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伯特玫瑰(校园PO 老公不要做了 肚子里有宝宝

时间:2021-10-16

出了血煞之境,外界便是血煞弥漫,阵法依旧在运行,阻挡着血煞。

这一年岁月里,百仙仙境的中立仙人们轮番上阵,镇压血煞,若是不然,早在半年之前,此方小世界便已破碎。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人仙口中叹了一声,望着那弥漫而出的血煞,摇头道:“终究是劫难。”

血煞凝聚成了迷雾,被包裹在阵法之中,但这么久以来,那溢出的血煞却是越来越多,总会有遗漏的。

施法的另一位仙人道:“如今南域发疯的妖物越来越多,北域西域又受人蛊惑,打着斩妖除魔的口号虐杀妖族挑起战火,我等也是受道尊庇护才未受波及。”

“此方世界终归会破碎,到时,恐怕我等也会卷入这场旋涡之中,唉。”

“若命有此劫,躲是躲不过去的。”

众仙心中亦是担心,凡间乱,修仙界更是乱,所谓修仙便是争霸?非也,当是念头通达广结善缘,这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却见那血煞雾气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道人影。

坚守阵法的仙人眉头一皱。

紧接着,便见那血煞雾气竟是避让开来一般,如同雾气消散,开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大道。

当那血煞逐渐散开,那道人影的模样也浮现在数位仙人的眼前。

其人脚踏玉剑,身着儒衣长衫,发丝缺了玉簪便散落开来,儒衣先生背着手,闲庭若步,踏着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第一章

飞剑出了血煞之境。

“为何此人会从里面出来?”

瞧这模样,他也不曾见过,镇守血煞之境的仙人七日一换,他也不过是才来不久。

人仙心中疑惑,挑眉道:“还请止步!”

阵法与外界的一线之隔,陈九脚下仙剑停滞,看向此方镇守的人仙,问道:“可是要盘查?”

人仙开口道:“阁下为何会从秘境中来?”

陈九解释道:“此前我随道尊入血煞之境,而后道尊先行一步,从外寻破局之法,而陈某则是留在其中,为寻此方世间的起源,从内破局。”

那人仙忽地一怔,忽然间想了起来。

“你……”

他瞪大了眼眸,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若是无事要问,陈某便先行一步。”

陈九见其愣在原地,便也没有理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第二章

会,催使起了仙剑。

眼前的阵法对他而言就如同空气一般,就这么穿了过来。

“铮!”

剑鸣声起,那儒衣先生御剑而去,朝那中域两届山飞去。

仅是在眨眼之间,那道身影便消失在人镇守血煞世界的仙人眼中。

“是他!!”

人仙眼眸瞪大,恍惚间记了起来。

他如何能忘,当初从凡世归来之际,曾见剑仙御剑跨山,眨眼便进了这白云仙界。

那是何等道行,又是何等气魄!

这一年以来,无数剑仙于那两届山上御剑飞山,可却无一能过两届山,在半山之时便落了下来。

试问这世间,又有哪位剑仙能御剑飞过两届山的?

“难怪这一年无人可见仙君,原来竟是入了此方世界……”

人仙深吸了一口气,叹道:“无量天尊!”

当称仙君!

若是他都不配,那这世间,还有何人可称仙君!

不过倒有一事让他极为好奇。

传言说,鹿仙君而非人仙,乃是妖修人法,道法通天,更有一柄仙剑在手,斩尽天下不平。

可方才这么一观,他却是没能看出仙君到底是人还是妖。

.

.

两届山矗立于白云仙界中境,更是白云仙界与凡世的阻隔之地,求仙问道便是始于此山。

此山之高,难以遐想,从下看去,便是云雾遮盖,如同一山撑起了头顶的天穹。

在那山中小亭之中,道尊闭目养神,心绪杂乱。

对他而言,有时一个年头便要想数年之久,他已在此地沉思了半年之久,依旧没能找到答案。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第三章

“嗡。”

却见一柄仙剑破空而来。

破开云雾。

这一道剑鸣是如此地熟悉,惊醒了正在沉思的天元子。

入眼便见那儒衣先生脚踏仙剑而来。

陈九迈步而下,落入了亭中。

仙剑化作玉簪回到了他的发髻之间。

天元子站起身来,施了个手揖,“转眼一年,陈先生在那其中待了也有九年之余,却不知,先生可否找到破局之法?”

