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被弄到高cao;翁公的粗大挺进我的密道

时间:2021-10-18

“发财喽,发财喽。”仙人视金钱如粪土,对财富这东西没有太大的感觉,柳莺莺可不一样,他是阎罗王,支持庞大的地府是要花钱的,看到眼前的财宝山,马上喜笑颜开,扭着柳蛇腰笑嘻嘻地走过去,直接躺在了财宝山上,“发财喽,发财喽!”

白羽往身后望了一眼,确定石头人没有追上来后,心下稍安,转而望向四壁:“生路对应着宝库?那么三人离开的路又在哪里?”

柳莺莺可不管那些,手脚并用地将数不尽的财宝往贴身的芥子袋里装,就在她洋洋得意,手舞足蹈的时候,冷宫月忽然拔剑,长剑从莺莺面门扫过斩去她三缕青丝,最终钉入地面。

“冷宫月!”柳莺莺不顾仪态的破口大骂,她之前一直称呼冷宫月为宫月姐姐,“你他娘的自己不喜欢金子,也不许我拿吗!”

“别吵吵,宫月是在救你。”还是白羽明察秋毫,“你自己看看,雪尘剑上有什么。”

柳莺莺知道白羽不会骗自己,顺势止住了骂声向雪尘剑上看过去,待看清之后,立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可不是吗!一条金色的大蜈蚣被雪尘剑钉在了地上,“天啊,还有金色的蜈蚣啊!”大蜈蚣身长一尺,百爪千足,触须刚劲,巨大的鳌牙黑乎乎的一看就是有毒。它通体金黄,和满地的黄金一般无二,被长剑穿透天灵盖也不会死去,足刺乱扫,身体左右扭摆,极力脱困。

“好险!宫月姐姐,谢谢你救了我。”柳莺莺认错倒快,这点值得欣赏。

冷宫月走到大蜈蚣近前,以寒冰之力将它冰封,接着拔出雪尘剑,目光顺着剑刃的锋毫一寸寸的划过,最后冲向远方,“不要想着拿财宝了,再拿下去命都要没了。”

雪尘剑“刷”地一抖,一道凛冽的杀意破剑而出,为这道杀意逼迫,财宝山中出现了“簌簌”的声音,竟是有不知数量的黄金蜈蚣从金山各处爬了出来,口器怒张,巨大的鳌牙对准了三人。

柳莺莺见到如此骇然的画面,连着向后退几步,“我的天,咱们哪是进了宝库,分明是入了虫子窝啊。还好,还好,幸好宫月姐姐出手相助,否则真是有命挣,没命花了。”

“正所谓死既是生,生既是死!在入夜城里,可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冷宫月向前挥剑,凛冽的寒气冲出,将整座财宝山以及攀附在山上的黄金蜈蚣全部冰封,继而挥剑将之破碎,露出了宝山下隐秘的地道。

“走吧,前面肯定有更刺激的东西。”

说是地道,其实是一口深井,圆形的洞口被一扇金子打造的井盖盖住,破碎后,一股股充斥着死气的黑烟从里面冒出来,许久之后才算是干净了,不再有黑烟溢出。

三人走到深井前,从上往下看过去,看到一排扶手从洞口一直延伸到底部,看深井的宽度也就容一人勉强通过。

“真的要下去吗?在里面施展不开,遇到危险可咋办啊?”柳莺莺忧心忡忡地说。

“还有别的路吗?”白羽反问。

“额,好像没了。”

“再找找,如果只有这一条路在,那咱们别无选择。”

三人一寸一寸地将洞穴里的所有地方搜索了一圈,除了眼下的深井之外,再没有任何一个出口了,这证明深井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望着一片乌黑,狭窄到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长满了蜘蛛网的深井入口,三人同时咽下一口口水,心说:自己这罪真是受大了。

为了做出表率,白羽第一个进入深井,脚先入然后是手,依次攀附扶手下行,四周一片漆黑,三人腾起仙罡照亮,居然发现井壁之上残留着一个个血手印,再仔细看,扶手上也有血液残留。

“我想,在咱们之前有人来过这里,只是……”

“只是凶多吉少!”冷宫月将白羽想说而没有说的说出来,“看血手印杂乱无章的状态,似乎是被困在井里了,来来回回摸索很久。”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咱们不会也被困住吧?”

