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的时候为什么一加速就会叫 小东西怎么流这么多水

时间:2021-10-18
须臾!

收到子枫发出信号的其他影卫,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夜绝影所在的位置。

“封锁山谷的出口,把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给本王找出来。

夜绝影目光落在一座新坟旁边的浅坑上,眼睛微微一眯。那个死女人,拼命的挖这个坑就是为了埋他的。

哼!

等抓到她,让她自己躺进去……

“是!

听到自家主子的命令,所有影卫一愣,主子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搜查下毒人背后的势力吗?

怎么会跟一个女子杠上了?

从未看到过主子如此难看的神色,貌似那女的对主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想到这里,影卫们一个个暗中发誓,一定要第一个抓到那个女子,然后好好盘问一下她到底对主子做了什么?

领命之后,影卫们迅速闪身而去。

留在夜绝影身边的只有医术但当的子兮一人。

“主子,属下给你查看一下伤势?子兮恭恭敬敬的询问。

“嗯!

子兮看了一眼主子身上包扎好的伤口,眼眸微微一亮。随后把了一下脉,眼眸立马睁大了。

“主子,你的毒已经解了!

“嗯?夜绝影闻言微微一震,清冷的目光看向子兮,沉声道:“没有余毒?

“没有!

子兮心中有些激动,主子中的毒霸道而又迅猛,以他的医术都不敢保证一次性完全清除。

莫非主子遇上神医了?

“呵,有点意思!夜绝影眼眸微眯,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一个时辰之后。

影卫来报,他们几乎将整个山谷都搜了遍,就是没有发现那个女子的踪迹,她还能长翅膀飞出去不成?

“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夜绝影冷冷的道。

这世上还没有他找不到的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半死不活的死女人

夜绝影攥紧了拳头,将目光落到了浅坑旁边的新坟上……

——

傍晚将近,夕阳西下。

将军府门前有两座很大的石狮子伫立在大门两边,气势威猛,貌似是在彰显这座府邸的霸气。

一个娇小瘦弱的女子站在大门前一言不发,身上包扎好的伤口浸满了血。

面色苍白的蓝妖妖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眼睛微微眯了眯。

终于回到蛇穴狼窝了……

为了避开那男子手下的追杀,她硬是顺着藤蔓从悬崖地下爬了上去。

“哐哐哐……

蓝妖妖走到门前,伸手拿着门环去叩门,一直叩着就是不停下来。

很快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随后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并伴随着中年男子不悦的声音:

“来了来了,谁啊?不知道府中有喜事吗?惊扰太子殿下……六、六小姐?

看到蓝妖妖惨不忍睹的模样,管家差点没认出来,确认是蓝妖妖之后,管家脸色一沉。

“怎么?本小姐还活着你很惊讶?

这个管家就是将军夫人宁氏的人,别看他长得一脸憨相,却是一个见钱眼开、欺软怕硬的狠毒之人。

原主的死与他有莫大的关系!

“原来真的是六小姐啊!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给老爷和夫人通报一声。

说着,皮笑肉不笑的管家就要把大门关上,却被蓝妖妖挡住了,随后直接把门推开了,把管家硬生生吓了一跳。

眼前的六小姐浑身是伤,虚弱苍白,看样子应该伤得极重,怎么可能推得开他有意关上的大门?

而且力气大得惊人!

他可是练过武的人啊……

蓝妖妖凉凉的瞥了管家一眼,神色淡然,目光清冷的说道:“本小姐回自己的府中还要你通报?

是去通风报信吧!

凉飕飕的目光把管家看得心中一颤,脖子处似是有一股凉风掠过。

“切!

就这一坨鸡屎的胆量还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蓝妖妖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抬步走向了府中,原本她是想回到自己那个破破烂烂的小院落好好休息一下的。

却没想到……

刚走几步,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四个人,两男两女,衣着华丽,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见到她之后,那四个人的笑容瞬间一凝,随即神色各异!

“哪来的乞丐?竟敢闯入将军府,管家还不把人赶出去?温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厌恶。

说话的是将军府嫡出四小姐蓝秋云,她五官精致好看,肌似羊脂,穿着一身淡粉色的衣裙,不做多余的装扮,却是那般的清丽脱俗。

她紧挨着一名俊美的男子,并且娇嫩的手轻挽着他的手臂。

那名男子就是太子殿下!

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身材修长,素有皇城第一美男之称。

他看到蓝妖妖此刻的模样,眼神中的厌恶和嘲讽更加深了!

蓝秋云一眼就认出了站在大门口的人是谁,那个明明是庶出,身份没有她高贵,活的连这狗都不如,却能从小就与太子殿下定下亲事的蓝妖妖。

她……何德何能?

跳下了悬崖居然还没死……

可恶!

“禀四小姐,她是……

管家话还没回答完,就被蓝秋云狠狠瞪了一眼,立即噤了声!

一旁的将军夫人宁氏眼睛微微一眯,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当即神色一变,眼眸中闪烁着泪光,不敢置信的说道:

“妖妖,是你吗?你不是跟一个男人私奔了吗?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快来人啊!去请郎中,快去。

宁氏把私奔二字咬得极重,然后快步来到蓝妖妖的面前,看着她浑身是伤,面色惨白的模样,满脸都是心疼。

蓝妖妖立即不着痕迹的躲过宁氏要抓住她手臂的手,眼眸倏的一下又冷了几分。

这个宁氏,明明看到了她那只手臂上有几处伤口,而且血都已经浸了出来,还要往她手臂上抓,这居心……

蓝妖妖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风轻云淡的说:

“哎!也不知道被哪根葱派来了两个短命侍卫,逼迫我跳崖,可是又跳不死,你说可气不可气?我只好带着伤从悬崖下爬上来了。

被蓝妖妖说成是根葱的人此时已经攥紧了拳头,指甲都快陷进肉里了。

宁氏眉头一皱。

她自然知道侍卫是她的乖女儿秋云派去的,只是没想到蓝妖妖竟然敢骂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