他比陈九都还要着急。

这半年以来,他都没有半点收获,而白云仙界的仙妖之争却越来越严重了。

陈九答道:“找到了,但也没找到。”

接着,他便将心中的想法道了出来。

天元子听的眉头紧皱,问道:“陈先生想保下血煞之境?”

“正是。”陈九说道:“在这九年里血煞之境变化极大,已有大片绿荫覆盖,再则此地不受天道所管,可避劫难,若是毁了岂不是有些可惜。”

天元子怔了一下,问道:“陈先生是如何办到的?”

陈九却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这梦里的东西,他又如何能解释。

天元子见状也不再多问,只是说道:“想来陈先生也有自己的手段,贫道便也不多问了,不过若是这般,但那血煞却依旧存在,又该如何除去,再则…血煞之境破碎在即,先生可有把握?”

陈九说道:“冥府黄泉可化血煞。”

“贫道与冥府不曾有过半分交情,贸然借物,恐怕是难以借得。”天元子说道。

“陈某还有要事在身,冥府恐怕是去不了,此事还得道尊出面。”

陈九手腕一翻,一只铃铛浮现在手中,说道:“道尊可寻冥府东殿殿主,届时现出此物,他便会竭力相助。”

天元子思索片刻后,接过了铃铛,说道:“贫道当为这世间走上一遭。”

“善。”

陈九站起身来,说道:“以如今血煞之境碎裂的速度,最快只剩下了半年岁月,届时陈某自当前往南域阻止一切,至于这血煞便由道尊着手,如何?”

“自当如此。”

天元子站起身来,问道:“先生可是就要走了?”

陈九点头道:“此事刻不容缓,如今陈某手中还差些东西,必须赶在这半年世间里寻得。”

天元子轻抚胡须,点头道:“如此也好,贫道即刻便入冥府。”

“半年后再见。”

“告辞!”

儒衣先生踏仙剑远去,划破云霄,余下一道背影。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夜,塔寨。

林耀华家。

客厅中桌子上摆着丰盛的晚餐,林耀华却没动一口菜,左手酒瓶,右手酒盅,一盅一盅的仰头灌酒。

在他对面坐着的林耀东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任何话,夹起面前的花生米送入嘴中。

整个客厅就两个人,一个猛喝酒,一个陪坐。

就这样持续了一阵,林耀东伸手按住林耀华的酒盅。

林耀华喝的已经半醉,半眯着眼睛看向自己大哥,大舌头道,“大哥你不要拦我,现在只有酒可以让我忘记阿灿。”

“喝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吧,明天祠堂还要开会呢。”林耀东轻声说道。

“开会?不就是咱们在法兰西的冰被缴了么。冰没了在制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咱们塔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冰!

谁要是敢胡说八道,杀他全家就好了~”林耀华高声嚷嚷道。

这一个月时间塔寨派了无数人,想了各种办法,林灿,林天昊就是没有一点消息。

唯一查出来的就是那天他们打完麻将,然后就不见了。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林灿死了。

林耀华因为晚年丧子,已经喝了一个月的酒,白天带人找林灿,林天昊,晚上就是一个人窝着喝酒。

现在除了林耀东敢和他喝酒,其他人都不敢靠近现在有些癫狂的林耀华。

在几天前林耀华还因为喝醉,把一个村民给打的头破血流。

“好了,不要胡闹了!”林耀东猛的扇了胡言乱语的林耀华一巴掌。

“哈哈哈~大哥你打我,你知道么阿灿死了,我断根了。

哈哈哈……”林耀华盯着自己大哥大声吼道。

“阿灿,阿昊还没有消息,你不要放弃。”林耀东安慰道。

“哈哈哈,大哥你信么?

