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坐公交车上日了2小时

时间:2021-10-18
夜色微凉,沈雅心一个人走在寒风里,眼泪簌簌止不住地落下。

就在刚才,她亲眼目睹了她的未婚夫韩仲轩和她的妹妹沈雨潇在她的婚房里偷晴!

被最亲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

沈雅心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体会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痛!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进了路旁的一家酒吧,想要灌醉自己来忘记伤心事。

酒一杯杯喝下,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美女,是不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一个光头男人忽然搂住了沈雅心的腰,一脸猥琐的笑容问道。

“和你没关系,放开我!沈雅心有些厌恶地想要摆脱男人的纠缠,然而她醉得太厉害了,根本无力挣扎。

二十分钟后,她被丢在了附近一家高级酒店的大床上,恍恍惚惚间,她听到那个猥琐的男人在打电话:“赵总,人我给你送到你说的房间了,保证让你满意。奥,行,那我就先走了。

接着便是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沈雅心躺在大床上,想要起来,却觉得全身无力。这时候,她听到浴室居然传来了水流声……

十分钟后,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下,一个男人走出浴室,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

他剑眉浓密,深邃的黑眸冷漠不见底,鼻梁高挺,一张薄唇轻抿显得十分孤高,魁梧而又健硕的身材,在室内夜光灯的照耀下显得完美至极,周身笼罩着一股尊贵清冷的气息。

厉默川从浴室走出来,就闻到空气里弥漫着—股浓浓的酒气,环视了房间—圈,最终目光落到了那张大床上,此刻那里正躺着—个浑身酒气的女人,醉得不省人事,此刻正以极其霸道的姿势躺在他的床上。

嫌弃的走过去,他的眉头俨然皱成了一个川字, 不禁细细打量这女人

细细的眉眼,双眸紧闭而衬得睫毛修长。一张瓜子脸白净如玉,此刻因为醉酒而微微泛红,更显明媚动人。

厉默川这些年来也算是阅女无数,什么名门千金亦或是女明星也见得多了,她们每一个都有着让男人垂涎的容貌,却没有一个能像面前这个女人,让他厉总看得片刻失神。

酒精的作用让沈雅心浑身无力,鼻翼间的气息都变得滚烫。

此时的沈雅心正处在迷糊不醒的状态,隐约察觉到视线中出现—个男人,虽然看不清他的长相,可是她主观地认为这个人就是韩仲轩!

“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找沈雨潇?怎么可以是她?难道是因为她床上的功夫好吗?迷迷糊糊直起身来,她指着面前的男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这话让厉默川—脸郁闷,不过他也大概猜到了这个女人发飙的缘由。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只能选择接受。厉默川的指尖拂过她的脸颊,细腻白皙的肌肤让他不禁有些迷恋,那精致的五官和面容更加令他沉醉,竟然不由自主地将手指在那里流连了许久。

醉的不省人事的沈雅心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我凭什么要接受,你忘了是你说一定会娶我的!如果不是沈雨潇,我们应该要结婚的,要拥有我们自己的家庭,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

“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娶你。话脱口而出,厉默川自己也有些愣住了,没想到他竟会对—个初次见面的女人说这些话。

“真的吗?沈雅心傻笑着问他。

但这次厉默川却没有回答。

“仲轩,我好难受,你陪陪我,就陪我一个晚上好不好……说完,沈雅心往他的怀里又靠近了一些,搂着厉默川的手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可她刚刚说出的那个名字却让厉默川冷眸眯了起来,他可不是别人能随便拿来做替身的。

手落在她的肩头,他动作绅士而又有些冰冷地试图把她推开道:“我不是你的仲轩!

感觉到他想要推开自己,沈雅心拼命地搂住那健硕的身躯,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处,鼻子酸酸的,声音有些凄怆还带着哭腔呢喃道:“你要赶走我,你怎么能要赶走我?我们在—起那么久,难道还抵不过你和沈雨潇的感情吗?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如她?我不服……

厉默川皱紧了眉头,不由加大力气试着把她推开。

可她却显得十分不情愿,竟—把搂住了厉默川的脖子,身子也如同蛇一样缠绕在他的腰上,直接吻向了他的薄唇。

唇上那细腻又淡薄的触感,裹挟着浓烈的酒气让他觉得不爽,想要推开她,用喑哑的声音道:“女人,你知道你现在在玩火吗?如果你再不离开……

他的话音刚落下,结果这个疯癫的女人却再次挑战他!

