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深点 老板你的太大了我难爱hl

时间:2021-10-18
秦欢扬眉轻叹一声,随后的笑容越发明媚起来。

“傅总是什么意思?

傅郁森一双暗眸紧盯着她呵气如兰的红唇,指腹轻抚而过,她眼底映着的他俊朗的面容越放越大,两人的唇几乎快要贴上。

“当然是要索取报酬。

秦欢笑了,笑得肆意张扬,抬手轻轻抚过他的耳廓,眸子似乎荡起层层涟漪。

“不是赠的吗?

傅郁森低笑,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颚,薄唇对准那张从一开始就引诱他的红唇,用力的吻下去。

片刻后便咬住她娇艳欲滴的唇,舌头探入了她的嘴里,秦欢眯了眯一双迷人的眼眸,主动的迎合他的吻,舌尖与他缠在一起,唇齿厮磨。

秦欢的双手刚攀上他的胸膛,向他的领带探了过去,手腕就被他忽然制止,固在她的身后,使她动弹不得。

秦欢微微皱眉,似乎被他这个强势的姿势弄得不舒服,有些抵抗他的深吻,脸颊却被他的另一只手钳住,两腮微陷,他的舌将她占据的更深了。

不知吻了多久,直到两人都开始喘息,欲望渐起,傅郁森才停下来,晦暗不明的眸底涌动着暗欲,看着微喘红润的唇瓣,眸色一沉,再次以吻封缄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吻才停下来,秦欢浑身娇软的靠在他的怀中,掌心贴在他心口的位置,感受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唇角缓缓向上扬起一抹妖冶的弧度。

“傅总,你是不是喜欢我?

傅郁森此时的眸光沉不见底,声音有些低沉,语调却平静的狠,与方才激烈索吻时判若两人。

“莫小姐很勾人。

秦欢闻言不由抬头看着他,那双依旧深沉幽暗,依旧让人窥探不到任何情绪。

“那有勾到你的心吗?秦欢的指尖轻轻戳着他心口的位置,笑的风情万种,娇软,这副姿态着实勾人。

傅郁森低眸看着她片刻,抚了抚她娇嫩泛红的脸颊,她的声音娇软,充满了诱惑的气息,她的每一个眼神和细微的举动,都在有意无意的勾引他。

哪怕她只是这样勾唇笑着,都是一副浑然天成的狐媚姿态,那是从骨子里偷透出来的娇和媚,而那个女人从来不会是这幅撩人勾人姿态。

“我很喜欢傅总,不过真可惜,傅总已经有了一位温柔可人的未婚妻,不然……

傅郁森眸光深沉,唇角却勾起一抹浅弧,笑得疏懒,“不然什么?

秦欢眯了眯眸,眼底闪过流光异彩,踮起脚尖靠近他的耳朵,娇声柔媚道:“你一定会是我的男人。说完还像个妖精一样,伸出温热的舌尖在他的耳廓舔了一圈。

察觉到他明显僵硬的身躯时,秦欢忍不住娇笑出声,笑的明媚动人,看着他乌黑漆深的眸盯着她,眸光几番流转,勾魂摄魄,挥了挥手,“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傅郁森看着她一袭红裙,背影摇曳生姿,就这样缓缓消失在视线中,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眸光深不见底,意味不明。

片刻后,宋成林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慵懒倚在沙发中的人,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讳莫又多了几分神采,手上无意识的把玩着空掉的酒杯。

宋成林的视线转到酒柜上另一支空掉的酒杯,坐到他对面,平静寡淡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最后淡淡扫过他唇角的那抹红,冷静沉着的开口。

“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和声音,这世界不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要么就是她,秦欢三年前确实已经死了,我们亲眼所见,而且没有任何生还可能,所以,今夜突然出现在你和温柔的订婚宴,自称莫家千金的女人,她是谁!
傅郁森缓缓眯起眼眸,沉寂深沉的目光落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杯上,灯光将他修长的手指照得白皙分明,唇角那抹淡弧深敛。

宋成林扯了扯唇角,冷淡道:“如果是她,你说她想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

宋成林眸光微沉,随着那个本就应该死了的人的突然出现,那些隐晦往事开始疯狂的滋长。

“她回来报复了,是不是?

