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翻译

时间:2021-10-23

冷幽琛将她放回床上,卫安宁立即滚进被子里,将脸埋在枕头上,不好意思见人。冷幽琛看着团成一团的小粉团子,心底油然而生一抹怜爱。

“饿了么?”

埋在枕头上的小脑袋用力点了点,还在害羞,不过确实饿了。从她昨天早上摔进地下室到现在,就喝了几口水,怎能不饿?

冷幽琛薄唇微勾,滑着轮椅到门边,拉开门对等在外面的人吩咐了两句。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听起来心情很好。

卫安宁悄悄抬头望去,不得不承认,他是个极富有魅力的男人,哪怕坐在轮椅上,也丝毫掩盖不住他满身风华。他矜贵冷傲,一个眼神,都能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冷幽琛转身,就看见床上那只小鸵鸟正在偷偷地看他,被他发现了,她立即将头埋回枕头里,耳尖却红透了。

看着她耳尖飘起的那抹红晕,他心荡神驰,滑着轮椅过去,倾身伸手,拉了拉她的耳垂,“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偷偷摸摸的像什么话?”

卫安宁在心里腹诽,她才没有偷偷摸摸的看好不好?

耳垂被他温软的指腹捏着把玩,痒酥酥的。她伸手拂开他的手,结果他又缠上来,就好像捏上瘾了。一个不让玩,一个非要玩,几次下来,还是男人占了上风,她横眉瞪他,“不要弄我耳垂。”

冷幽琛眸里带着笑,“我知道,敏感点嘛,多摸摸就会习惯了。”

卫安宁涨红了脸,老不正经的恶劣男人,就知道逗她,“要摸摸你自己的去,别摸我的。”

“那有什么意思,要不我让你摸?”说着,男人侧脸凑近她。男人头发简短利落,露出白玉般精致的耳朵,他的耳垂很厚,泛着薄粉的色泽,据说长着这样耳垂的人很有福相。

可是他却在年少时遭遇家族抛弃,满身苍桑,让人心疼。

这样的男人,她抗拒不了,哪怕明知道爱上他不会有结果,她还是飞蛾扑了火。想到这里,她忽然问道:“冷幽琛,我们还回爱沙岛吗?”

冷幽琛神情一顿,避重就轻道:“嗯,等你伤好以后,怎么了?”

“没、没什么。”卫安宁垂下眼睑,心里盘算着,得趁机找到能证明自己不是卫安静的证据。就算不离开他,也不能继续让他把她当卫安静。

冷幽琛静静地盯着她,她的心思都写在脸上,莫非又在盘算怎么逃离他身边?男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的手从她耳垂滑下来,捏着她的下巴,迫她迎视他森冷的目光。

“安静,我不管你在想什么,都给我打消这个念头,你若再让我失望,我绝不原谅你!”一次又一次,她想着逃离,想着背叛他帮冷彦柏,他都轻易地原谅了她。

若然再来一次,他绝不姑息!

卫安宁怔怔地望着他,这个男人一秒就变脸,刚才的温情全然不在,说怀疑她就怀疑她,完全让她措手不及。

她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实在有心无力,过了许久,她才轻声道:“冷幽琛,时间会证明,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冷幽琛定定地看了她一分钟,才缓缓收回手,冷厉的眉眼也柔和下来,他哼了一声,犹似不信,“最好如此,否则……”

剩下的话没说完,但是警告意味十分浓,卫安宁揉了揉被他捏痛的下巴,一颗心被深深的无力感笼罩着,“冷幽琛,试着相信我一次,是不是真的很难?”

“是,难如上青天。”冷幽琛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可是他却不知,他这句话给了卫安宁多大的冲击。

她忽然想哭,对一个人到底有多失望,才会再无信任?如果她继续以卫安静的身份留在他身边,是否就算他们相爱了,一旦被有心人挑拨,他依然会怀疑她动机不纯?

届时,只怕她说破嘴皮,他也不肯信她。

她闭上眼睛,眼眶潮湿,心痛得无法呼吸,她怕自己会在他面前哭。如果她够聪明,就应该停止对他的喜欢,趁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离开。

可她很笨,心有了眷恋,离开的脚步也变得迟缓了。

“我知道了。”她低低道,刚刚还甜蜜的心,被苦涩填满。

冷幽琛又何尝好受了?无法信任身边最亲近的人,他感到深切的悲哀。心会为她牵动,是他始料未及的。如果他知道娶了她,他会喜欢上她,当初他一定会换一种报复方式。

如今,他又虐了谁?

