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rapper18岁 180男和150女能全部进入吗

时间:2021-10-18
“顾念念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怎么?之前勾引不成,现在又想通过这些旁门外道引起我的注意?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不是,我真的看到了。

顾念念都要急哭了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邵屿相信自己。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头看向自己裹缠着一圈圈纱布的手掌,然后毫不犹豫地就将纱布解了开。

动作快到邵屿都来不及阻止。

看着与之前毫无差异的伤口,顾念念大脑就像是装满了浆糊一样。

为什么没有任何变化,伤口明明已经迸裂开了啊?

邵屿的眼底飞快闪过一抹轻松,然后淡淡地开口说道:“别再胡思乱想了,都是你晕倒后的错觉。顾念念你现在既然已经嫁进了邵家就谨言慎行,别再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让别人听了笑话。

要是丢了邵家的面子,你就别想好过。

威胁意味十足。

但是顾念念依然不死心。

“他到底是谁?

邵屿没有想到找这个女人看着容易吓唬认真起来居然这么倔强。

“那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他的眼神冷漠,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温度。

顾念念知道自己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便低下头,“对不起。

见她不再追问,他转身大步离开了房间。

管家正在外面候着。

见到邵屿出来后紧跟在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

“说吧,怎么回事?

邵屿坐回书桌后目光沉肃地问。

“回少爷,是新来的佣人去给大少爷送饭的时候忘记锁门,这才大少爷跑了出去。

邵屿不满地皱起眉头,但是也知道周叔自会处理好下人的事,所以直接关心重点。

“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自从邵偃的病情日益严重到已经扰乱了神智的地步后,邵勋就暗中把他从国外接了回来直接放在眼皮子底下照顾。

周叔听到这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少爷,我们敢去的时候,大少爷的神智似乎稍稍清醒了些。

“你说什么?!

邵屿激动地甚至站了起来。

“是真的,医生说似乎是因为,少夫人的血。

邵屿双手撑在桌子上,垂眸陷入了沉思。

父亲的话又在脑海里响起,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或许顾念念的血真的可以医治大哥。

邵屿和邵偃本来是孪生兄弟,但偏偏邵偃的病情发作时要比他严重许多,甚至现在已经到神志不清的地步。

所以邵屿一直对自己的大哥有着深深的愧疚。

只要能医治好大哥,什么代价他都舍得,别说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了。

顾念念不知不觉又陷入了沉睡。

梦中睡得极其不踏实,总觉得身体某处隐隐作痛,到最后那种痛感蔓延至四肢百阖,让她觉得自己的生命都在缓缓流逝一样。
被迫嫁人的无奈、被赵函生抛下的痛苦、邵屿冰冷绝情的残忍以及邵家让人不安的阴诡,所有种种深重的情绪就像是一张网一样将顾念念压得喘不过气来。

她似乎陷入了一个有一个的梦靥,每一个都让她想要拼命逃离。

可是无论她如何挣扎体内明显的痛楚都让她无法忽视。

也是梦吗?为何如此清晰?

寂静的房间中除了顾念念略重的呼吸声,就只有液体的滴答声。

猩红的血液不断地从顾念念胳膊上的静脉处缓缓流出。

邵屿垂手漠然地站在窗前看着躺在床上惨白着脸一脸痛苦纠结的小女人

“她不会醒吧?

没有任何感情的声线。

中年医生闻言看向邵屿十分笃定地说:“少爷放心,少夫人服了药抽完血之前都不会醒的。

邵屿沉默地点点头,然后转身就想离开。

只是他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极其微弱的一句。

“妈妈,我疼。

顾念念的眼角有泪蜿蜒而下,整个人大汗淋漓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异常柔弱,楚楚可怜。

鬼使神差的,邵屿居然突然就想到了江边的那个晚上。

即使他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但是唇齿交缠间,他能感受到她满脸的濡湿。

应该就是像她现在这样吧,无声地泪流满面,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其实可不就是,被自己突然地强迫,肯定早就已经恨死他了。

邵屿想到这心中泛起了一丝柔软,目光也跟着柔和了不少。

医生见他始终定定地看着床上的人,还以为是邵屿有什么不满,连忙谨慎地解释道:“少爷,少夫人的身体对疼痛的感知异常强烈,可能在普通人身上无足轻重的疼痛感在少夫人身上都会被放大数倍,这个是体质问题,异常罕见,我实在是没办法。

邵屿的目光早就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冷漠无情。

他淡淡地收回目光,不置可否地直接走了出去。

他之前的那片刻慌神纯属鬼迷心窍,谁要关心她疼不疼。

顾念念迷迷糊糊终于从梦靥中逃离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

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刚要下床喝杯水,手机就疯狂地震动起来。

来电显示是她唯一的好友,秦彤彤。

“念念快来‘霓虹’,现在就赶紧过来,我在这等你啊!你要不来以后都别想再见到我了!

她噼里啪啦气也不喘地一通说,根本不给顾念念开口的机会,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念念怔怔的听着手机中的忙音,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

无奈地叹口气,只能去换衣服。

“少夫人要出去?

自从说明了她的真实身份后,管家对顾念念的称呼就变了。

顾念念看着老人严肃的表情心下有些惶然,“可以吗?

周处收敛目光,恭敬地说:“当然可以,我这就安排司机。

顾念念本来想说不用她打车去就好,但是转念一想就闭上了嘴。

她明白,这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监视吧。
虽然没有人明说,但是顾念念心里就是能够隐隐感受到,这个家族对她的不信任以及隐隐的防备与监视。

或许也不是只针对她,而是对每一个外来人。

毕竟邵家这种豪门望族,有一些不想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也正常。

说到秘密,顾念念又忍不住想起了那座白色的小房子,以及里面那个诡异的蓝眸男人

她怔怔的低头望向自己的手掌,努力甩开脑海中让人发寒的记忆。

‘霓虹’是江城数一数二的夜总会。

作为有名的销金窟霓虹门前进出往来的自然都是豪车名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