的,她起床冲了一个澡,换了衣服去厨房做早餐。

秦子非看起来一副风流公子模样,可是做起事情来却不含糊,初到南城,百废待兴,他做什么都是雷厉风行,不喜欢拖拉,身为总裁助理,她是一点都不敢懈怠。

匆匆吃了早餐叶悠然拎着包急匆匆的下楼,她住的地方是一个老式的弄堂,年代久远,路灯都有好几盏不亮了,叶悠然凭着记忆摸出巷子来到弄堂口,一眼看见一辆二十八路公交车开过来,她撒腿就朝公交车跑过去,倒是忽略了弄堂一侧停着的线条奢华的黑色豪车。

看着她急匆匆的冲上公交车,黑色豪车的车窗摇下,慕晋扬手里拿着烟头,眸色沉沉的看着叶悠然消失的方向。

消失了三年音信杳无的人突然出现,他说不清楚是惊喜还是什么。

叶悠然,你出现就好!

叶悠然急匆匆的来到公司,今天来得特早,一个人也没有,她进入办公室整理了一下,给秦子非泡了一杯茶,这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打开电脑。

把秦子非今天的日程梳理了一下,门口传来脚步声,秦子非和特助张锋来了。

看见叶悠然这么早秦子非有些惊讶,他脸上带了一丝邪气的笑容,“我说叶悠然,你来这么早是想等着我给你多发奖金?别做梦了,对我来说钱宁愿给美女用也不会给你这样的丑八怪,浪费资源!

叶悠然来的时候就知道秦子非好色,虽然她是唐煜城介绍过来的,但是还是怕被这个花花公子骚扰,为了防范于未然,她在秦子非面前穿着一直都很保守老气,也不化妆,知道秦子非最不喜欢戴眼镜的女人,她还戴上了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

因为这个原因,叶悠然到秦子非身旁三个月了,秦子非一直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对她说话粗声粗气从来都不尊重。

像这样侮辱她人长得丑又不聪明的话秦子非说了不下百次,叶悠然已经是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本领,对秦子非的讽刺视若罔闻,倒是张锋有些看不下去了。

马上打圆场,“秦总,我听说慕晋扬要订婚了,这订婚礼物我们挑选什么好呢?

这话听在叶悠然耳朵里她一怔,一下子抬头看下张锋。
这三年来她从来不关注慕晋扬的消息,倒是不知道慕晋扬竟然还没有和夏菲菲这个小三结婚。

秦子非冷冷一笑,“这姓慕的和书记千金订婚,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得送一份大礼了!

“秦总看送什么好呢?

“送什么好?我哪里知道?秦子非目光看向叶悠然,“这件事交给你了,你去挑选礼物。

“我……我不懂这个,秦总您重新安排人吧。让她去为渣男贱女挑选礼物,叶悠然自然不愿意,马上拒绝。

“不懂不会学啊?秦子非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折腾叶悠然,二十七岁的女人了,不懂打扮,不会化妆,连个男朋也没有,他第一眼看见叶悠然就莫名不喜欢。

要不是看在唐煜城的面子上面打死他也不会要这样一个女人做助理,上班第一天他就提醒她,他不喜欢戴眼镜的女人,让她上班时候戴隐形眼镜,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敢不听他的话,每天带着一个黑框老式眼镜恶心他。

好吧,既然你不听指挥,那就不要怪我,抹不开唐煜城的面子,我还不能折腾你吗?

看着叶悠然为难的样子,他心里得意非凡,“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了,我告诉你,一定得让慕晋扬满意,不然我炒你鱿鱼!

“是!叶悠然在心里头叹口气,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了。

中午秦子非要去会所见客户,毫无例外的带着叶悠然去了。

谈完公事照例是花天酒地,秦子非花名在外,叫的都是会所的头牌,包厢里男人们喝了几杯酒都开始不安分起来,都对着身旁的女人上下其手。

叶悠然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碍眼,马上站起来:“秦总,我在外面等您!

