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突然会按我的小痘痘了 我把姪女开了苞

时间:2021-10-16

诸葛亮向刘备献策了豫州战场后续的大致相持思路之后,就踏上了南下淮南赴任之路。

刘备也派了两千骑兵护送诸葛亮,至于这一行人走的路线,当然是从郾城前线折返、先回叶县、由运河回到博望,然后走白河、淯水、汉水顺流而下。

在武昌改乘两艘五牙战舰,外加数艘艨艟护航,沿长江直奔丹阳郡。

诸葛亮才不会傻到真为了省几天路途上的时间,而冒险沿汝西南下、走弋阳谷道(信阳)穿越大别山呢。那条路是给故意被曹操抓住的死间信使走的。

说起曹操抓到的那个“教李素密信笼络孙权、策动其背叛曹操”的汉军信使,以及其背后的那套反间计,这一切当然也是出自诸葛亮离开豫州战区前的灵光一闪。

走之前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给曹操再多添点堵,多撒个烟雾弹。

不管这个计策最后是否成功,关键是肯定会让曹操和孙权离心离德。哪怕孙权任人捏扁搓圆,孙家手下那些旧部故吏也忍受不了这样被猜忌的羞辱,但凡朱治朱然吕范任何一个闹出点花样来,诸葛亮就赚了。

这个计划的细节,诸葛亮没跟刘备多说,但也不会瞒着皇帝,就大致提了一嘴有这回事,刘备也不多问。

因为刘备知道这个计策跟豫州战区没关系,只是影响到淮南和冀州战区。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对于谋士的微操细节,为人君者就该充分放权。

另一方面,诸葛亮虽然不跟刘备陈述详情,却是第一时间就提前把他的真实计划汇报给了李素——诸葛亮的正牌信使,是在假信使之前就出发了的,而且走的是绝对安全的路线,没有被曹军抓获。

诸葛亮当初琢磨这点小把戏,也是想为自己奔赴淮南战场迟到的行径陪个罪。

显示一下自己对于恩师那边的任务还是很重视的,哪怕远程办公,也还是有实打实干活儿。

所以李素提前心里有了数,也知道诸葛亮这一手安排能如何充分发挥利用。

同时,李素也结合了豫州那边曹军增调的情况、曹操对各个战区的态度,及时判断出了曹军如今各防区兵力的大致实力。

……

五月二十,长江南岸的芜湖港。

大汉丞相李素,已经抵达扬州大半个月,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调度军需、整顿配置兵马战船、侦察敌情、安排谍间,为北伐做准备。如今,总算到了要全面进攻的日子了。

八万扬州驻军的北上,非同小可,准备工作自然也是千头万绪,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准备,也是完全正常的。

尤其扬州驻军这次按计划要兵分两路,东路由京口攻广陵,西路由芜湖攻濡须口,这两处出击阵地之间,相隔三百余里(按长江航程来算,不是直线距离),配合协调当然颇有难度。

幸亏李素不用亲

朋友突然会按我的小痘痘了 第二章

自操心这些琐碎的事情,就算没有诸葛亮在身边,至少还有一些内政统筹方面颇有才干的能吏干臣为他服务,整个过程也就丝毫没有出乱子。

这个过程中,做事最多的要数前些年衣锦还乡的扬州布政使顾雍。

李素当初平了孙家之后,就离开了扬州回朝了,整整近三年没有再踏足过扬州。

这次五月初才刚刚故地重游,视察了从柴桑到秣陵的各大城市,摸底了一下本地的治理情况。

还真别说,所到之处,所见所闻,都让李素颇觉耳目一新。

扬州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才脱离战乱不满三周年的地方(三年前的秋天打完仗的,今年才仲夏五月),主要城市都已经生机勃勃,百业繁荣。

