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多少CM感到疼 宝宝把腿开大点儿就不疼了

时间:2021-10-18
夜。

安宁又迷离。

空旷的马路上,顾念念不停的狂奔,一颗心因为后面人群的追赶而提到了嗓子眼。

“砰……

手肘和膝盖被蹭破了皮,渗出丝丝血迹,火辣辣地疼。

“草,这死丫头,要是被我抓住,非揍她一顿不可.。

“去那边找找!

不远处传来男人的怒骂声,顾念念吓得立刻跳了起来。

忽然,她眼前一亮,离她不远处的海边,正停着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顾念念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连滚带爬地冲了过去。

“有人吗,可不可以请您帮帮我......

她焦急地拍打着汽车的窗户,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回应,眼见着拐角处出现了那伙人的身影,顾念念一咬牙,认命地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车厢内漆黑一片,只听得见剧烈的喘息声。

伴随着冷冽的气场,顾念念依稀看到后排坐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那种强烈的压迫感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先生,不好意思,我......

顾念念想为自己的不礼貌道歉,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的一声低吟打断。

那痛苦的呻吟声就像是从齿缝中流泻而出。顾念念的心一紧,咬咬唇,稍稍卸下防备的姿态,微微朝男人的方向靠近一些。

“您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吗?

片刻的寂静后是一声低沉狠绝的“滚。

顾念念小脸一白,看着不远处的人群,她哀求这眼前的男人:“十分钟,求您让我待十分钟就好,有人在抓我,我真的不能出去......

邵屿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一片,他紧咬牙关努力忍耐着体内躁动不安的戾气,忍得额头冷汗直冒。

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喋喋不休的女人在说什么,可是下一秒,一个冰凉的手掌贴上了他的额头,他本能地扼住女人的手腕,睁开了双眼。

那双幽深的黑眸,就像蛰伏在黑暗中逐渐苏醒的野兽。

“啊……
顾念念吓得低呼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男人掐碎了,可她看男人痛苦的样子,只好壮着胆子问道:“您好像很痛苦,要不我送您去医院吧。

邵屿当然知道他不是在发烧,女人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香气好似勾起了他体内的另一股火。

他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顾念念努力试图将自己的手腕抽出来,奈何男人的力气大得惊人根本挣扎不开。

她还来不及张嘴,就觉察到本来端坐着的男人忽然倾身朝她这边倾压过来。

“先生......

一声低呼过后顾念念已经完全被男人压倒在了后座椅上。

“别动。他低低吐出两个字,嗓音微哑,使得本就低沉的声音更加性感。

顾念念居然因为他的嗓音怔愣了两秒。

就是愣神的功夫,嘴唇上忽然贴上两片滚烫。

她拼尽全力想要伸手将男人推开,可她的力气根本就敌不过眼前的男人

顾念念觉得自己就像是变成了案板上的肉。

“你乖一点。

当那股撕裂般的疼痛传来之前,顾念念听到男人微哑低沉地说,声音混着情欲,竟是说不出来的诱惑。

万念俱灰中顾念念抬起头狠狠地咬上了他的肩膀。

隔着薄薄的衬衫,她依稀品尝到了铁锈的腥甜味。

男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反而动地愈加激烈。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

听着耳边剧烈的喘息声,顾念念心中冰冷一片。

女人,听着,我会娶你,对你负责。邵屿伸手捏住顾念念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

黑暗中,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脸。

顾念念心中的惶恐愤怒,最终因为这一句话彻底爆发。

“谁要你负责!你这个混蛋!

她吼完后拼劲所有剩余的力气,一把将邵屿推开,然后动作利落果决地推门下车,跑走。

邵屿身形一动,却又堪堪止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女人逐渐跑远。

此时的他并不比顾念念好到哪里去,那股来势汹汹几乎要他命的躁动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没有借助药物的情况下。

邵屿全身无力地仰靠在椅背上,手下仿佛还是女人柔若无骨的触感。

“邵总。

车外不知何时站了一排西装革履的黑衣人,个个气势威严。
邵屿降下车窗,露出一张冷峻而平静的面容。

打头的助理陈诺见到了,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毕恭毕敬地走上前将药递了过去。

邵屿垂眸瞥了一眼他手中黑色的药瓶,并没有去接。

“不必了。

“邵总?

陈诺诧异出声。

邵屿并没有急着跟他解释,而是沉默地把玩着手中一块儿碧绿的翡翠玉佩,那是顾念念的。

想到顾念念,邵屿不禁再次有些喉咙发紧。

“陈诺。

“是。

“去帮我找这个玉佩的主人。

邵屿说完,又淡淡地补了一句,“是个女人

“是。

虽然心中万般诧异,但陈诺仍旧什么都没有问。

“那,邵总这药?

邵屿眼眸轻阖,清清冷冷地说:“不用了。

自他有意识起,每个月总有一天要靠着服下这种药才能够平复下去体内狂热涌动的躁意。

而那个人小女人,似乎比药还要管用地多。

原他也不是没有试过靠女人来缓解这种怪病,只是每当病发时,但凡靠近的女人都会让邵屿无比作呕,反而让病情变本加厉。

除了顾念念。

所以他会不顾一切地找到她,然后牢牢捆在自己的身边。

陈诺坐到驾驶座位上,亲自开车。

“回公司。

邵屿依然微闭着眼淡声嘱咐。

陈诺面露为难,有些犹豫地说:“邵总,老爷让您今晚会老宅,明天,夫人就要过门了。

邵屿听到这眼中有锐气一闪而逝。

他这才想起来不久之前老头子用股份逼迫他娶一个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女人

那时候邵屿想着牺牲一个可有可无的妻子的位置来换取百分之十的股份,实在是一桩足够划算的买卖。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