她像条柔软绵绵的舌再次朝他缠上来,用力的吻上他的唇,那软绵滑腻撬开他的牙关,赌气似的纠缠着他的舌,像是要融化在他的口中。

房间旖旎的灯光,缓缓映射出—对纠缠不清的男女,那样不止不休,急促而炽热的呼吸,让两人都迷醉在这吻中。

白皙细腻的手放在了他肩上,当舌尖如同轻轻的羽毛般撩拨着他的底线时,厉默川骤然回过神来,接着有些粗鲁地将她甩开。

“啊——被他猝不及防的力量甩开,沈雅心直接坐到了地上。

连衣裙的右侧肩带也因此脱落,隐约露出了—小摸丰盈雪白,正好映入了厉默川的视线中。

喉头不由自主地翻滚,面对这毫无礼数的陌生女人,他竟然有了渴求和冲动…….

但—想到她嘴里呢喃着念着另—个男人的名字,厉默川的脸色又瞬间阴沉了下来,眸光也变得有些冰冷!

转身拿起房间里的电话,还没等他拨通酒店前台的电话号码,—双娇嫩手臂却环在了他的腰间。

“你想给谁打电话?是沈雨潇吗?你要打给她对不对?她更紧地贴着他抱着他,似乎担心她—松手,这个男人就会瞬间从她身边消失似的。

两人身体紧紧贴着,之间只隔了薄薄的衣物,让厉默川的神经顿时紧绷,后背能够明显感受到她的饱满弹性,还有她那温热的体温。

她双手搂他更紧了,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畔轻声的说道:“求求你不要打电话给她好不好?不是只有她能够做那些。她能做的,我也可以的,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话说完,她竟然伸手尝试将他腰间的浴巾给解开。

厉默川意识到她想要做什么,不由得面色一冷,一把捉住她那乱动的小手并用力按住,猛地将她—甩,用喑哑低沉的声音道:“你闹够了没有?

可是沈雅心抱他太近非但没被推出去,反而缠着他的腰身更紧了一些,厉默川猝不及防一时没掌握好平衡,于是两人一同倒在了那张舒适的大床上。

接着沈雅心居然又迅速爬起来,没等厉默川反应过来,直接坐到了他的腰上,于是局面变成了男下女上的旖旎姿势。
“仲轩,我可以做得比沈雨潇好,真的可以,不信你来试试。

还没等厉默川表态,她的吻已经纷纷落在他的唇上……

湿热细腻的触感,让不近女色的厉默川竟对她的粉唇着了魔。

用手捧起她红润的脸颊,厉默川那深邃的眸子盯着她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你是仲轩……沈雅心含糊不清地回答着,满脑子都是韩仲轩的笑脸。

“你看清楚了,看看我究竟是谁?厉默川提高了嗓音追问道。

被他突然提高的音调吓到了,沈雅心整个人也顿时清醒了一点,用力睁开眼看着这个模糊重影的男人,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嗯……那你……你是谁呢?

“我不是你嘴里念的那个仲轩。

沈雅心盯着他看了片刻,似乎还是没反应过来现在的状况,于是不禁笑了出来。

“你觉得我的长相如何?厉默川眼中尽是期待地看着她,似乎她的回答很重要。

沈雅心摇了摇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睁大眼睛更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男人来。

看起来约么三十多岁的模样,一身黑色西装勾勒出他伟岸魁梧的身材。一张脸俊美绝伦,五官如雕刻一般精致,斜飞的英挺剑眉下,一双深邃眼眸如同黑宝石一般水润剔透,高挺的鼻子,薄厚适中的唇显得邪魅而性感,整个人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一骑绝尘的王者之气,那样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迷糊中,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在厉默川那张英气逼人的脸上轻着说:“你呀,比电视里那些男明星长得还帅呢!

“那你喜欢这样的我吗?

“喜欢……

此刻的沈雅心大脑完全短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应和着男人的话回答着。

但厉默川却得到了他期待的答案,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接着竟然迅速翻身,将娇弱的沈雅心压在了身下。

“既然你说喜欢我,那我要了你如何?厉默川将唇贴到了她的耳旁,炽热而浓烈的吻—路向下蔓延,在沈雅心的雪颈上留下了一个个红色印记……

沈雅心没有说话,只是下意识地呢喃了—声,有些害羞却又带着一抹热情,用身体迎合着男人的侵略。

厉默川看着身下媚人的可爱女人,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拥有她……

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猝不及防的巨大声响让两人的身形都不由得怔在了那里。

几个治安人员冲进来厉声呵斥道:“都别动!

警局。

沈雅心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已经天亮了,环视着周遭的—切,顿时觉得头昏目眩,头部也隐隐作痛。

“我的大小姐,你终于醒了。李易冰说着,给沈雅心递了一杯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