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饿了想吃大香肠 下面饿了想吃大香肠

时间:2021-10-16

“大胡领?”

两姬目光炯炯,一齐看向岛胜猛,小野木重次抢先问道。

“大人,这事您可有把握?”

岛胜猛缓缓点头。

“这次越后大军南下,上杉殿下将下野国佐野城给了色部胜长,让长尾当长拿下馆林城。两地皆是要点,必交给上杉家臣与长尾族亲。

沼田城是越后国进入关东平原的桥头堡,厩桥城是越后大军南下的前沿基地,上杉殿下也不可能放手。

吾妻郡已经被御台所承诺给予真田信繁,那么剩下最大的两块富庶领地,就只有大胡领与那波领。”

望着期盼的两姬,岛胜猛说道。

“利根川在那波领一带由北南转向东南,上野国与武藏国南北分界,这一带的上野武藏两国武家关系太过复杂。

上杉殿下一定会派自己人看住那波领的两国前沿,监督当地武家。那么我们可以选的,就只剩下大胡领。”

伊贺崎道顺皱眉道。

“上杉家也太贪了,好地盘都被她们拿光,只给我们留下一些残羹剩饭。”

岛胜猛瞅了眼她,说道。

“关东侍所在关八州之地,只有真田信繁站住吾妻郡一角,算是在上野国内有点声望,剩下的其他武家对关东平原还有一点影响力吗?

上杉殿下贵为关东管领,关东十国体系第二号人物,上杉家实力雄厚要多分一点,你又能怎么样?”

伊贺崎道顺一时语塞,低下了头。

岛胜猛说道。

“有空抱怨上杉家多吃多拿,不如握紧我们可能到手的那份,别让人再抢走了。

大胡领隶属上野国东南平原地带的一部分,土地肥沃,我可以凭借军功去争一争。

但如果明年开春,我们的精锐大批抽往近幾,又怎么守得住这块富庶之地?

上杉家臣团会和我们讲道理吗?关东武家会不觊觎我们的土地吗?在消化掉我们的恩赏之前,好好待在关东,才是正理。”

