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和你睡1v 1h完整版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时间:2021-10-16
苍伶出了房子,正门处守着两个保安,她知道那是苍怀舒用来看守她的。不过,他有他的张良计,她就没有过墙梯了吗?

苍伶弯着腰走到围墙下,娇小的身子扒开那里茂密的草丛,那沾满泥土的地方,郝然露出了一个可以容她的身子出入的狗洞来。

母亲在世的时候养过一条中华田园犬叫大黄,这本来是它的专属通道,可是后来赵兰芝鸠占鹊巢,将大黄给毒死了,这个狗洞逐渐被人遗忘,便也就杂草丛生。

苍伶匍匐在地上,一点点的往外摸。

过墙梯她还真没有,难道就不能钻狗洞吗?

一分钟之后,她终于探出了头来,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可是,自己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双男士的马丁靴,苍伶心中一惊,想着莫不是那保安知道她有这一招竟然在这等着她?她不禁暗骂了一声卑鄙,甚至都不敢直视,自己又要默默的退回去。

牟聿居高临下,眼见着这好不容易钻出来的小怂包竟然要往回退,他皱眉,弯腰拎住了她后背的衣领。

“苍小姐欢迎我的方式很特殊。

咦?声音有些熟悉?苍伶抬起头,看到了牟聿那张阴沉的脸。

“是你啊!她松了口气,顺着牟聿的力气,迅速的从洞里爬了出来,“我还以为是来堵我的人呢。

牟聿松了手,苍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经过刚才那么一爬,她的白色裙子早已经脏污一片,脸上也被蹭脏了,头发上还沾了一些枯草。

站在一旁的储池忍着笑,别开眼去。

这位苍小姐还真是不走寻常路,每次出场都这么与众不同。

“你爱好还挺广泛。牟聿看着那小小的洞口,她这么钻过来,少不得身上要蹭点伤,看样子,以后家里的狗洞,得做大一点,最好是包个软边。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苍伶可不想在这里久留,她往大门的方向瞥了一眼,很是自觉的爬上了牟聿的车。

储池将车子调了个头,牟聿和苍伶两人坐在后座。

“为什么不接电话?见她坐定,牟聿开始兴师问罪。

“我倒是想接啊。苍伶的眼睛望向窗外,生怕有人看见,“谁叫你老人家要把我拉下水,我的手机就收在口袋里,都泡发了呢。

牟聿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他没有多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机,递到了苍伶的面前。

“干嘛?这手机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苍伶挪开身子,生怕自己蹭上一点牟聿讹上她。

“给你。牟聿不像是在开玩笑,“就当我的赔偿。

苍伶不敢相信,他竟然把他的手机给她?现代人,手机是最隐私的东西,可是藏了许多秘密的……

“你就不怕我在你手机里翻出点东西来?到时候转手卖给那些狗仔可就发财了。苍伶的眼睛一亮。

“随你。牟聿也是不明白,他这专属定制的军工手机市面上独一无二,就算卖个二手都能顶一套房子的首付,而她竟然只是想着卖给狗仔赚点新闻钱。

苍伶很不客气的将手机拿了过来,而正在她要询问密码的时候,前面的有车子亮起了灯。

她瞥了过去,看见那个熟悉的车牌号码,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糟了!是苍怀舒!

“二爷,苍先生回来了。储池也提醒牟聿。

苍伶的身子瞬间就缩了下去。这也太背时了吧,万一要是被他们看到她和牟聿在一起,估计又不知道要翻起什么风浪了。

“嗯。牟聿面无表情。

“快走快走,被发现就惨了!!苍伶赶忙拉了拉牟聿的衣角。

可事情根本没有按照她想象中的走,正在开车的俞宸认出了这边车里的储池,停了下来。

储池跟在牟聿的身边,多多少少也是面熟得很,这条路直通苍家别墅没别的去处,所以……

苍怀舒和俞宸一起下了车,径直朝着牟聿的车子走了过来。

完了完了!