不要放弃,那你们悄悄准备阿灿,阿昊的葬礼干嘛~

大哥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阿灿,阿昊的死一定和三房有关,当初他们三房的林三宝……”

“住口~”林耀东怒目而视,止住林耀华的话。

“大哥有什么不敢说的。

他们三房敢干还怕人说么?林宗辉我会让他们一家都归西的。”借着酒劲林耀华使劲发狠。

“你还把我当大哥么!

我们塔寨是一体的,不管你打算干什么,或者已经安排了什么,都给我停下。”林耀东呵斥道。

“大哥,塔寨是一体的?哈哈哈~”林耀华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林耀华的笑声让林耀东面色漆黑。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第二章

既然是一体的那我的大侄子景文怎么突然出国了?

还是在阿灿,阿昊出事没多久就出国了。

不是一体的么?现在大房,二房,三房,年轻一代连个领头的都没有,要不然让我大侄子景文回来扛大梁。”林耀华张狂的笑着。

“哗啦~”林耀东猛地掀了桌子,目光赫人的盯着林耀华,“你刚刚的话我就当做胡言乱语,如果在让我听到……哼~”

林耀东甩袖子往外走,到了门口迟疑了一下,半转着身子看向呆滞在原地的林耀华,“阿灿和阿昊的事一直没个结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是在他们失踪前,他们一直在办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一直在找林胜武。

第二件是灭口小警员宋杨。

第三个是灭口养鸡场漏网之鱼包星。

在没处理这三件事之前阿灿,阿昊一直好好的,可接手了这三件事后没多久就出事了。

其中林胜武的弟弟林胜文,是阿灿弄死的,林胜武有下手的理由。

而阿灿,阿昊失踪前两天一直在跟进宋杨和包星的事。

包星根据可靠情报已经死在香山,可小警员宋杨至今安然无恙,要知道阿灿可是请了老鬼来处理这件事的。

我已经让人联系了老鬼,老鬼同样失踪了,失踪时间经过分析和阿灿,阿昊失踪时间相差不过一两天。

宋杨五次三番可以躲过暗杀同样不是普通人。

阿灿两人的死可能与林胜武或者宋杨有关,你要是实在找不到泄火的地方,就找这两个人吧。

还有塔寨不能内乱,咱们运往法兰西的货被全缴了,现在塔寨就是一个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我不允许你,我的亲弟弟给我背后捅刀。

我们是一体的,阿灿他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也很痛心,可是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李维民还在东山,我查觉到一股暗潮涌动向我们塔寨扑面而来,我希望我们兄弟可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就像当初我刚刚回塔寨时那样,你相信我,支持我。

阿灿没了你可以在生,我调了你前段时间的身体报告,非常健康,多找几个年轻姑娘……”

林耀东没说完就走了,林耀华还在原地呆滞着,可他脑海里一直徘徊着两个名字,林胜武,宋杨。

林耀华猛地起身,眼睛瞪大目眦欲裂,口中嘟囔道,“林胜武,宋杨,林胜武,宋杨……”

…………

在追李飞的路上,钱文和杜力已经交换了位置,现在钱文开车杜力休息。

副驾驶上杜力闭目休息,没有人说话,钱文眼皮子也不住的想闭合。

他猛地摇了摇头振奋了一下精神,在高速公路上打瞌睡,稍有不慎车毁人亡。

钱文已经给李飞打了无数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看来李飞这次是真生气了,怨他不管林水伯的事。

钱文也很无奈,李飞不知道这件事有多复杂,他还能不知道,这件事要想正正常常的挖出林三宝的死因,就得靠李飞。

谁让李飞后台硬,可以为所欲为呢。

又开了一会,钱文是实在撑不住了,拍了拍杜力。

“杜大哥你来开会,我精神不集中了,怕出事。”钱文看着揉眼醒来的杜力说到。

“呃~”杜力打了个哈欠,“没问题,这李飞也是,腿都瘸了还乱跑。”

