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湿啊 叫的再浪一点 幸福的一家小说无删减

时间:2021-10-16
乔御琛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抿了一口酒。

  他的目光始终在眼前的人儿身上。

  安然不知道,这个人深邃的眼眸下,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看不透他。

  也不敢乱猜。

  她只是在赌,赌安心对这个男人来说,还是重要的。

  “你放心,我不会绑住你一辈子,只要六个月,足矣。

  良久后,乔御琛勾唇。

  安然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眼。

  “我听说,你小时候是在安家长大的。

  只有小时候吗?她可是从小就在那个恶魔窟长大的。

  “乔总想说什么?

  “安家人都懂酒,你呢?

  “略懂一二,她看向他,表情淡定。

  他淡淡的又喝了一口酒。

  在她还未反应明白的时候,就已经一手压住了她的后脑勺,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

  安然脑子里轰的一响。

  她立刻闭上了眼睛,提醒自己,还有交易,不要推开。

  可是不行。

  她脑子里全都是那晚,她被人压在身下,被迫承欢的画面。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一把将他推开,这副不安的样子全被他看在眼里。

他眼神中多了一抹玩味,松开她。

  重获自由,她用力的呼吸,默默的往后移去几分,警惕的看向他。

  “说说,这是哪个年份的酒,答对了,你的要求,我就应了。

  安然侧头不屑冷笑一声。

  “怎么?你对我的问题,有异议?

  “在乔总眼里,安心的命可以用来赌吗?

  “我当然不会拿安心的命来赌,我有必要提醒安小姐一句,我既然能把你送进监狱,就有的是办法,让你老老实实的把这个人交出来。

是啊,城南乔家在这个北城可是手眼遮天的。

  不然她也不会坐牢了。

  想起这一点,安然眼底多了一份恨。

  乔御琛翘起二郎腿,勾唇:“既然敢来跟我提条件,那你来之前,就没调查调查我?

  安然微微握起拳头。

  “上车之前,我可是提醒过你,让你别后悔,若是你现在反悔了,可以立刻离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安然扬起下巴,努力的克制自己,保持淡定:“我……刚刚没有尝出酒的味道。

“那你可就输了。

  “再让我尝一次,再一次,我一定可以做到。

  “安小姐这是在向我邀吻?

  “我可以自己喝一口?

  要知道,即便只是自己喝一口酒,也很难分辨出,更何况……

  “当然不行,我的酒很名贵,你不配。

  他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含在口中看向她。

  这意思显而易见。

  安然沉思片刻,不再犹豫,上前碰到他的唇。

  可是,他不张嘴。

  她窘迫的离开,看向他。

  想到那晚那个男人粗鲁的吻她时的方式。

  她闭目,咬牙,握的拳头都颤抖了起来。

  她不能放弃,这个男人,是她惩罚安家人的第一步。

  再睁开眼时,她眼神中一片清冷。

  她上前拥住他,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唇碰到他的唇上,撬开了他的嘴。

  一点红酒被度到她的口中。

  她立刻跟他分开,仔细品味。

  她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的讶色。

  这些年来,除了那晚药效作用下的安心之外,再也没有女人能够让他起生理反应。

  即便是现在的安心,他也完全提不起兴趣。

  可刚刚,这个女人做到了。

很好。

  “怎么样?这是哪个年份哪个地区的酒?你只有一次机会,猜错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她双手轻轻的交握,掩饰她的紧张。

  “我刚刚有没有说过,我是个没有耐性的人,不开口吗?

  “82年,波尔多的葡萄酒。

  她说完,立刻双眸炯炯的望向他,等待答案。

  她没有错的资本。
  “如何,乔总。

乔御琛眼底染上了邪肆:“你刚刚提的那些,成交。

  对了?她竟然真的蒙对了?

  她已经四年没有碰过红酒了,而且她的味觉本来就没有那么灵敏,加上刚刚是用那种方式……

  这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了吗?

  此刻乔御琛手中撵转把玩着红酒瓶的瓶塞。

  上面清晰的印着2005。

  只不过,他不打算让她看到。

  目前看来,这个交易,很有意思。

  乔御琛随手将瓶塞塞进了酒瓶中,起身。

  安然也跟着一起站起:“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今天。

  “那……你呢?

  “哦?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

  他侧步,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的走到她面前。

  她连忙后退一步:“我说的是结婚。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