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头夜夜满足我 耽文宠文肉多bl

时间:2021-10-16
上了车,乔蕊觉得不能浪费时间了,直奔主题:“景总,公司同事们都有些误会,这个杂志乱编不负责任,但是影响同事们正常工作状态就不好了,我觉得,您还是澄清一下吧。

  “你想我怎么澄清?看着前面的路况,景仲言表情淡凉的问。

  乔蕊扬起唇,兴致勃勃的道:“我已经想好办法了,景总你到时候配合一下就可以了。

  景仲言侧眸看了她一眼,漠然的“嗯了一声。

  解决了大事,乔蕊松了口气,车子到了停车场,她下车,先帮景仲言按了电梯,自己却爬楼梯上了一楼赶着打卡。

  她以为,她从一楼再乘电梯上总经办的时候,景仲言已经早他一班电梯上去了,可当电梯门打开,看到电梯里那俊美无俦,衣冠楚楚的男人时,乔蕊愣了。

  上班时间,一楼还有不少同事都在等电梯,可看到里面的是景总,众人像约好似的,目光齐齐投向乔蕊。

  乔蕊额上都快沁出汗了,在众人的注目下,干巴巴的走进去。

  她上去了,其他同事却都不动,乔蕊吞了口唾沫,礼貌的道:“那个,大家怎么不进来。

  一位销售部的同事笑了笑:“我们等下部。

  乔蕊努力让自己不去理解那些人笑意中的“深意,梗着脖子,等到电梯关闭了,才转过头,有些无辜的望向景仲言。

  景仲言面色不变,根本没看她。

  乔蕊咬了咬唇,深深的叹了口气,她还能说什么,她能怪景总吗,怪他怎么偏偏跟她上了一部电梯?

  到了十楼,景仲言先出去,乔蕊打算偷偷去洗手间转一圈儿,避免和景仲言同时出现。

  谁知道刚走半步,前面,低沉的男音突然响起:“乔秘书。

  乔蕊吓了一跳,身子一僵,就见整个办公室的人,都齐齐看向她,而向韵站在最里面,但脸上的表情,也最阴鸷。

  隔她几步远的景仲言似想起了什么,随手将车钥匙拿出来,丢给乔蕊:“我有份文件忘在车里了,你去拿一下。

  乔蕊手忙脚乱的接了钥匙,有些无措:“我?

  景仲言嗯了一声,又提醒:“你找一下,可能掉在你刚才坐的座椅底下了。

  乔蕊:“……她现在只觉得,办公室里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不对劲!

怎么办,大家好像更误会他们的关系了……

  景总也是,说话为什么这么坦白。

  拿着车钥匙下了停车场,再上来的时候,乔蕊手里拿着份蓝色文件夹,向韵看到她回来,将手里的文件往桌上一丢,对着她冷声道:“这些,午饭前整理好,还有鹏达公司最近的业务合同,拟定出来,顺便把上周三销售部的指标数额整理出来,午饭后我回来,要看到这些东西整整齐齐的摆在我桌上。

  乔蕊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把文件抱起来,又看了眼手里的蓝色文件:“这是景总的……

  “给我行了。向韵一把抢过,踩着细长的高跟鞋,从她身边擦过,肩膀甚至不客气的撞了乔蕊一下,将她撞得往后退了两三步。

  赵央抱着文件夹凑上来,安慰乔蕊:“别生气别生气,大不了我们告枕头状,让景总给你出气。

  乔蕊瞪了她一眼,赵央腆着脸嬉皮笑脸,乔蕊被她弄得没脾气了,耷拉着脑袋,灰头土脸的回了办公室。

  这些文件都很琐碎,拟定合约这种事,更是不一两个小时做不完的,向韵要她午饭前交上去,分明是难为她,可能怎么办,官大一级压死人。

  一整个上午,乔蕊忙得水都没喝上一口,前两天巴结她的人,今天也在向韵的高层压力下,偃旗息鼓,不敢放肆。

  终于,在离下午上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乔蕊把工作做完了,急忙收拾一下,搬到向韵办公室,庆幸的是,此时向韵还没回来。

  做完一切,她摸摸肚子,已经饿过头了,不过为了健康,还是吃点东西好。

  她给自己冲了杯麦片,站在茶水间里一边搅着,一边叹气。

  却没看到,身后,一身深蓝色西装的男人,越走越近。
 “麦片?

  耳廓间,突然传来一阵热气,乔蕊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手里一乱,差点把杯子给砸了。

  景仲言眼明手快,将杯子扶住,看她一眼:“慌什么。

  乔蕊脸有些窘红,她看了看外面,确定没人,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又抱怨:“景总,你走路怎么没声音。

  景仲言没吭声,眼睛却看着那杯麦片。

  乔蕊一怔:“景总你还没吃午餐吗?