两姬一起点头,她们已经被岛胜猛勾画的大饼说服。

如果岛胜猛能拿下大胡领,她们当然愿意留下好好经营领地,回近幾踩老仇家固然痛快,但哪有自家吃饭要紧。

见她们听话,岛胜猛松了口气,她以利诱人,其实心里的想法并不像说得那么简单。

关东斯波领严格来说,只有上杉辉虎送给斯波义银的枥尾城一地,领地不大。

岛胜猛看似贵为御统战众,是关东侍所的统战众之首,但关键时刻,她指挥不动任何人。

关东侍所内部,正如大藏长安向斯波义银指出的问题,缺乏法度,缺乏约束。

虽然大藏长安已经受斯波义银指派,开始改革法度收拢权限,但展开的时间太短,尚无成效。

斯波义银急着赶回近幾救火,关东武家油滑,关东局势多变,关东侍所这个半成品能不能撑到他回来,都很难说。

岛胜猛不能眼睁睁看着主君辛苦两年打下的基业崩坏,她要为主君撑住斯波家的关东大局。

关东侍所未必可靠,上杉辉虎未必可靠,关东人未必可靠,但关东斯波领的武家必然可靠。

自古关东关西就相互看不上,岛胜猛麾下这些跟随斯波义银来到关东的近幾武家,她们和关东武家关系疏离。

要想在异国他乡站稳脚跟,关东斯波领的武家必须死死抱团,紧跟斯波义银,这才是斯波家在关东最可靠的基本盘。

岛胜猛用重利引诱她们南下大胡领,进入关东平原,就是为斯波家抓紧关八州之内的切入点。

关东侍所对关东平原的影响力太单薄,真田信繁占据吾妻郡一角,不过是靠近甲信山地的边陲地区,离开上野国就没什么影响力。

但大胡领不一样,大胡城向西是厩桥城这个上野国中心重镇。

向东是足利城这个下野国足尾山地边镇。顺着足尾山地南下,可以直插佐野领这个下野门户。

向南,从西往东分别是那波领,金山领,馆林领,这三领是上野国与武藏国的边界。

那波领,上杉辉虎必然派亲信前往坐镇。金山领是上野最大国众由良成繁的地盘,馆林领在长尾当长手中,是通往关东核心区重镇。

关东攻略的成败,就看上野国是否被牢牢控制在越后一方手中,这里是越后大军出入关东平原的后勤基地。

大胡领在三领以北,一旦上杉辉虎压不住场子,大胡城就是阻挡关东武家反扑上野国的关键所在。

岛胜猛选了大胡城这个看似不起眼,其实和各方面都能靠上一点的二线缓冲区,是存了一份野望。

有她钉在这里,关东侍所便是进可攻,退可守,拥有自己的影响力。不会导致上杉辉虎一家独大,而斯波义银对关东武家毫无威慑。

岛胜猛目光流转,闪过一丝激动,她还有一点点小小的私心。

足利义辉战死二条城,主君已是恢复单身,斯波家入赘之争再次浮上水面。

岛胜猛跟斯波义银回去近幾,对入赘之争有什么好处?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何等愚蠢的想法。

武家联姻,凭借的是实力。没有利用价值,就没有被拉拢的可能,入赘也是一个道理。

回归近幾多陪陪主君,就算陪到床上又能如何?最后决定入赘的关键,还是看自己能带给斯波家什么好处。

近幾内耗严重,各方势力相互制约,难以开拓家业。当初,主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选择远走关东开拓新领的吧?

这次,主君无奈回返近幾,关东侍所失去了主心骨,看似危机重重,其实也留出巨大的权力真空。

危机危机,危中有机。关八州之地不可能太平,关东武家心思太杂,绝非善辈,不出事才是怪事。

主君不在关东,谁能成为关东侍所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为斯波家保住关东领地不失,谁就能填补斯波义银离开的权力真空。

谁能填补这个权力真空,谁就是斯波家关东第一重臣,谁就是日后斯波义银必须重用的左膀右臂。

关东施展的空间远远大于近幾,主君不想放弃关东基业,就必须笼络住关东最重要的重臣。

那么这个重臣,在主君心中的价值,在斯波家的地位,就会举足轻重,甚至值得用联姻来拉拢。

岛胜猛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窃喜之色,舌尖轻轻舔舐嘴角。但她马上就警觉收敛,保持面容的肃然。

足利将军惨死,武家天下有倾覆之祸,这时候她怎么能笑呢?怎么能高兴呢?她是义理姬武士,一腔热血只是为了替主君守住关东。

对,就是这样。

她默默告诉自己,岛胜猛,要在关东干出一番事业啊。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得偿所愿啊。

———

真田众营地,真田信繁大大咧咧坐上主位,嚷嚷道。

“佐助,我渴,给我倒茶去。”

猿飞佐助也是刚才参与致哀仪式,嚎得口干舌燥。人都还没坐稳,就被真田信繁当杂役使唤,不爽道。

“为什么是我去倒茶?”

“胆肥了啊,有你这么和主上说话的吗?”

“我是御台所派遣给你的与力,又不是仆役!”

真田信繁摸摸脑袋。

“好像有点道理,那就请与力大人帮我倒杯茶吧。”

猿飞佐助气得手指发颤,指着嬉皮笑脸的真田信繁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哼了一声,出去倒茶。

此时,幕府内只留下真田信繁与海野利一两人。

海野利一摇摇头,说道。

“您马上就要是吾妻郡万石大名,一方之主,不能总是这么放浪形骸,有碍您的威望。”

真田信繁摆摆手,说道。

“没事,佐助又不是外人。

我心里烦躁,不拿她逗趣,还能戏弄谁?自从御台所承诺我吾妻郡之地,望月,根津她们几个看我的眼神都

下面饿了想吃大香肠 第三章

不对了。”

真田信繁叹了口气,对海野利一诚恳说道。

“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做高处不胜寒,上位者无私情。特么的我才爬到万石,就已经没朋友了。