百姓耕作生产也非常有序,人尽其力,有足够自耕田地的百姓,全部积极力田。

因为江南没有麦作区,粮田全是稻作区,在顾雍的劝农推广下,双季稻的普及几乎已经到了百分之百的程度。

之前孙家治理时期,虽然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会增加产量,但无奈行政能力不够强,而且没法管束山越人的生活生产方式。顾雍来了之后,能进一步推广,让山越农民都知道要种双季稻,着实有些手腕,至少生产宣传教育工作做得很到位。

而且据说顾雍做事还挺人性化。他这人虽然话不多,但做事稳当,不会冒进急躁,决策前会充分调研、实事求是听取民间困难。

之前几年统治者多半只是注意到双季稻能极大提升产量、从而提升国力,就疯狂一刀切要求种植。

顾雍上任之后,深入基层听取百姓和粮商的说法看法,也意识到了百姓普遍有抱怨“林邑稻虽然可以多种一季,但米粒粗粝难吃,没有黏性”。

顾雍就让人做试验田,反复对比,而且是每个县因地制宜结合当地实际的气候、日照、灌溉情况做实验,绝不盲目把一个地方的经验生搬硬套移植到别处。

最后还真就被顾雍安排人实验出了结果,发现吴郡沿海某几个比较湿润、日照多的县,乃至太湖南岸几个县,可以做到“早春尽量提前抢种一季林邑稻,农历五月底前收割,就还来得及种第二季,该种传统糯稻”。

这就做到了早稻和晚稻种不同的品种,降低了百姓的抗拒,好歹收成里面有一季是软糯黏性的稻米。

顾雍还承诺,给朝廷缴纳粮税时,只要满足每人两石稻谷,无论早稻晚稻都行,让百姓可以自己选。

如此一来,那些相对富裕、口味挑剔的百姓,也纷纷选择种一季林邑稻拿来应付朝廷、交公粮。第二季传统晚稻留下自己吃。

历史上南方地区的经济发展总量超过北方,一直是到北宋时期才实现的。

南北朝的时候南方虽然已经靠衣冠南渡充分发展了,但南方的平原面积显然远不如华北,所以只能说太湖平原单位面积发展度追上了华北,而总规模依然远远不如,到了唐朝大统一的时候,河南河北人口和经济规模依然是超越江东的存在。

而历史上宋朝南北经济总量扭转的出现,主要就是占城稻(书中的林邑稻)推广后,南方普遍有了两季主粮农作物。

现在顾雍能让扬州如此高速地全民自发推广种植,连山越人都自

朋友突然会按我的小痘痘了 第一章

发普及,拉动效果果然不同凡响。

虽然扬州的经济总量肯定还是低于冀州,可扬州如今江南部分的三百万人口(五岁以下小孩没算进去),估计发挥出了北方四百来万人的生产力。

而且顾雍的治理也不仅限于农业区。在少数人口稠密的繁华县城周边,确实田地不足、百姓也不愿意外迁到荒凉地区,顾雍还劝导百姓广事蚕桑和其他工商业生产。

吴县(苏州)、乌程县(湖州)等地的织锦产业已经开始模仿益州的生产方式,当地富商豪绅也比较舍得下本。

在顾雍属下工商官员的严格执法下,吴郡豪绅都依法缴纳织机税和足额的专利费,拿出积蓄投资扩大生产。从织绸缎到织麻布,所有的新式织机都有民间充分投资。

最让李素惊诧的是,今年他甚至还发现吴郡有人刚刚开始第一年尝试种植棉花,准备连棉布织机也一起投资。

要知道,此前大汉境内的棉花产区主要是西北地区,也是李素给凉州百姓寻找的一条生财养家的活路,相当程度上还平抑了西北百姓经常造反的问题。

棉花在日照充足的高纬度地区才最适合生长,同时也要充分的灌溉,西北夏天日照极长,这个优势江南是绝对做不到的。江南唯有在灌溉方面可以胜过西北。

李素视察之后,问了当地百姓是如何实现种植棉花的,才得知原来他们也舍不得用原本已经成熟的粮田来种棉,而是经过了几年的失败实验之后,拿的原本靠近海边,以及太湖下游沙质淤灌区的盐碱地来尝试。