想到这里,白羽蓦然抬头,双脚离地窜向出口,可是,哪还有出口啊,深井的出口早已被空间能力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坏了!中计了,咱们出不去了。”白羽大呼不好。

“他将咱们引到深井当中,再以空间系法术将出口挪走,这样一来,咱们就会被困死在井里。”

“大意了。”

“不!深井一定是生门无疑,只是死既是生,生既是死!布阵者可以自由转变生死二门,甚至生死合一,所以咱们明明进入了生门,却反而失去了方向。”

“被我抓到幕后黑手,一定将他千刀万剐!”柳莺莺发狠地握紧了粉拳。

“是该惩罚他的,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的手上。”

“怎么办。”

“有办法。”近段时间危机重重,白羽灵台却格外清明,明察秋毫,思维敏捷,比之往日反而更加镇定,这大概就是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吧,“找不到出口,我们挖一个出口不就好了!”

“白羽哥哥你的意思是?”

“他可以用空间力量转移出口,但是通道的方向是不能改变的,我只需要控制土石,便能够挖一个出口出来。”

“就像刚刚对付石头人那样。”柳莺莺破涕为笑,“哇,白羽哥哥,你可太棒了。”

“当然。”方白羽坦然接受了对方的称赞,紧接着伸出右手摁在了井壁上,一道道金色的涟漪以他为中心向着四方扩散,井壁变成透明的,一条金色的小龙在其中游弋,金龙体态偏小,但散发出的压力却很强,是货真价实的真龙无疑。彩儿身为强大妖兽,本能的释放威压做出抵抗,却没想到被那真龙瞪了一眼,全身的力气立刻就散了,身体打颤再不能做出抵抗。

连彩儿这样的异数在真龙面前都相形见绌,白羽的潜力实在难以估量。

随着真龙甩尾,一道道金光顺

在教室被弄到高cao 第二章

着井壁游走,下方的空间开始按照白羽的想法随意变幻。他能够倾听万物之声,对方虽然转移了出口,但只要耐心和周围的土石交流,倾听它们的声音,找到离去的路便不成问题。

在遥远的看不见的地方,随着金光闪烁扩散,紧密的土石自动向两边漫开,形成出路。

这真是死亦生来

在教室被弄到高cao 第三章

,生亦死!

转眼之间,白羽将敌人关闭的生门生生挖掘了出来。

说起来简单,但是要做到却相当困难,甚至可以说这件事情,只有他方白羽能够做到,因为他天生的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这是老天赐予的能力,使得他能够和万物沟通,才能准确控制土石走向找到出口,若是寻常的五行创生术,是无法做到这点的。

过了很久很久,三人才从深井之中爬出来,出来的时候身上已沾满了灰尘,手中却多了几件东西,是他们在井里面找到的。

第一件东西是一卷羊皮书,羊皮书是卷着的,三人还没有拆开看。

第二件东西,是一颗巴掌大的夜明珠,这是至今为止三人见过的最大颗的夜明珠,在黑暗的深井中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柳莺莺见了之后就挪不动眼珠了,马上将它从白羽那里抢走。第三件东西就有趣了,是一把短小的匕首,为什么说它有趣呢,因为这把匕首是白银打造的,能够驱邪破煞,这件东西,白羽交给了冷宫月,宫月天生阴寒的体质容易引来邪魅,此等辟邪之物对她来说大有裨益,可是柳莺莺不愿意,非要将匕首抢走,白羽和她争执半天,只能先揣进自己怀里,等到莺莺不注意的时候,再转交给

在教室被弄到高cao 第一章

冷宫月,姑且称它为银匕吧。第四件东西更有趣,是一个巴掌大的玉牌,上面写着两个字“耀阳!”之所以说这枚玉牌特别,是因为它居然和白羽身上的春秋印产生了反应。春秋印是白羽拜师的时候掌教赐予的,本是一对,分别交给了白羽和叶飞,由他两位掌门门徒分别保管。这枚宝印虽然不是凡品,但具体有什么用处白羽一直也没弄明白,用红线穿了挂在胸前当个挂件使用。捡起玉牌的时候,春秋印居然产生反应,闪烁出星辉般的光芒,而那玉佩也光芒四射,两者散发的光芒乎明乎暗,像是在一次次互相交流。

随着光芒闪耀,两者慢慢靠近,在半空中相对盘旋、飞绕,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玉牌居然化作了一粒粒星辉,融入春秋印中,整个过程,看得三人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接受全部星辉之后,春秋印倒是没什么变化,重新回到白羽身上,做回了他胸前平平无奇的挂坠。

冷宫月道:“春秋印是掌门印信,据说是不下于寿剑星魂的强大法器,但却从未有人见识过它的厉害,看它刚才表现,果然所有传闻都不是空穴来风,它的内部一定存在天大的秘密”

白羽虽然早已接受了春秋印,实际上一直无法控制它,也无法和它建立沟通,产生交流,春秋印就那样直挺挺地跟着他到处走。此刻也是同样,明明接受了玉牌的能量,但是春秋印具体有什么变化白羽完全无法查明,与春秋印交流它也不会回应,几次之后便放弃了。

