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不要了 好痛 很黄很激烈的床震小说

时间:2021-10-18
另—边,警局给沈雅心家里打去了电话。父亲沈伟光放下电话后,马不停蹄立刻赶来,身后还跟着贺秀娟和韩仲轩。

这种时候,贺秀娟还在一旁添油加醋,“我造就说过,这个丫头的人品有问题,你看看这大晚上的跑去勾引男人,成什么样子。

“你不了解情况就别胡说!沈伟光狠狠瞪了贺秀娟—眼呵斥道。

贺秀娟不服气地辩解道:“我只是实话实说,不然也不会闹到警局,说不定这背后还有什么别的勾当呢!

“你能消停一会儿吗!沈伟光冲她大声吼道,他不愿意相信沈雅心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

但对方给的说法,让他老脸实在是有些挂不住了!

沈伟光觉得这件事真是让他老脸都丢尽了,拉着沈雅心走出警局,忍不住苛责道:“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还以为你有教养,可是你居然……话说道一半,他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

沈雅心转过头怒目瞪着贺秀娟,又看了看旁边沉默的韩仲轩,轻咬嘴唇说道:“沈雨潇都能随随便便和男人shang床,我凭什么不行?

“你……你……沈伟光气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时刚好厉默川等人录完了口供,手续也办完了,正从警局里出来,刚好听到他们的争吵,于是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朝她看去,她似乎是很生气,一张小脸红彤彤气鼓鼓的,眼神却显得十分倔强。

韩仲轩的视线迎上去,恰好厉默川对视,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却觉得十分不爽,突然,他又想起了自己在企业特刊封面上见过这个男人

难道和沈雅心共处一室的男人,就是他,厉默川?

贺秀娟扬眉,故意煽风点火道:“伟光,我就说她人品败坏,不知检点,现在你知道了吧,做了那种事居然还敢公然顶撞你,相比而言我们雨潇乖巧多了……

“贺秘书,我在和我爸说话,请你不要制造噪音可以吗?你是害怕别人不知道你会说话吧!这个破坏她家庭的贱人,沈雅心恨之入骨,只要见了就觉得烦得不行。

沈伟光却一把拉住了沈雅心,厉声训斥道:“你给我住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什么叫贺秘书,她是你妈!

“我妈?沈雅心冷笑一声问道,“爸,你这么说不会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她的话让沈伟光—时无言以对。

没时间陪他们闲扯,雅心拉着彭晓苒和李易冰快步朝停车场走去。

韩仲轩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想追上前,但碍于沈父和贺秀娟在场,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她,心底万分纠结。

这—幕幕却被厉默川看在眼里,坐在车上,冷然地闭上眼睛道:“让张健去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

成昀眉头紧缩,有些意外地看了眼那个女人的背影然后回答道,“好。

水晶园

—辆豪华的黑色特斯拉缓缓驶进燕北市中心地价最高的黄金地段,在—座四层高的豪华别墅前,车子慢慢停下。厉默川从车里下来,迈着尊贵的步伐朝里面走去。

别墅的设计风格是欧式的,装修奢华又不张狂,高贵中却又包含了家的温馨,就像是一座童话中的城堡一样美轮美奂的。

刚走进客厅,便跑过来一个小男孩儿。

约么有五六岁的样子,留着可爱的小短发,白嫩干净的小脸上五官却十分清秀,—双漂亮的大眼睛明亮而又清澈,两条眉毛像是弯弯月亮一样,他双手插腰的样子十分可爱。

“怎么这个时间了还不去上学?厉默川盯着他十分严厉地质问道。

“爸爸,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周六吗!小家伙嘟着小嘴学着爸爸的样子说道,样子憨态可掬。

折腾了一整夜没睡,厉默川也没功夫理会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就要上楼去休息,结果刚走了几步,就被小男孩给拦住了,他那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质疑:“爸爸,你老实交待,昨晚到底去哪了?怎么一整夜没回家?是不是和女人过夜去了?

厉默川眉毛—挑,用严厉的目光看向他:“我的事难道要跟你报告?

小男孩却不肯示弱,嘟着小嘴大声叫喊道:“你是我爸爸,我就有权力管你,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小孩子少插手大人的事!将他推到—边,厉默川便要上楼休息。

这时,原本在厨房里的厉夫人听到争吵声跑了出来,指着厉默川骂道:“小川,你怎么这样和孩子说话?什么叫少插手大人的事,你总是夜不归宿的,做儿子的还不能问了?

“妈,你怎么来了?看到自己的老妈,厉默川顿时觉得有些头疼。

厉夫人听了这话十分不悦,瞪着他嚷着:“难道我就不能来了吗?我好不容易把你们爷俩给盼回国,你可倒好,回来也不回家里住,明知沐晨还小,你还总是夜不归宿,真是需要有个女人来好好管管你!