钱文没有接话,只是微微一笑,李飞这次瞎跑还是他撺掇的。

两人换了位置,钱文坐在副驾驶上抱臂休息。

在钱文他们还在路上的时候,马雯靠自己的警员同学查到了伍仔姐姐工作的地方。

两人一路跟踪伍仔的姐姐到了她家,在楼下逮了伍仔个正着。

现在李飞正坐着轮椅,带伍仔在烧烤摊上撸串呢。

伍仔知道李飞是林水伯的学生,也就不怎么抗拒了,一口烧烤一口酒的慢慢说着林水伯儿子被害的经过。

李飞听完伍仔的讲述,一点点思量着。

林老师的儿子确实是被害,至于被害的原因是见了一个叫陈大队的伪造杀人现场。

而买冰害林水伯儿子的是个叫大虾的,是塔寨村民叫林辉明,是甜蜜蜜看场子的。

卖给大虾冰的是一个叫麻子的,也就是以前伍仔的老大。

这一下牵连到可能是陈光荣的陈大队,李飞警觉了起来,觉得发现了大鱼,他还不知道陈光荣早暴露了。

在李飞和马雯吃饭的时候,杜力根据当地警方的帮助顺利的找到了李飞的车。

在钱文他们到了李飞停车的地方,远远的就看到在吃饭的它们。

可杜力和他的到来,打破了李飞他们吃饭的安宁,因为杜力开的是警车,伍仔看到以为是抓他回警局的,神情紧张,眼睛一转,脚底抹油,噌的就跑了。

早有准备的钱文没有管见他们到来而错愕的李飞,拔步追上,右手一下捏住伍仔的脖子,就像接受了命运的小猫一样。

“啊痛,轻点~”伍仔痛呼道。

“你乖乖的别跑,我就轻点。”钱文说道。

“我不和你们回警局,不给你们作证。”伍仔嘴里还嚷嚷道。

钱文闻言手一紧,伍仔一下不吭声了。

抓着伍仔来到李飞面前,李飞瞟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理也没理。

看李飞还在生气,钱文道歉道,“飞哥,别生我气了,我这不是来了么。”

“你是来抓我回去的吧。”李飞看了杜力一眼。

“呵呵,怎么可能,我是担心你在受伤,主动请缨过来的。”钱文呵呵笑着说道。

李飞哼了一声,推着轮椅往自己车上走。

“怎么样,有收获么?”钱文看向马雯问道。

“收获很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第一章

大,林老师的儿子确实是被害死的。

不仅这个,我们还发现了更重大的线索。”马雯说道。

钱文点点头,没有在问下去,这里人多眼杂不怎么适合交谈。

扶着李飞坐上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往东山开。

钱文和李飞,马雯一辆车,李飞一路等着钱文问他这次的收获,可钱文一路休息,一直没给他这个机会,一路有些内伤。

一段漫长的高速,两辆车开进特别行动组的驻地。

李飞看到钱文下车,头一下扭向马雯,“你是不是告诉宋杨我们的收获了?”

“没有啊,宋杨没多问,我也就没说。”马雯说道。

“那宋杨怎么一路安安静静的,问也不问咱们的收获,我还等着他问的时候,挖苦他一下呢。”李飞看着钱文的背影,遗憾道。

“无聊~”马雯看着李飞轻声道。

伍仔被专人带走,钱文推着李飞去见李维民,马雯在后面跟着。

到了李维民的房间,里面灯还亮着。

钱文上去轻轻敲门。

“进来吧。”李维民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推着李飞进去,李维民正在阳台上站着,看到李飞进来二话不说上前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个脑瓜崩,“你小子就不能让我省省心,稍微不注意你就给我跑那么远。”

李维民说着又看向马雯,“我是让你看好他,不是让你跟着他四处乱窜,一个瘸腿的都看不住,你是怎么向我保证的。”

“哎哎哎,我这是腿暂时受伤了,不是腿瘸了。”李飞不服道。

“那你下来走两步。”李维民看向李飞。

李飞语塞。

“你是那头的啊,才几天你就不听命令了。”李维民又看向马雯。

“当然是您这头的。”马雯回答完后,大眼睛动了动,又答道,“正义的一头。”