傅郁森眉宇间尽是淡漠,那双眸犹如黑夜,神秘静谧却又令人畏惧,又夹藏着无尽的锋芒和利刃。

“就算是,主谋是我,也轮不到你们。

宋成林听闻不由皱眉,看着他此时的神情,他在他眼中看到许久不曾见到的流光,正在蠢蠢欲动。

“她会杀了你。

傅郁森却勾起唇角,低笑出声,指腹划过残留在被子边缘的红色纹路,眼中涌动的暗流更像是某种贪婪。

宋成林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笑,眉心却越拢越紧,只因五年婚姻,有的……只有利用和无情。

宋成林低眸看了一眼来电,又看了他一眼接了起来。

“知道了,马上过去。

“她醒了,一直在找你,被吓得不轻。

“嗯。傅郁森低声应了一句,起身将酒杯放进酒柜后才离开房间。

休息间,温柔靠在床头紧紧的抱住自己,脸色惨白,浑身直打哆嗦,有一点声音就惊得不行,心脏狂跳,眼前全是三年前的画面,一片血红。

血液在身体里肆意乱串着,在她身体的每一处毛孔和细胞中蔓延。

“是她,是她回来了,她来报复了我,她来报复了是不是,她是人是鬼!

梁浩然眉心蹙得紧紧的,看着床上不安的温柔却不敢靠近她,怕在把她刺激到,只能轻声安抚道:“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别怕,根本就没有鬼。

“怎么没有,我亲眼看见了,是她就是她,否则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连声音都一样,是她,我知道是她回来了,她不会放过我的,所以她回来报复我了啊……

房门被推开,梁浩然转身看着走进来的人,抿了抿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看了一眼床上的温柔便走出了房间。

“阿森,阿森……温柔扑进傅郁森的怀中,双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襟,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阿森,是她,是秦欢,她回来找我们了,她回来报复我们了,阿森……

傅郁森将她揽在怀中,低眸拭去她的眼泪。

“不会。

温柔紧紧地抱着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恐惧,颤抖不停。

“她会杀了我的,她一定会杀了我的,我害死她的儿子,她不会放过我的,阿森,她不会放过我的,现在她回来了,她回来找我了呜唔……

傅郁森眉心微拢,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眸光淡淡却似乎又在压抑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无波无澜,平静得狠。

“那件事于你无关,选择在我手里,你不要想太多,安心睡觉。

温柔摇头,紧紧的抓着他,脸色苍白无力,双眼通红,眼底尽是惊惧,楚楚可怜。

“我不敢,我不敢闭眼,我只要一闭上眼就会看到她一身血的冲我奔过来,要我偿命,你陪着我,阿森,你陪我着我好不好?

傅郁森看着怀中的人,她向来落落大方,恬静优雅,从未有过这种时候,失控得彻底,可见今晚是真的受到了惊吓。

“好,我陪着你,你安心睡。
“到底怎么回事啊?温总监怎么晕倒了?

“不清楚了,当时离得挺远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刚才傅总拉着走的女人是谁呀,她长得好美呀,我一个女人都被她勾得目不转睛的。

“这还真不清楚,脸生着呢,不知道是哪家名媛千金,气质真好……

“我可是听说温总监和咱们傅总是青梅竹马呢!

“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你们知不知道其实傅总八年前结过婚?

“真的假的?

“真假就不得而知,我也是道听途说。

“那又怎么会……

“听说之前的傅太太因为意外死了,我还听说两人还生了一个儿子,但都在那场意外中去世了。

“天啊,还有这回事啊?那你知道第一任傅太太是谁吗?

“听说只是一个普通人,当初是因为怀了傅总的孩子,傅老爷子才强迫两人结婚的,连婚礼都没有呢,好景不长,傅老爷子去世之后,傅太太和孩子也都出事了……

“连婚礼都没有啊,看来傅总真的不爱那个女人,我看咱们傅总就很爱温总监,一个订婚宴都这么重视……

“那你们见过吗?

“没有,傅总结婚都没报道,肯定有人见过,不然怎么会有传闻……

徐静站在角落听着几个女人说起那些曾经,眸光微转,连忙迎了上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