众所周知盐碱地本来就种不了粮食,放着也是浪费。而棉花这东西虽然也怕盐碱,但经过劳动人民数年的测试,有人总结发现这东西只是在抽苗阶段特别怕盐碱。

抽完苗之后的生长期里,其实也没那么娇贵。这种特性,如果是在西北,那还没法利用,毕竟水资源宝贵。

但是在太湖以东、靠近海边的盐碱沙土平原,水就不值钱了。百姓们在种棉苗之前疯狂引太湖水长江水浙江水大水漫灌去盐碱,然后下苗。等抽苗后水也褪尽,盐碱度有所回升也无所谓了,这才确保了棉花的大面积成活。

李素了解了这些细节后才恍然,毕竟历史上南宋末期到元明,“松江棉布”的招牌也是很响亮的,而且按说历史上也没什么长途的农产品原材料转运,松江棉布肯定是靠松江附近的州府种出来的棉花织的。可见吴郡当地是可以种棉花的。

后世到了当代,吴会之地没有棉田了,一方面是工业发达了没那么多地种棉,还不如去新江种,发挥各地的产业差异优势。

另一方面也是经过千年的水土治理后,扬州各郡的水咸土碱问题也解决了。没有了盐碱地之后,就算有农田也犯不着种棉花。(一直到南宋以临安行在,临安的西湖水都是带咸味的,这才有南宋时在临安城内疯狂打井挖深层地下水喝的情况)

把这些民情都掌握之后,李素倒也犯不着去纠正顾雍。反正盐碱地种棉确实不占用良田,属于额外收益的添头。

只要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战争调度潜力,地方上的具体民政细节完全可以放权。怎么样有利于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就怎么来好了,何必非要纠结微操呢。

顾雍这种种灵活的激励和劝农施政手腕,让地方的财政和物资积蓄非常充裕。

他治理下的扬州,虽还远不能跟已经首善十年的益州比工商生产,但居然已经跟荆州相差不远。

考虑到做了多年荆州布政使的鲁肃,内政才干也绝对是一流的,顾雍这个成绩已经非常可观了。

当然鲁肃的政绩被追赶,倒也不是鲁肃能力不行,实在是荆州地区这几年财政负担重,富余的民力、徭役都被抽去挖南阳运河了。

荆州地区的农业受官府控制程度也比较重,绝大多数田地都要种粮食,多出来的谷物才好供给挖运河的民夫、以及高顺在荆州集中训练的十几万新军。

荆州这几年的民营工商业,几乎没怎么发展。绝大多数的民用工业投资都是李素、诸葛亮这样的勋贵寡头投的,主要是白糖和白瓷。

不过随着运河彻底修完,未来数年荆州地区也算苦尽甘来,可以进入收割红利的高速发展期。

李素了解完了顾雍的全部政绩、视察了各处府库实际情况、验看完账目后,也不得不承认,当初他给皇帝刘备大致规划今年的统一战争各战区出兵规模时,着实有点低估扬州地区的战争潜力了。

既然扬州的生产恢复得那么好,双季稻和各种休养生息加持、

朋友突然会按我的小痘痘了 第三章

三百万人能顶北方四百多万人产能,之前按照“三百万人口供八万正规军远征”估算的出兵规模,显然是非常轻松了。

李素也想速战速决,一上手就来一把狠的,争取直接攮下来曹操至少一整个州,他也就临时决定多调集部队,以壮军威。

反正刘备阵营如今是六十三万正规军、出兵四十万远征曹操,剩下的分布各地守家,所以预备队动员潜力还是非常充裕的。

短短半个月的军需准备期内,李素秘奏刘备拿到许可,又增添了两万部队,把从江东渡江北伐的部队总规模扩大到了十万。

同时,他还从益州、交州累计抽调了两万战兵,只是距离比较远,传令也比较慢,需要再有两个月的时间调度到位。

所以现在五月下旬进攻时,李素只能先动用十万人,但到了七月底八月初的时候,他还可以再得到两万生力军援军,到时候把总兵力扩充到十二万。

部队所需的渡江战船也是非常充沛。既有足够的江海两用大福船,也有包铁船舷的五牙战舰,都是曹军所没有的(也包括曹操部下的孙权)

