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寒爵洛诗寒全文免费 晚上他是怎么弄你的

时间:2021-10-16
“安然,你到底想干什么,安展堂咬牙看向她。

  “挨打的是我,您却问我想干什么?我有些糊涂,不如,安总提醒我一下,希望得到怎样的回答。

  “我要你立刻离开乔御琛。

  “不可能,安然眉心微挑,眼波间流转着美:“我爱他。

  “你抢你姐姐的男人,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羞耻心这种东西,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的女儿吧,如果她有,就提醒她不要来抢我的男人,做第三者可是很可耻的。反正我是没有那种东西,不介意跟她光明正大的抢。

  “你……他再次抬起手。

安然却是站起,一把抓住了安展堂的手腕。

  “安总,刚刚那两巴掌,第一巴掌,结清了你我的血缘亲情,第二巴掌,结清了这些年来,你对我不算善待的养育之恩。你可想好了,接下来这一巴掌落下来,我会立刻逃离北城,安心的死活,再与我无关。

  “你敢威胁我。

  “对,我敢,安然笑,笑的灿烂。

  “好,安然,既然你不听我的劝,那你就继续作,乔御琛跟安心感情那么好,我就不信他会舍弃安心,真的跟你这种坐过牢的女人在一起,我就等着看,看你最后能有多得意。

  安展堂说完,转身负气的摔门离去。

  安然咬唇,走到宽敞的窗台边坐下,从口袋中掏出一颗糖,塞进口中,看向窗外,心情寂落。

  她不需要多得意,她要他们痛,撕心裂肺的痛。

  病房的门被推开的时候,安然几乎坐在窗台上睡着了。

  她听到声音转头看去,竟是乔御琛。

  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打在她的身上。

  看着她背着光线对他露出绚烂的笑容。

  乔御琛有一瞬的恍惚。

  眼前的女人,不像是个人。

倒像是……被遗落在人间的精灵。

  “真是稀客,乔总不去守着你心爱的女人,却来看我。

  “手术时间医生已经商量好了。

  “我知道,医生已经跟我说过了。

  她从窗台上走下来,在床头柜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

  看到她左侧脸颊上,没有重叠到一起的两个五指印,乔御琛眉心微凉。

  “你的脸怎么回事。

  “脸?她愣了片刻,才抬手捂着自己的左侧脸颊:“这个啊,撞到门上了。

  乔御琛眼神更是冷了几分,谎撒的倒是坦然。

  她不说,他也懒得管。

  他转身要走,走了两步又回身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可以救安心的?

  安然转头看向他,眼眸中带着冷漠。

  一个把她送进监狱里的混蛋,问她这些做什么?

  这个人,压根儿不是真正的关心她。

  如果他真的想知道什么,何需问她,只要他去查……

  她勾唇:“不记得了。

  乔御琛眼眸玄寒,撒谎。

  他看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

  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对他有抵抗心理。

  无妨,反正她也没多讨人喜欢。

  他回到安心病房的时候,安心正在跟父母哭闹。

  见到他,安心伤心欲绝。

“御琛。

  乔御琛看到被她扔在地上的一片狼藉蹙眉:“怎么回事。

  “御琛,手术我不做了,给我捐肝的人是安然,是安然啊,我怎么能让无辜的安然为我受苦,如果等不到合适的肝源,我宁可死。

  “你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如果知道,我怎么会同意我爸妈做这种荒谬的事情,安然是活生生的人呐。

  路月也在一旁擦眼泪:“心心,不是妈妈狠心,是安然自己愿意的,昨天,她还特地去家里跟你爸要了一千万,这是她自己要的报酬。

  乔御琛声音森寒:“她向你们要了一千万?
  “是啊,御琛,我知道,你肯定也觉得阿姨自私,可现在,我真的只想让我的心心能活下去,我……

  “手术必须做,乔御琛打断了路月的话,他看向安心:“现在就是最合适的时机,既然她已经收了钱,你就没有理由拒绝。

  “可是我做不到。

  “那你想死吗?

  “我……

  路月适时出声,握住安心的手:“心心,就当妈妈求你,别再拒绝了,妈妈真的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安然切掉一部分肝不会死,可你若没有了安然的肝,你就会死,妈妈要你活着,就当是为了妈妈,求你了。

  “妈。

  母女俩抱在一起哭做一团。

  可乔御琛此刻却是一阵阵的烦躁,那个女人有那么缺钱吗。

  此刻,安然的病房,门口传来轻巧的敲门声。

  安然看向那边:“请进。

  病房门打开,一个容颜俊朗,身形纤瘦的男人,手捧着一束鲜花走了进来。

  看到对方,安然有几分惊喜:“诺晨哥?

  安诺晨将门关上,走到病床边,将鲜花递给她:“然然,送你的。

  她接过鲜花,嗅了嗅:“真香,谢啦。

  “你瘦了好多。

  “瘦了好,不用刻意的减肥了。

  “你还是这么能……贫嘴。

  “诺晨哥,你这样过来,隔壁估计会生气。

  “不管他们,我听说检查做完了。

  她点头。

  “然然,如果我的血型能匹配的话,就不会让你受这些罪了。

  “如果你的血型能匹配,有我没我还是个问题呢,别自责了,又不是你的错,她笑:“阿姨最近好吗?

  “她一直都是老样子,我来的时候,她让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

  “手术前,跟他们要一笔钱,做完手术后,赶紧离开这里,别再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了,路月那个女人,不会让你好过的。

  安然抿唇,“帮我谢谢阿姨。

  安诺晨伸手握住她的手,紧紧的:“然然,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可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万一……四年前的事情再重演的话,你的未来就毁了。

  “已经毁了,诺晨哥,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