好在六娘你和佐助还是待我如初,让我好歹有地方能喘口气。”

听到真田信繁爆粗口,海野利一微微皱眉,呵斥道。

“体面一点,您的身份不一样了,大家能知道进退,这是好事。

至于我,忠言逆耳,说难听的话是我的本分。而猿飞佐助,您和她都有些迟钝,其实这样并不好。”

真田信繁摇摇头,说道。

“别,别把佐助也变得恭恭敬敬,唯唯诺诺,这日子过得能把我活活憋死,就现在这样挺好。

不说这个,我心里烦,关东攻略刚才开始,我还想再接再厉继续往上爬呢,一盆冷水倒下来。

这足利将军,死得也太不是时候了吧?”

三无少女海野利一,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吓得六神无主。她冲上去一把捂住真田信繁的口鼻,恨不得撕了这张口无遮拦的嘴。

她双目冰冷瞪着对方,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来。

“真,田,信,繁,说话之前过过脑子。”

真田信繁颤抖如鹌鹑,小心点点头。海野利一瞪了她一眼,这才放开她,嫌弃得用衣袖擦了擦手。

真田信繁干笑一声。

“六娘,我不是那个意思。”

海野利一面无表情看着她,说道。

“不,你就是。”

“那个。我真不是。。”

“不,你真是。你就是开心,你就是觉得你有机会了。”

被海野利一无情揭穿,真田信繁干脆破罐子破摔。

“没错!你说对了!”

看着死不要脸,元气满满的真田信繁,海野利一无奈叹了口气,不想再说什么。

叹气似乎会传染,真田信繁跟着叹了口气,说道。

“御台所要回近幾,关东侍所这边形势混沌,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海野利一淡淡说道。

“无非是山中幸盛与岛胜猛这两个情敌,不知道她们会怎么应对新局面。”

真田信繁摸着脑袋哈哈大笑。

“都被六娘看穿啦。”

海野利一对这个厚脸皮的主上,也是无可奈何。

骂她就笑,打她就受,有好处都

下面饿了想吃大香肠 第二章

给海野利一分一份,言听计从,让人又感动又无奈。

海野利一正色道。

“她们的心思并不难猜,山中幸盛会要求回近幾,而岛胜猛会选择留下来。”

真田信繁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问道。

“何以见得?”

海野利一说道。

“山中幸盛名为关东侍所执事,其实就是御台人下越众首领。

关东侍所驻地在越后国下越的新发田城,下越众的领地也在下越,她们这次军功不显,得不到太多恩赏。

若是按部就班,不出奇招。山中幸盛会被丢在下越一角,等候御台所回来,再度展开关东攻略。

虚度光阴,蹉跎年华,她想必不会愿意。”

真田信繁点点头。

“是啊,下越那个边边角角,什么事都碰不上。

关东侍所那些人也不爱搭理她,觉得她就是个幸进之臣,平庸无用,遇到事也不可能想到她。”

海野利一点点头,说道。

“山中幸盛崛起于御台所的宠信,宠臣不能远离主君,不然就会被边缘化,踢出权力中心。

如果她不傻,一定会死死抱住御台所的大腿不放,带着下越众跟回近幾,还能借机多赚些恩赏。”

真田信繁想了想,说道。

“有道理,她如果没蠢到家,一定会紧跟在御台所身边。啊啊啊!我好嫉妒!”

海野利一额角爆起一根青筋,吼道。

“闭嘴!”

真田信繁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做手势请海野利一继续,让她一时无语。

海野利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岛胜猛却不一样,她麾下的核心武家,都是从近幾而来。她们貌似是近幾斯波领的斗争失败者,来到关东并不是出于自愿。”

真田信繁不解道。

“既然不是自愿,那不正好可以回去吗?”

海野利一冷笑道。

“被驱逐出来的败犬,哪有这么容易回去?

她们离开近幾已有两年,家中亲眷也大多移民来了关东斯波领。近幾旧乡土,已经没有了她们的痕迹,想回去谈何容易?

况且,岛胜猛应该也有自己的私心。”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