苍伶藏无可藏,眼见着俞宸的视线就在往车子打探,而就在这时,牟聿的手伸了过来,将她的头往他腿间一按……
牟聿拿过一旁的盖毯,将苍伶的身子遮得严严实实。

苍伶一惊。

这个姿势怎么看都像是她在给他……她不太自在的挪了挪,牟聿的手却按着她的脑袋,阻止了她的动作。

“别动!牟聿忍着冲动,深呼吸了一口。

储池下了车,去与苍怀舒客套了几句。

原来在家里颐指气使的苍怀舒一下子变得谦卑有礼,最后,来到了牟聿的窗前。

牟聿将窗户降下了去一点点,刚好只够他露出半张脸,眼神沉稳,带着一些生疏。

“不知道牟二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苍怀舒连忙奉承,“也不知道牟先生这么晚亲自过来,是为了何事。

苍怀舒讲着话,俞宸却总是觉得有些奇怪,他的视线往里探了探,瞥见了那盖毯下好像有一节藕白的小腿。

正要看个清楚,却刚好对上牟聿那锐利的眼神,俞宸被这个眼神吓了回去,低着头,不敢再轻举妄动。

“听说苍家有位小姐是学设计的,盛世刚好要参加下个季度的米兰时装节,想来看看苍小姐有没有兴趣。牟聿说着话,却突然感受到苍伶一口咬在了他的大腿根,可他面上却没有显露,只是报复性也在她的腰间一捏。

“这……是的是的。苍怀舒大喜,头点得跟鸡啄米一样,他连忙朝着后面招了招手,苍晴从车里走了下来,“这是我的女儿苍晴,她学的就是服装设计,虽然现在还没有毕业,但是她很多设计都得过大奖,如果能得到二爷的赏识,她一定不会辜负二爷的期望的。

苍伶被闷在牟聿的腿间,冷哼了一声。

苍晴算得上什么设计师,明明她得的奖比她要多得多,可是苍家的人跟自动屏蔽了一样就是看不见,只觉得苍晴是最优秀的。

“苍晴?牟聿挑眉。

苍晴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紧张的向前一步,用最甜美的笑容展露在牟聿面前。

“二爷。她声音嗲嗲地叫了一声。

可是牟聿却根本没有扫她一眼,反倒是将车窗关了起来,不再说话了。

苍怀舒和苍晴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位爷是什么脾气,储池走上前面,打了圆场。

“苍先生和苍小姐见谅,我家二爷还有要务在身,过几天我会派人过来送邀请函,两位请静候佳音。

“好,好好好。苍怀舒笑得合不拢嘴。

储池上了车,车子发动,扬长而去。

俞宸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车尾,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车子开出了好远,苍伶终于松了口气,她一把打开牟聿按着她脑袋的手,将身子直了起来。

“流氓!她的脸红了一片,也不知道是因为憋的还是其他。

“哪里流氓?牟聿挑眉。

苍伶咬着牙,扭过头,不再理他了。

他就是在趁机占她便宜,可偏偏她还不能反抗。

见她不搭理他,牟聿眼眸一转,平淡的说话。

“想去么?他问。

苍伶疑惑,“去哪?

“米兰时装节。

他不说还好,一说苍伶又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是才刚刚给人家苍二小姐下了邀请么?还亲自上门来通知,多大的面子。

现在指不定那一家人要怎么偷着乐了。尤其是那赵兰芝,一想到她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她就气得脑仁疼。

“吃醋了?

“吃什么醋?我只是觉得不公平,苍晴从小到大就知道学我,我画画她也画画,我学设计,她也学设计,好像非要把我比下去,却还总是装得一副受委屈的样子。她哪里就能达到去米兰时装节的资格了?再说了,苍晴去了,我也去,到时候俞宸还以为我非要和她抢风头,少不得又觉得我无理取闹。苍伶气不打一处来。

哪一次不是这样?只要她参加什么比赛,苍晴总是赶在前头宣扬出去,所以就算最终是她拿了奖,也变成了她善妒眼睛里容不得人。

牟聿蹙眉,眼眸里闪过一丝寒凉。

“你就这么在意那个俞宸?
苍伶语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