  “没有。他毫不在意的承认。随即端起那杯麦片,闻了一下,香味不错,索性就着杯口,直接喝了一口。

  “景总……乔蕊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杯子是她的,是她的!景总你真的这么饿吗?你饿你说啊,我给你下楼买饭盒还不行吗!干嘛要喝她的杯子?

  嘴唇上黏了一圈儿麦片沫,景仲言舔了一下,绯红的舌尖,带着白色的泡沫进入口腔,随即又一抿,回味的咂咂嘴。

  乔蕊看得脸都红了,急忙别开视线,咳了一声,说道:“景总,你还记得我早上说的吧,一会儿我交个文件给你,你就当众的,狠狠的,不留情面的骂我一顿,我相信你骂完了,同事们肯定是就相信我们没关系了。

  这主意是乔蕊昨晚想了很久想出来了,她自觉简单明了,发人深省,一般有脑子的人,看到这种情况,是一定不会再以为她和景仲言有私情的。

  但重要的就是,景仲言得配合。

  她说完,就期翼的望着对面的男人

  景仲言似乎真的饿了,连喝了好几口,才停下来,无所谓的道:“随便。

问题解决了,乔蕊松了口气,这时,外面有声音响起,乔蕊知道是其他同事回来了,赶紧先出了茶水间。

  她出来就准备回办公室,却被向韵撞到,向韵盛气凌人的冷声问道:“你还有心情乱跑,让你做的文件呢?!

  乔蕊指了指她的房间:“都放进去了。

  向韵哼了一声,正要回办公室,却见众目睽睽之下,景仲言端着杯麦片,一边喝,一边走出来。

  刚刚乔蕊才从茶水间出来,现在景仲言又出来,这其中的意味,傻子都明白了。

  向韵的脸,一瞬间沉得比墨汁还黑。

  景仲言步履稳健的朝两人走去,顺手将那杯已经喝得差不多的麦片递给乔蕊,随口赞了一句:“味道不错。

  乔蕊:“……

  景仲言回了总经理室,门一关,赵央的声音就响起:“乔蕊,这杯子,是你的吧?

  乔蕊当即毒哑赵央的心都有了。
  景总和乔蕊茶水间幽会,景总用乔蕊的杯子喝麦片,这两个认知,让整个办公室的气氛瞬息万变。

  向韵眼眶发红的瞪着乔蕊,搭在身侧的手指,也慢慢攒成拳头,就在乔蕊以为向韵说不定要打她时,对方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从她面前走过,却不忘狠狠的撞了她一下,乔蕊手里的杯子本来就没拿稳,她这一撞,杯子应声落地,摔成碎片,里面的剩余麦片,溅的到处都是。

  大办公室里,静若寒蝉,只有向韵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离开。

  等到她进了秘书室,有几个小助理立刻开始嘀咕:“什么啊,拽什么拽,小蕊姐,你别管这儿了,我一会让人来扫,你先回办公室吧,别踩伤了脚。

  “是啊,小蕊姐,你别管向韵,她就是嫉妒你,我早就看出来她是痴心妄想,景总这么高的品味,怎么会喜欢她这种类型,景总当然喜欢小蕊姐这种婉约柔情的。

  “小蕊姐,你中午没吃饭吧,真可怜,为了赶那些文件,很累吧,我刚才多买了一份寿司卷,你先拿去垫垫。

  “小蕊姐,我也多买了一杯咖啡。

  “小蕊姐……

  乔蕊揉了揉眉心,什么都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吃,她相信,这些误会都是暂时的,一会儿,只要等到她挨了景仲言的骂,一切就能恢复如初了。

  下午,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乔蕊拿了一份文件去敲总经理室的门。

  里面很快传来熟悉的男性嗓音:“进来。

  乔蕊推门进去,特地不关门,按照自己设定的剧本,她将文件递给景仲言:“景总,这是我按照企划部最新几个项目,拟定的成本明细。

  这种明细,通常乔蕊都是直接给向韵的,不过今天为了“剧情需要,她自己递上来。

  景仲言接过,看了一页,脸上的表情,没有不同。

  几分钟后,他放下文件,抬头看向乔蕊,却刚好对上她的眼眸,那双眼眸明亮而璀璨,眼底却仿佛在说:“快点骂我吧,快点把我骂哭吧,快点把我骂成狗吧,求求你了,快点吧!

  景仲言嗤了一声,手指敲着桌面,慢慢的,吐出两个字:“很好。

  乔蕊一愣,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