李素的兵力和军备、器械都大大加强后,对面的曹仁,却因为曹操中了诸葛亮的疑兵计,还得抽调走淮南守军北上堵漏。

谁让曹操觉得田畴假装关羽缺船是假的、而诸葛亮希望他相信李素策反了孙权也是假的。两个虚实相印证之后,曹操相对更重冀州而轻淮南,李素当然占便宜了。

五月二十一,李素的军队正式拔锚,开始发动对瓜州和濡须口的正式军事进攻。

在军事进攻之前,李素也顺水推舟,利用诸葛亮为他创造的条件,往孙权的辖区散布消息,试图跟孙权联络上,让孙权知道他已经被曹操猜忌了。

曹操是否猜忌孙权不重要,重要的是孙权得知道有这回事儿。不管曹仁和孙权谁被逼动手,反正对李素都是有利的。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每月的十号是文嘉公司开工资的日子,郑彤在家养了两天,脸颊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淤青,只好围着一方红纱巾上班,好在秋天风大,带纱巾的人也很多。

李良从萧晴的嘴里知道了郑彤和周雨吵架的事,为自己的莽撞深深自责,本来以为周雨在工地,郑彤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成想被小区的大妈们添油加醋地多管闲事,让郑彤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坐在座位上,一本打开的书放在桌子上,李良一只手捂着脑门,闭着眼睛想着从头到尾的经过,外人看到以为他是在思考工作上的问题。

应聘文嘉公司策划员,他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参加面试的人一个个看上去都信心十足,三天后,没想到他接到公司试用的电话。

面试的方式很简单,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一篇散文或论文,他想起离开家乡上学前,妈妈站在道边送他上车的情形,八岁以后没有父亲的李良,上有姐下有弟,母亲硬是靠一付羸弱的肩膀把她们三个孩子养大,上车后,车开出老远老远,还能看到风中妈妈的影子。

略加思索,他写下了《想念妈妈》,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他只是真实地写下了自己对妈妈的印象,写下了农村孩子渴望上大学跃龙门的理想,没想到被录取了。

第一天上班是陆经理接待的,这个比自己年纪大,脸上微微带有胡须的男人告诉他两句话:“策划首先是要有头脑,文嘉公司的文案不仅仅是写作文,还要能经得起市场的检验,第二个就是写出的东西能把自己打动了才能打动听众。”

第一周学习同事们写出的成品,经过配乐、播音,从电话里播放出来,让他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妙,电话里还能收听到电台一样的节目。

旁边给他讲解什么是导语、什么是正文、什么是游戏、什么是心灵感悟的女同事,比自己的姐姐还耐心。

大学四年,从来没有接近过女生的李良,对这位像姐姐一样的女孩产生了一种依赖感,感觉是缪斯女神降临,是优忒毗、是依蕾托。

女孩的名字叫郑彤,一个让他忘不了的名字。

眼角的余光就能看到她,佯装拄着脑袋思索的时候能看到她,中午上楼吃饭的时候,李良喜欢跟在她的身后,端庄挺拔的身躯,飘过来发丝的清香。。。。。。

郑彤没有发现狂热的李良在注视她,帮李良看他的稿子时,站在身边的李良像个听话的孩子。

李良的亢奋引起同宿舍人的注意,他把自己的暗恋推进了一步,跟舍友说新结识了一个女孩子,他其实也没说谎,确实是新结识的。

沉浸在一往情深中的李良,被郑彤和周雨“好了”的消息打蒙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心中的想法,想法已经被周雨先一步说出来。没人的时候,他狠狠地捶打自己的胸膛,恨自己懦弱。平静下来,他心里还有一丝希望,万一他们处不成呢?