钱文看到这一幕,无声咧嘴笑了起来。

破冰里就有三人交谈的这一幕,没想到李飞腿瘸了还有。

钱文的咧嘴引来了李维民的目光,“还有你,笑什么笑,一天天和李飞待一起,他什么性格你能不知道,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不会是你撺掇的吧。”

钱文咧嘴一笑,“没有的事,李叔你冤枉我了。”

李飞还没引出大虾和麻子呢,他有些话现在不合适说。

“跑那么远,怎么也有点收获吧,说说。”李维民看着李飞问道。

李飞头仰天什么也不说,李维民又看向马雯,马雯讪讪一笑,正要开口,被李飞瞪了一眼。

“臭小子你胆肥了,连我都敢瞒。”李维民说着就想又上手给李飞来个脑瓜崩。

“停停停,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怎么老喜欢打我脑袋。”李飞急忙制止道。

“那就别卖关子,赶紧说。”

李飞看了马雯一眼,让她来说。

马雯站直身子汇报道,“林水伯儿子的案子非常可疑,林水伯的儿子叫李大鹏。

据伍仔说我们警局内部有一个姓陈的大队长,为了把一个报案人灭口制造了一起车祸,死因是酒驾,但报案人本身是滴酒不沾的,因为他酒精过敏。

而帮陈大队买酒的就是李大鹏,所以我们推测李大鹏极有可能是目击了什么被灭了口。

李大鹏是被大虾注射了过量的违禁品而致死……”

听到这里,钱文知道自己该出马了,这个陈大队李维民很可能直接断定是陈光荣,毕竟陈光荣早就暴露了,知道是塔寨的一面保护伞。

如果这件事就只是陈光荣,李维民很大程度会让刑侦大队处理,而不是他亲自处理,因为没有必要,他抓捕的王山已经提供了足以让陈光荣完蛋的证据。

他要加大筹码,让李维民觉得有必要亲自接手这个案子。

而塔寨的内斗,想来可以引起李维民的兴趣,毕竟现在一切情报以塔寨为重。

“等等,你说是谁给李大鹏注射的违禁品?”钱文一副惊讶的表情。

李维民,李飞,马雯都看向了他。

“有什么不对么?”李维民问道。

“没有,只是听马雯说大虾这个名字,我想到一件事。”钱文解释道。

“哦,什么事?”李维民好奇道。

“塔寨三房头林宗辉儿子林三宝的死因。”钱文说道。

李飞眉头一挑。

“这有什么关联么?”李维民问道。

“以前我的线人给我说过一件事,林宗辉的儿子林三宝是他杀,而这个事就是大虾做的,而大虾是二房头的人。”钱文说道。

这让李维民挺意外,没想到一个案子牵连出这么多事。

“宋杨你什么时候发展线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你这个线人是谁,消息准确么?能确定林三宝是二房派人杀的?

要是真是这样,也许三房的林宗辉是塔寨的一个突破口。”还没等李维民说什么,李飞就想到一堆。

“我的线人可以相信,消息也肯定准确,你们放心。”钱文对任何人都是同样的回答。

李飞还想问什么。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今晚都留在这休息,明天我要看到一份完整的报告。”李维民说着看向李飞和马雯,“你俩多一份检查。”

李飞当然不想写什么检查,可是李维民已经走出去安排什么去了。

钱文急忙跟上,“李叔,我能不能回家写报告,明早我送过来。”

“怎么你还认床。”李维民扭头看向他。

“那到不是,只是我家里有两只宠物,不喂的话会

舒伯特玫瑰(校园)PO 第三章

饿坏的。”钱文解释道。

其实巨人症和守卫,都不用钱文管,以他们的聪明程度会自己找吃的,根本饿不着。

钱文主要是担心烂尾楼的林灿,林灿已经到濒临死亡的地步了,要是明天他不送吃的过去,他怕对方直接饿死。

“把你家里的钥匙给小王,让他给你回家喂宠物,你乖乖的在这写报告。”李维民撂下这么一句话走了。

钱文无奈,只能祈祷林灿能扛过去了。

喜欢从我是余欢水开始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