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时间:2021-10-18
邵屿,邵家的二公子。

不管怎么说,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坏人后顾念念的心稍稍放了下来,没有那么戒备了。

然而她刚松一口气,就听到男人清冷的嗓音再次响起。

“呵,这么迫不及待就急着勾引我吗,还真是有够饥渴的。

顾念念的脸轰地一下全部都红了,淡淡的粉色一直蔓延到耳垂。

邵屿看着她的变化,脑海里竟然不自觉地浮现出秀色可餐四个字。

“你瞎说什么?!

顾念念因为气愤胸口剧烈地起伏,眼中隐隐闪现着委屈。

然而邵屿却嗤笑一声,“我瞎说?我有没有瞎说你心里自然清楚。

他长腿一抬,几步就逼近到了顾念念的跟前,身上强烈的雄性气息将顾念念完完全全地笼罩住。

顾念念的脑海中有什么片段一闪而过,她还来不及抓住下巴就被人死死捏住。

被迫抬起头,正好撞入一双子夜般深沉黝黑的双眸。

邵屿薄唇轻启,吐出的话却像是冰冷得刀片,锐利又伤人。

“听着,你自己什么身份你要自己有数,别等着别人来提醒你,听懂了没有?

邵屿垂眸,扫了一眼顾念念裸露在外的一对精致锁骨,眼神倏地愈发深沉,说出来的话也更加狠绝,“你要是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一定让你,让整个顾家吃不了兜着走。

顾念念此时完全就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眼前的男人

“我都说了我没有勾引你,是你突然闯进来的!她瞪圆了一双桃花眼,因为恼怒眼中水光闪动,漂亮又勾人。

邵屿眯了眯眼,忽然一声冷笑。

“不知悔改。
邵屿话音一落就猛地甩开了手。

顾念念猝不及防,被他的力道带着倒向一旁。

流理台上的花瓶被意外扫落在地,顾念念脚下还来不及站稳就紧随着花瓶同样重重摔在地上。

掌心传来尖锐的疼痛,像是血肉被人生生扯开。

疼得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往下落。

很快地上就蔓延开一小片鲜红的血色。

顾念念就这么跪坐在地上,抬起满是眼泪的小脸,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也不会不知廉耻到去勾引你!

她咬了咬嘴唇,依然强迫自己把话说完,“但怎么说我都是你的继母,而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我发脾气,是不是太过分了!

尾音微微发颤,带着克制不住的委屈。

而此时,在听了顾念念的话后,邵屿从始至终面沉如水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

他缓缓蹲下身,和顾念念平视,然后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呵,继母?你以为你嫁进来,是嫁给我父亲?

顾念念的心一紧,突然不敢说话了,紧张地望着他。

看着她像只走投无路的兔子一样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邵屿站起身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真是个蠢女人

房间重新安静下来。

顾念念像是浑身脱力一般跌坐在地板上,手掌处还在不断往外冒着血,额头已经疼出了一层薄汗。

就在顾念念以为自己是不是会死在这个小小的浴室中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三下克制礼貌的敲门声。

她抬头看去,就见到依然板着一张脸的管家带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出现在门口。

“夫人,这位是家庭医生,请让他给您包扎一下伤口。

平静到机械的语调。

顾念念用完好的那一只手撑着地,勉强站了起来。

另一边的书房中,烟雾缭绕。

邵屿将手中还剩一半的香烟用力按息,然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父亲。

语气恭敬。

邵勋淡淡摁了一声,“有事吗?

邵屿略有些犹豫,似是一时之间没有组织好措辞。

“那个女人,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安排。

“顾家这两年做得再大,也不过就那样,而她的母家更是没有任何势力,以她的身份,给你当妻子远远不够。

邵勋没有说明,但是邵屿瞬间就明白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作为邵家的继承人,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如果那些人,包括顾家见他邵屿突然坚持要娶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肯定会有有心人去查原因。

而邵家的秘密,最不能见天日。
所以光明正大地,以邵屿自己的名义娶顾念念不是不行,而是不能。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是她?

电话那头的邵勋罕见的沉默了两秒。

“这个女孩,是我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你记着,一定要尽快同房,她能消缓你体内的戾气。

至于最后能不能彻底治愈,就要看以后了。

邵屿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思绪却不由自出地回到了江边的那个晚上...

努力压下内心地躁动,邵屿假装平静地问:“父亲,或许,还会有别人?

“不可能,这个女孩是我们万中挑一好不容易才找出来的,至少在江城,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邵屿想反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不能说。

否则以父亲专断的性子一定会插手的。

“阿屿,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不要让我失望。话语里是掩饰不住的沉重。

邵屿当然明白这句话后面的意思,。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心情并没有任何好转。

邵屿重新摸出一根烟,抽得又狠又凶。

傍晚,顾念念独自在别墅后面的花园中散步。

她漫无目的地走着,眼神空洞,脑海里都是管家下午对她说的话。

“顾念念小姐,您真正要嫁的人确实不是老爷,而是我们二少爷,所以今后也请您适应您少夫人的身份,至于原因这不是您应该知道的。

他虽然语气恭敬,但是话里话外始终都是将她当成一个外人。

当时她也是自嘲的笑了笑,说了一声,“我知道了。

不知不觉中,顾念念走到了别处,恍然想起了管家的警告,她转身就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走没有几步,身后忽然传来‘沙沙’的声响。

“谁?

顾念念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她紧张地望过去,可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她心慌地厉害,就像身体本能地感知到了某种未知的风险,慌不择路地就要往外跑。

结果脚下刚一动,手腕就被人紧紧拽住,身体还死死压在地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