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较喜欢被㖭的感觉 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

时间:2021-10-18
“天啊……众人都看到了苏夫人衣衫不整的样子,也懵住了。

这毕竟是太师府的主母,一品诰命夫人!

一向高高在上,威胁端庄。

可此时……

“小贱人,不要在这里假好心!一会儿回府,看我怎么收拾你!苏夫人太生气了,气的全身都僵了。

“怎么回事?太子萧景渊一下车,就看到了苏府门上一片混乱的样子,语气不善的喝问道。

众人顺势让开了一条路!

当萧景渊看到苏夫人衣衫不整的样子时,一下子脸都绿了:“成何提统!

一边侧过身去,以免污了自己的眼。

他这个人做事,只考虑自己,从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

即使他现在要拉拢苏府,苏夫人的事情,也一样置身事外了。

“娘!苏思的脸色也一下子绿了,快走几步扑了过去,快速将一旁下人的衣服扯下来,给苏夫人披上了。

声音都是颤抖了。

苏乔已经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旁,手里的手术刀已经收了。

脸上带着泪珠。

“啊……苏夫人这时才注意到自己失仪了,不仅仅是失仪,还丢尽了脸面,尖叫一声,抬手捂了脸。

她的衣衫都被割成了碎布条,根本遮不住胸前呼之欲出的饱满,像白白嫩嫩的馒头一样!

连肩膀和手臂都露了出来。

苏乔这时上前扶了苏夫人另一边手臂,扶着她就向府里走去,一边对苏思喊道:“大姐,你去关照太子殿下吧,我扶母亲回去。

还不忘记嘱咐秋姨娘:“娘,快关上大门!

秋姨娘早就没了主意,经苏乔提醒,才让管事婆子去关府门。

本来苏思也想扶着苏夫人回府的,可她更在意萧景渊的感受。

而且出了这样的事,她也希望萧景渊能留下来!

“太子殿下!苏思大眼睛里含着泪光,可怜楚楚的说道:“我娘她一定是被奸人所害,还请殿下给臣妾作主。

“这是苏府的事,本宫如何能插手!萧景渊这个人一向自私,此时绝对不能让自己搭进去的,苏夫人出了这样的事,苏太师都未必能容下她了。

说着,萧景渊甩开苏思的手:“快去把事情处理好,免得影响你在太子府的地位!

这话很明显了,苏思本就是侧妃,苏夫人出了这样的事,他如何也不会将她扶正的。

不过,也说了活套话。

如果苏思能拿到苏乔手里的东西,他还是会考虑的。

说罢萧景渊转身就上了马车。

绝决的离开了。

太师府的大门紧紧关了,可刚刚发生的事情,却传遍了大街小巷。

酒楼里的两位还在惬意的品着杯子里的酒。

周白暮的眼睛也瞪的大大的:“这个丫头太狡猾了……

换来萧逸寒一个白眼,仿佛在看白痴一样。

收到萧逸寒的眼神,周白暮笑了笑:“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她之前都敢利用我,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走了!萧逸寒丢下银子,放下酒杯就走。

“去哪里?周白暮也忙站了起来:“东西不要了吗?

“现在不是时候!萧逸寒扯了扯嘴角,他倒要看看这个苏乔还能活多久,回了太师府关上门,很多事情不在众人眼下,处理起来,就有难度了。

苏世昌青着脸,坐在上首,瞪着捂脸哭泣的苏夫人,连着也狠狠瞪了一眼随后赶过来的苏思:“老夫还没死,哭丧给谁看!

自私如苏世昌,自然也受不了眼下发生的一切了。

丢脸的,不仅仅是苏夫人,还有他这个当朝太师,三公之首!

苏夫人一下子就没了动静,瞪着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苏世昌:“老爷,妾身……妾身没法活了!

然后又狠狠瞪了一眼苏乔。

苏乔正跪在一旁。

毕竟一夜未归,等着她的还有家规。

苏夫人一口咬定是苏乔害她丢了脸面。

秋姨娘看着苏世昌的脸色,转了转眼珠,才开口:“夫人,这二小姐身上一没有刀刃,二没有利物,如何能做到?

她一直都被苏夫人踩着,此时,似乎看到了整死这个女人的机会。

只要苏夫人死了,她这个一直得宠的秋姨娘就能上位了!

所以,这个时候,她顾不得憎恨苏乔利用她的女儿当挡箭牌!

听到这话,苏乔低头笑了笑,人心都是如此,利益面前,什么都可以抛下。

“母亲,你竟如此污蔑我……苏乔也趁机添了一些乱:“刚刚我可是一直都在替你挡着众人的视线,我几次要开口提醒,你都不让女儿说话,还把女儿推开,母亲,我娘没的早,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的亲生母亲啊!

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一边说一边还抹一把眼泪。

似乎委屈极了。

她要让这些人狗咬狗。

她只管坐山观虎斗,就够了。

苏夫人停止了哭泣,狠狠瞪着苏乔和秋姨娘:“一定是你们二人联起手来陷害我!

“母亲,姨娘只是说句公平话,你不要迁怒她!苏乔极小声的说着,那样子似乎十分惧怕苏夫人。

“夫人,我秋兰香一向敬重你,对你言听计从,可刚刚在众人面前却不替我的女儿说一句公道话,你说,让我配合你除掉苏乔,就把清儿送去太子府,也侍候在太子身边的,可现在,清儿的闺誉全毁了!秋兰香也是气愤难当的说着。

可她不会表现的那么强势,也是柔弱无依的样子,一边说一边哭。

仿佛受尽委屈。

她本就小苏夫人十几岁,生的更是貌美娇小,此时哭的更是很有技术,眼泪挂在眼圈,欲落不落,大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了心里无限怜惜。

苏世昌本想喝断众人,可看到秋兰香那样子,又不忍心了。

而这时苏乔却不可思议的看向苏夫人:“母亲,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乔儿做错什么惹您生气了吗?昨天夜里,要不是女儿跑的快,就被人给糟蹋了,那人穷凶极恶,还想杀了女儿灭口呢!

眼底带着深深的悲痛。

她的身上还有血迹,狼狈依旧,配上柔弱的小脸,委屈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半点强势来。

反而让苏思以为自己之前看错了。

这才应该是苏乔!

说着话,苏乔又对上苏世昌:“爹爹,你都听到了,请您给女儿作主!,请您给女儿作主!
“老爷,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是要害死妾身啊!苏夫人一下子慌了,秋夫人的临时倒戈,让她有些无措了。

再加上苏乔这软刀子不断的扔出来,苏夫人突然就怕了。

一边推了推身边的苏思。

苏思在苏乔的手里吃过一次亏了,此时竟然有些心里阴影。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跪到了苏世昌面前:“爹爹,娘一向深明大义,持家有道,怎么会做出这种不入流的事情,一定是二妹和姨嫌陷害,请爹爹给娘作主!

苏世昌看了一眼哭花的妆的苏夫人,再看一眼秋兰香,一下子就有了鲜明的对比。

加之今天苏夫人也的确丢尽了他的脸。

一甩袖子,冷冷看着苏思:“太子侧妃快请来,老夫可承受不起这一跪。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