“去吧,记住别走远了,要是我找不到你人!秦子非得画外音带着威胁。

“我不走远,我就在门口等着你!看她低头垂目的往外走,有人问秦子非:“秦少,你怎么会要这样一个丑八怪做助理?看她不觉得难受吗?

“难受啊,看见她我就硬不起来!秦子非恶毒到极致。

包厢里的男人都哄笑起来,叶悠然加快脚步,因为不能够走远,她就站在包厢外面的走廊上等着秦子非召唤。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男人走过来,看见被人簇拥着的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叶悠然马上低下头,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

夏振刚本来已经被人簇拥着离开了,心灵感应般觉得有些不对,猛地回过头。

目光落在低头垂目的叶悠然身上,虽然叶悠然穿着老气,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夏振刚眼中闪过惊喜,对着秘书说了一句话大步走向叶悠然:“悠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悠然抬头,目光漠然的看着夏振刚:“夏书记有事情?

夏振刚看女儿的目光带着慈爱,一点也没有因为叶悠然的脸色有改变,“你到哪里去了?这三年来爸爸找了你好多次,你怎么也不给爸爸打电话?

“爸爸?我爸早死了!叶悠然冷声怼回去。

“悠然!夏振刚低声下气的,在人前他虽然是风光无限的书记,但是在女儿面前却永远也凶不起来。“没有吃饭吧?爸爸陪你吃顿饭!

“不别了!夏书记家里有娇妻爱女,去陪她们吧!

“悠然!夏振刚伸手握住女儿的手,“陪爸爸吃顿饭吧!

“放开!叶悠然伸手甩开,夏振刚握得很紧,她压根甩不开,“夏书记,你再这样就不要怪我了!

“悠然!

“呵呵,这是唱的哪出?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
夏振刚一下子放开了叶悠然的手,两人转过头,见秦子非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

看见是夏振刚他愣了一下:“夏书记?

“秦总!夏振刚有些尴尬的笑。

只是转瞬秦子非就皮笑肉不笑的跟上一句:“书记握住我助理的手是干什么?骚扰啊?

“助理?夏振刚讶然的看着秦子非,又看看女儿。“悠然你在秦总身旁工作?

“悠然?叫得挺亲热的嘛?我说夏书记,我这助理可以当你女儿了吧?再说她也长得不咋地,你可千万别打错了主意!惹一身骚可不好!秦子非是半点面子也不给,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叶悠然拉到自己旁边。

“打错了主意?惹一身骚?夏振刚一下子反应过来,感情这秦子非是误解自己和叶悠然的关系了呀?

看着秦子非那副母鸡护雏的样子,他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秦子非长得玉树临风又是盛世中国区的总裁,要是能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

眼下不是解释他和叶悠然关系的时候,夏振刚看着秦子非意味深长的一笑:“秦总,今天有事我先走一步,咱们下次再约!

目送夏振刚离开秦子非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下去,他嫌恶的放开叶悠然的手:“你是傻子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老男人握住手很好看是不是?

“不是!

“不是?你也知道不是啊?我说叶悠然,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饥不择食到连老男人都勾搭起来?

秦子非的嘴够毒,叶悠然苦笑一下,“秦总不是你想的那样。

“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身为我秦子非的助理,得注意影响,洁身自好,不然我炒你鱿鱼!

“知道了!不会有下次了!

看她唯唯诺诺的样子秦子非心里舒服了许多,“晚上的聚会你不用去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有事情交给你去做,对了约一下露露!

“是!秦子非大发慈悲让她回去休息对叶悠然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大好事,她打电话替秦子非约了露露就回了家。

舅舅身体不好,一直体弱多病,叶悠然回家的时候转道去了菜市场,她买了鱼虾和鸡,准备给舅舅补补身体。

拎着买好的菜出了菜市场,在穿过马路一辆车猛的从斜刺里窜出来,叶悠然躲闪不及一下子被刮倒在地。

手掌心和腿被磨破了钻心的疼,她试着想站起来,竟然使不上劲,这当口碰她的车门打开了,开车的司机下车:“你没有事情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