走出深井,白羽迫不及待地展开羊皮卷,急于知道上面究竟记载了什么内容。

可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羊皮卷上确实记录了文字,但这文字就像小蝌蚪似的,白羽根本就不认识,希望落空,有些心灰意冷。

还是冷宫月见多识广,开导他道:“羊皮卷、银质匕首都不是中土之物,上面的文字看起来像是西域文,但不能确定,先带着,出去的时候万一有人认识呢。”

“不必。”经她提醒,白羽忽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知道是文字就好好办了。”

他展开羊皮卷,伸出右手与之接触,随着一道道金光放射,羊皮卷上的每一个字都熠熠生辉地闪耀起来。

“倾听万物之声!”柳莺莺拍手叫好,“白羽哥哥,你可真棒。”

不错,就是倾听万物之声!

白羽用这天赐最强能力与羊皮卷展开灵魂深处的交流,直接获取文字中的秘密。

片刻之后已明白了大概,向两女道明:“如我所料!羊皮卷上的内容是前人进入入夜后被困井下的时候书写的,目的就是希望后来者能够看到,给后来者提供帮助。

那个人叫做邦古,是一位西域的探险家,仗着一身的本领四处游历,直到进入了诡异的入夜城。他是故意进来的,为了探险,为了刺激。和咱们一样,他在进来之后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入夜城不是寻常的城市,里面隐藏了骇人的阵法甚至能够诛仙。

但他已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寻找出口。一路上自然是艰难险阻遇到不少,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有意思的是,他发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这个信息是他的猜想,不能确定,留在羊皮卷上供后人参考。

他认为,入夜城压根没有出口,整个城市也不是一座巨大的阵法,而是人为操控的巨大玩具,入夜城里隐藏着一位顶尖强者,用自己的强大力量覆盖了整座城市,随心所欲地操控里面的一切。

他之所以产生这样耸人听闻的想法,是因为一路走来,人为的因素实在太多,太过刻意!所谓阵法,应该是遵循某种客观规律产生的,是有迹可循有理可依的。阵法虽然强大,但要按照布阵时定下的规则行事,不能随意妄为。很明显,一路走来,随意妄为的事情太多了,这已经违背了创造仙阵的法则,所以他判断,有通天之能者以大法力覆盖入夜全城,随心所欲操控城内生灵生杀大权。”

这就是羊皮卷的全部内容,听完后,柳莺莺、冷宫月全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显然,她们认可羊皮卷上所说的内容,她们也觉得不太对劲,这种不对劲已经困扰她们很久了,她们也一直在猜测是否入夜压根就不是个阵法,而是其他什么更了不得的东西,但每次想起都觉得过于耸人听闻,便不再深思了。

此刻秘密为羊皮卷点出,两人都觉得非常有道理。

“能够覆盖入夜城全境,随意改变时空法则,自由操控生物生杀大权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难道是……”

“领域!”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夜幕将黑,生火做饭。

冒险者熟练地处理兔肉,将腐烂的部分全部割掉,再把肉泡在酒精中消毒15分钟,最后穿上刀用火烤。

“记得加点‘盐’,不然没味儿。”司机大喊提醒,在盐这个字上说得特别重。

“明白,我做饭你放心。”

很快香喷喷的烤兔肉新鲜出炉,冒险者先给司机递过来,他在鼻子下闻了闻,故意大声说道:

“好香啊!”

“咕噜噜~”

龙灵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个不停,她眼泪叭叭地看着,饿得头晕眼花却愣是没开口索要。

司机笑着先把烤兔肉递给龙灵。

“饿了就你先吃。”

“谢谢。”

她一把夺下来,狼吞虎咽地咀嚼,其他人都默默地笑着。

吃饱喝足,龙灵满足地拍拍小肚皮,刚要起身就感觉浑身无力,身体一软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司机一边吃烤兔肉一边说道:

“哟,药劲来得还挺快。”

“药,什么药?”

龙灵晃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几分,可怎么都打不起精神来。

“嘿嘿,当然是好用的药。”

几个冒险者坏笑着靠近,围在龙灵身边,互相争吵起来,居然再吵谁先上的问题。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猜拳决定,最终,络腮胡大叔获胜,作为第一个他很荣幸,扛着迷迷糊糊的龙灵进入里屋。

“别,碰我,不然,我杀了你!”

龙灵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感觉好热,她想脱衣服,越是运气内里就越热,浑身难受得不行。

“小丫头身材不错么,等我们玩够了,进了城,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他一边说一边上手,正准备脱衣服的时候。

“不好了,外面又来个人!”