病房里的气氛安静得近乎诡异,谁也没有出声打破沉默。大概这个时候,谁说的话都会有几分言不由衷。沉默在漫延,让人窒息。

管家适时的出现刚好救了场,他提着保温桶推门进来,看到病房里两人默然相对,他胖乎乎的圆脸上掠过一抹诧异。

三少开完会就赶回医院,生怕一眼不看着三少奶奶,三少奶奶就会飞走。可这病房的画风,怎么让他有点看不懂了。

直到两束冷冽的目光射来,他才连忙走过来,笑眯眯道:“三少,三少奶奶,我请米其林七星级厨师专程煲了乳鸽大骨汤,对伤口愈合十分有效。三少奶奶,您这次太胡闹了,三少为了照顾您,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

卫安宁掀了掀眼睑,偷偷看向冷幽琛,见冷幽琛也正看着她,她心里一窘,连忙移开视线,手指在床边轻点着,“管家先生,有劳你了。”

“三少奶奶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您呐,应该好好谢谢三少,三少为了让您能得到最好的治疗,违背祖制私自离开爱沙岛,这要传回家族耳朵里,三少恐怕要承受很大的责难。”

“安德,我让你送饭过来,让你废话了么?”冷幽琛不悦地看着管家,责备他多嘴。

“对不起,三少,我多嘴了。”管家立即诚惶诚恐地闭上嘴,他看了卫安宁一眼,其实这话就是专门说给她听的,望她念在三少对她一片真心的份上,千万不要再做伤害三少的事。

“保温桶给我,你可以滚了。”冷幽琛冷着脸接过保温桶,赶管家出去。

等管家离开,卫安宁忧心忡忡地望着冷幽琛,问道:“冷幽琛,你私自离开爱沙岛,会受到家族的责罚吗?”

冷幽琛沉默地打开保温桶,乳白色的鸽子大骨汤味道香浓,他一边拿碗盛汤,一边斜睨了她一眼,说:“你在乎吗?”

他被流放在爱沙岛时,势力全无,就像是一个武功高强的高手,被断了七经八脉,只是一个废人,需要仰仗家族的鼻息才能活下去。

一旦他私自离开爱沙岛,就会被家族除名,从此后再不受家族庇护,甚至会成为全家族的死敌,人人得而诛之。

因此,他被家族抛弃后的将近半年时间里,他意志消沉。若不是强烈的恨意支撑着他,也许他早就死了。

但是现在,他的势力遍布全球,就算没有家族的庇护,他一样可以在这世上横着走。可这些事,他暂时还不想让她知道。

卫安宁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攥住,疼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坐起来,抓住他舀汤的大手,急道:“我在乎,冷幽琛,我们回爱沙岛去吧,我的伤不重,养养就好了,我们回去吧。”

冷幽琛心尖一颤,他定定地看着她,女孩黑白分明的瞳仁里流露出来的担忧与着急,还有她说的那三个字,我在乎!

短短三个字,竟是他迄今为止听到过最动人心魄的话。

让他积压了两天的愤怒与不甘瞬间一扫而空,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与心动,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她。

卫安宁以为他还在怀疑她,她用力抓紧他的手,“我是说真的,我真的没事,我们回去,不让你家族的人知道你离开过爱沙岛,他们就不会责罚你。”

她话音未落,男人的俊脸忽然在眼前放大,下一秒,她的唇被他堵住。滚烫的呼吸和着他热烈的吻一并袭卷了她。

她猛地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的亲吻霸道且带有侵略性,唇与唇的厮磨像是要把她拆吃入腹,他身上强悍的力量透过薄薄的衣料传递到她身上,她的心跳都疯魔了。

他怎么……突然就吻她了?

他似乎不再满足唇与唇的碰触,舌尖抵开她的齿关,长驱直入,缠着她的共舞。卫安宁头皮发麻,浑身战栗不止,总有一种要被他吃掉的慌张。

她的脖子仰痛了,双手没了支撑,整个人要往床上倒,腰肢却被他的大手搂住,让她紧紧的贴着他极具爆发力的胸膛。

呃,脖子好酸,她主动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这样一来,两人贴得更紧。他向来沉稳的心跳此时紊乱,一下下震得她心脏发麻。

过了许久,他才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他眸底火光乍起,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眼神迷离,水光潋滟,樱唇红肿,脸颊绯红,怎么看都是一副刚被怜爱过的模样。

他伸出手指,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唇,哑声道:“太太,再说一遍,我喜欢听你说。”

唇上作乱的手,扰乱了她好不容易恢复的理智,她脑子打结,不知道哪句话让他如此动情与欢喜,“说、说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