每天中午在小公园聚会,他都是跟在他们的身后,人多的时候,也见不到他们有什么亲昵的举动,甚至郑彤还常常坐在他身边,他的被熄灭的火苗又有了一点生机。

当周雨拿出和郑彤的结婚证,在办公室宣示主权的时候,他的希望彻底熄灭了,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出去喝酒。

沉浸在回忆中的李良,突然听到敲桌子的声音,睁眼一看,原来是萧晴站在他面前,萧晴笑道:“别发愣,开工资了。”

侧目看了一眼旁边的郑彤,郑彤刚好也看过来,他心里一阵颤动,郑彤脸上的痕迹在她侧脸的时候异常醒目。

晴姐告诉他郑彤和周雨吵架是因为他,暗示他离郑彤远一些,也小心周雨报复,他明白萧晴话里的意思,自己成了一个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因为自己的懦弱,从第一者成了第三者,李良觉得是命运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从财务室出来,刚好在走廊遇到郑彤过来,李良看郑彤身后没人,拦住郑彤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郑彤苦笑了一下说道:“也不怪你,就算没有你,还会有张良赵良,周雨就是个嫉妒心极强,自私的男人,都过去了。”说完侧身从李良身边走过去。

中午吃饭,李良破例没有跟在郑彤身后,就是周雨和郑彤结婚后,他也暗暗地关注郑彤,每天看到郑彤高兴的样子,自己的一天也变得顺畅无比。

拉开抽屉,李良把里面的几本书掏出来放在桌角,这几本书是他借出来的,手里还有写了一半的文案,导语部分已经完成,按键设了十二个,故事基本也选出来了,但没来得及写出来。

环顾四周,无人的办公室里仿佛又看到几个同事在热烈地讨论文案,一个声音在脑海里一直响着:“人要脸树要皮,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人要脸树要皮,难道等着人家来当面指责你?”

笑话,自己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出一个星期,第三者李良被人家暴打的消息就会四处传开,萧晴暗示周雨可能带人来找他,跟他们说是个误会?跟他们说自己是

朋友突然会按我的小痘痘了 第二章

冤枉,谁信?

春风满面地来到这里,灰溜溜地离开这里,难道这就是自己人生中必须经历的?走吧,趁现在大家还没有用有色眼镜看自己。

是不是走之前给经理写一封辞职信?是不是走之前给郑彤留下几句话?违心地说几句谎言有意思吗?违心地承认自己错了,已经让他的心流血。

当吃过午饭的几个人回到办公室,李良已经离开这里,萧晴看看郑彤小声问道:“李良跟你说什么了吗?”

郑彤摇摇头说道:“开工资的时候在走廊里遇到他了,他跟我说对不起,我说都过去了。”

“他这是不辞而别,我去告诉一下陆经理,也可能前两天我提示他的话吓到了他,你今天带着纱巾上班的样子让他内疚。

拉开李良的桌子抽屉,里面干干净净,几本书摆在桌面上,确认他没留下字迹,萧晴敲开陆小西的办公室门。

“李良走了。”

“他没留下什么话吗?”

“没有,桌子上有几本他借的书。”

“他性格内向,总是怕别人瞧不起,郑彤和周雨吵架,他觉得是自己的错,刚才我问郑彤,他在走廊跟郑彤说对不起,后来吃饭的时候他就没上楼。”

“明天周日,要是周一还没有消息,周二的招聘广告又得加上,策划部还需要加两个人。”陆小西对萧晴说道。

喜欢半杯流年半杯月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