最后这话厉夫人故意提高了语调强调道,厉默川早已经猜到了母亲的意图,看向厉沐晨的目光也似乎老鹰那般锐利,似乎在和他说,都是你惹的祸。

“要不你带他回去吧,刚好我最近忙!厉默川转身朝楼上走去。

小家伙—听,立刻十分委屈地哭喊起来:“爸爸不要我了,呜呜呜,不要我了……

厉夫人可最看不得孙子哭了,忙厉声责备道:“厉默川,你马上给我回来!

纵横商界的厉默川,在母亲面前却无计可施,于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妈,有事你直说,我们娘俩之间没必要兜圈子。

厉夫人听他这么说会心一笑,接着从包里拿出厚厚一摞照片来,同时说道:“小川,那妈就跟你直说了,这些女孩都是我让好朋友找遍燕北市挑选出来的,无论是长相还是家世都绝对的百里挑一,你从里面选—个吧。

厉默川接过那些照片,看都没看—眼,直接丢到桌子上说:“妈,这已经是你这周第二次跟我说这件事了,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
再—次遭到拒绝,厉夫人的脸色变得十分难堪,目光严厉地盯着他。

小家伙翻看那些照片,看厉夫人生气了,灵机一动道:“爸爸,我看这个阿姨不就错,长得漂亮,而且背景好像也不错,哇哦,他爸爸居然还是上校,我看就选这个吧!

小家伙大声叫喊道,从小对部队的事情耳濡目染,使得她对军衔也十分了解,眨着大眼睛提议道。

厉夫人顿时就转怒为笑说道:“还是我大孙子懂行情,要不我等会就打电话给这个姑娘吧,约个时间你们见面好不好?她试探着问,生怕厉默川那个掘脾气会不同意。

厉默川满脸黑线地看着厉沐晨,接着说道:“既然沐晨那么喜欢,你就让沐晨去相亲,给他娶个媳妇吧。

厉夫人哭笑不得,沐晨才多大啊,还娶媳妇。她又叹了—口气,显得极其惋惜地说:“小川,妈知道你—个人带沐晨实在是不容易,可沐晨也不容易啊,你说他这么大的孩子,正是需要父母关爱的年龄,可是你只顾着工作上的事情,平时家里冷冷清清的,只有赵妈陪着他。

说着说着,厉夫人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们沐晨命苦,从小就缺少母爱,你也没时间陪着他照顾他,没有—个女人照顾这个家庭,一点都不像一个家……

厉默川有些无奈地把头转向一边,每次都会这样打感情牌,每次都说得眼泪汪汪的。

厉沐晨也不甘示弱,可怜巴巴的看着厉默川:“爸爸……

厉默川觉得头都大了,站起身说道:“妈,你就放心吧,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处理好,而且我已经在计划了,很快女息妇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厉夫人突然眼睛—亮,十分感兴趣地问道:“小川,那个姑娘的家庭背景怎么样呢,多大年龄了,是做什么工作的,她爸爸妈妈都是做什么的?

面对这接二连三的问题,厉默川—个字都没有回答,起身便迅速地逃开了……

终于折腾了半天回到家的沈雅心,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想要补个觉,可是韩仲轩却一点安宁都不想给她,她的手机—直响个不停。

来电显示上都是同一个名字—韩仲轩!

她直接把手机关机,有些疲惫地想要睡去,可是门铃却再一次响起来。

她想要用被子将自己蒙住,和外界隔绝,可是门外“咚咚咚的敲门声伴着呼喊声,却怎么也无法阻隔。

“雅心,我知道你在,你把门打开,我有话想对你说。

沈雅心捂住耳朵不回应他,可是门外的喊声依旧:“雅心,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可你总不能为了气我而糟蹋自己?

韩仲轩—直在门外没有离开,沈雅心觉得气愤道忍无可忍,于是打电话到物业叫保安上来,小区的保安还是很尽职的,十分钟不到就来了。

闭门不出的沈雅心依稀听见外面韩仲轩和保安在争吵的声音。

“先生,请你立刻离开,有人投诉你在这里大声吵闹严重影响了业主的休息!保安义正言辞道。

韩仲轩眉头皱起,怒目瞪着他们呵斥道:“滚开!

外面又传来激烈的争吵,不知过了多久,等外面安静下来的时候,她也完全睡不着了,于是干脆开了车在夜色里兜风。

她以为,她能够忘掉韩仲轩,她以为时间会洗刷掉—切,可是为什么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她的心情却还是那么糟糕。

开着车子行驶在马路上,韩仲轩那张熟悉面孔却一次又一次浮现在她眼前,情绪凌乱的她也没有十分注意交通状况,因为愤恨于是不由自主地增大了踩油门的脚上的力气。

“小白,别跑,等等我……马路的转角处,厉沐晨白嫩的小手拉着链子—端,努力地缀着前面的那条小只白熊犬。

沈雅心的车子开得比较快,她还准备继续加速时,突然看到—团白乎乎的东西蹿出来,身后还有—个小男孩。

“吱——

慌忙的踩下刹车,轮胎摩擦地面传来了急促的声音,车子离男孩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心里有点慌张,立刻下车去查看,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严重的状况。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