“谁呀?”

几个人谨慎地趴在窗口张望,就见收费区的夜幕中,站着一个穿风衣的人,肩膀上还扛着一个,看头发,被扛着的是个女人

“是同行。”

陈天生跑了一天,可算发现一条公路,可是路牌都没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要怪就怪这压缩空间的方法,光顾着追,方向到处乱窜,导致现在东南西北都不知道。

不过还好,根据气味分辨,这附近有人类活动的迹象。

废话,变异动物可不会烤肉吃。

认准收费站,里面有淡淡的火光,扛着杨雪迈步靠近,收费站中有4个男人,自带枪械弹药,全副武装,脸色都带着凶狠,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善茬。

先把杨雪放在角落,扬了扬下巴问道:

“这是哪?”

四个男人面面相觑,有人冷嘲热讽道:

“你连这是哪都不知道,到处乱跑什么呀?”

陈天生已经通过读心知道了答案,这里是姑苏省境内,距离水乡不太远,水乡有个聚集地,是猎杀者和冒险者的歇脚之地,也是三不管的混乱之地。

“走了。”

陈天生正准备扛起杨雪离开的时候,突然感应到这几个人邪恶的思想。

“兄弟,你这妞抓得不错,要不你卖给我们几个得了,多少晶核你开个价!”

陈天生冷着脸吼道:

“滚!”

几个人眼神一寒。

“你在这装什么清高,能在这片混,谁不是干这个的!”

陈天生懒得跟几人废话,扛着杨雪就要离开,可是刚走几步,就听见里屋传来一个少女求救的呼喊。

“不要,放开,不要,救命~”

女生的声音很弱,似乎有气无力。

陈天生定了定神,身后的三个男人已经戒备地握住枪把手,只要他敢回头,必然就是子弹招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陈天生扛着杨雪迈步离开。

“可惜了。”

几个人见陈天生离开,在身后冷嘲热讽道:

“就这妞的脸蛋,身材,这大长腿,肯定值最少10个晶核。”

“可不是么,不过屋里的小妞也不错,别忘了,水乡的老爷们就喜欢嫩的。”

“哎呀!”

就在这时,里屋传来一声痛苦的嚎叫。

几个男人一怔,纷纷冲进屋内,定睛一看,司机正佝偻着倒在地上,脸色涨红得痛苦无比。

少女虚弱地护着

在教室被弄到高cao 第二章

身体,眼神却凶狠

在教室被弄到高cao 第三章

无比,有气无力的威胁道:“你们敢碰我,我就,让,你们好看!”

“给脸不要,揍她!”

三个男人冲上去,对着龙灵拳打脚踢,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龙灵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精神虚弱,再加上连日的疲惫,被这般暴力对待,把她打得差点就要断了气。

“我一定,杀了,你们!”

“让你嘴硬!”

抓起她的头发,大嘴巴子啪啪地打,几下就让龙灵的侧脸肿得老高。

将奄奄一息的龙灵推倒,被打命根子的男人气鼓鼓地说道:

“兄弟们,今天玩个狠的,只要玩不死,就往死里玩!”

“上!”

四个男人像是饿狼一样地扑了上去。

可下一秒。

发号施令的司机,脑袋突然歪向一边,咔嚓一声后倒地。

他身后是一团黑影,缓缓显露人形,是刚才离去的陈天生,此时他双眼满是愤怒。

“我擦,干他!”

两个男人起身就要动手,可是被陈天生一人一脚,直接踹碎肋骨当场毙命。

最后一个男人刚提起裤子冲上去,可还没来得及动手,他的兄弟们都口吐鲜血,一命呜呼,他脚下一软坐在地上,屎尿屁流了一地。

“兄弟,有话好好说,都是同行,大家都是干这个的,你要我就把她给你,给我留条命行吗!”

“去你的……”

“噗呲”

一脚将这人的脑袋踩爆,红白喷了一地,陈天生的后话这才悠悠传来。

“同行!老子跟你不是一路人!”

龙灵已经万念俱灰,迷迷糊糊地看见几个人被人收拾,努力打起精神,听见他们说是同行,还要把她转手给暴力男。

龙灵刚想咬舌自尽,就见欺负她的

在教室被弄到高cao 第一章

男人脑袋被踩碎,龙灵吓得身体一哆嗦。

山下的人都这么狠么?

难怪爷爷一直不让她下山。

好恐怖,好想回家!

暴力男凑近,蹲在她面前,龙灵留下一行后悔的眼泪,这一生第一次带着恳求的语气求饶道:

“你别过来,呜呜……”

然后哇得痛哭流涕。

喜欢末世强者培养系统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