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泡在偌大的按摩浴缸里 宝宝我们在泳池里面做吧

时间:2021-10-23

凌北寒吼完就离开了,落下郁子悦一个人泡在偌大的按摩浴缸里,“臭当兵的凶什么凶我怕你啊”,她连忙“小人得志”地咒骂起来,不过说得不是很大声。

脑子还有些乱哄哄的,看着眼前陌生的浴室,心想,这是在哪儿自己怎么又会全身被凌北寒扒光不过,双眸在看到手上那闪闪发光的鸽子蛋钻戒时,这才想起,今天他们结婚

那,那这里是她和凌北寒的家

那,今晚是,是新婚夜

“啊烦死了”,两边的太阳穴尖锐的刺痛着,郁子悦扒着头,懊恼道,随即摘下左手上的戒指,气愤地丢在浴缸里

像是甩掉一个很讨厌的东西般

凌北寒去了阳台,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微扬着头,凌厉的鹰眸看着浩瀚的星空,若有所思。

一株香樟树边的路灯下,一道暗影似乎站在那里许久了,女人仰着头,眸子一直看着五楼的方向。看着那散发着温暖的黄色光芒的窗子,心里涌起一阵阵的酸涩来

新婚夜,今晚是他的新婚夜

往事一幕幕地在脑海浮现,那曾经为了能和她在一起,不惜违背强势的家族,带着她私奔的男人,结婚了,此刻正在和他的娇妻洞房花烛

夏静初想着想着,鼻头泛起酸意来,可就在她要绝望地转身离开时,在五楼阳台上看到了一道暗影,及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也能认得身影的主人

阿寒

她差点喊出声来,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

一根烟抽完,凌北寒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转身就要进门,却在垂眸时,看到了路灯下的一道白色身影。

身子顿住,虽隔着很远的距离,看不清那张脸,他也能猜到是谁。

夏静初。

一个陌生又遥远的名字

她还来这干什么凌北寒在心里冷哼,随即,毫不留恋地转身,迈开大步,进了屋。

“阿寒”,见他转身,她开口,喊了出来,声音却很小,带着嘶哑。

他转身了竟然转身了毫不留恋

“唔好臭”,穿着睡袍的郁子悦才踏进卧室,就闻到了一股子酸腐味,捂着鼻子站在房门口,不肯进去。

“从你嘴里吐出的还嫌弃”,凌北寒看着站在门口的她,一把揪住她的睡袍后领,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朝着卧室走去。

“你干嘛放开我啊”,郁子悦双手揪着衣领,蹬着双脚挣扎着,大喊道。喊完,她也被他放了下来。

“收拾干净十分钟”,凌北寒揪着她的衣领,一手指着那床上的污秽,对她命令道。俊酷的脸上,虽然平静无波,但那命令的语气里透露着令郁子悦明显背脊发寒的威严。

她怕他

该死的她发现她竟然会怕他

“收拾就收拾你凶什么凶凌北寒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的兵你不准对我指手画脚,我们是平等的”,郁子悦也恼了,斗着胆子大吼。

只见凌北寒的脸色一再黑沉,眸子如凌厉的刀片般,凌迟着她

他很愤怒这是郁子悦的直觉

她的反常令他直觉有什么阴谋,鹰眸犀利地在她那嬉笑的小脸上扫射,好像是在侦查敌情

不过这个时候郁子悦已经走到了床边,双眸嫌恶地看着那床上恶心的污秽,一只小手紧捏着鼻子,一只手朝着床单伸去。

葱白的五指捉紧被单,慢慢地收紧,晶亮的水眸里闪过两道狡黠的光芒,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还站在原地的凌北寒。

突然,她的手指用力地收紧,一把扯着床单,“臭当兵的去死吧”,扯起那染着污秽的床单,她用力地朝着凌北寒挥去。

凌北寒见状,动作敏捷地一躲,大手扣住扑面而来的床单,用力一拽,再转圈,朝着郁子悦身上裹去。

一股扑鼻的酸腐味令她蹙眉,身子在不停地旋转,那条床单竟然被他缠绕上了她的身上

“啊”,反应过来,她放声尖叫,感觉有湿润的感觉浸透进睡袍里,黏在她的皮肤上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郁子悦非但没恶作剧地将那些污秽淋在凌北寒身上,反而被他用脏床单紧紧裹住

“臭当兵的快松开你松开啊恶心死了呜”,有些小洁癖的郁子悦气得跳脚,红着脸对凌北寒吼道。

看着她气得通红的小脸,凌北寒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许多,不过这小东西实在太可恶了

大手用力又一扯,只见郁子悦整个人像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那床单也从她身上撤离,郁子悦转得头晕眼花

不过,她时刻都没忘记报复,“啊头好晕好晕”,虚弱地喊了声,整个人朝着凌北寒的身上倒去,染着污秽的胸口刚接触到凌北寒,便在他胸口处磨蹭起来

要脏大家一起脏吧臭当兵的哼

凌北寒闻到一股酸腐味,伸手就要推开她,然而她的双臂却死死地扣住他的腰,“唔人家头好晕嘛要跌倒了”,郁子悦假装嗲声嗲气地说道。

凌北寒岂会不知她在装,那他就好好陪她玩玩,“真的很晕吗”,他柔声问道。

“嗯,真的好晕”,胸口没忘记在他的胸口又磨蹭了几下。

即使气味那样难闻,但她胸口的柔软不停地磨蹭着他的胸口,令他的竟然又难以自持地升腾起。

“那我抱你去洗澡”,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凌北寒一把抱起她,直奔浴室。

“唔晕头好晕呀”,郁子悦还在装着,随即,只感觉到身子一凉,低下头,只见自己全身不知何时又是一丝不挂着的她又尖叫起来

“头不晕了”,抱着全身赤果的她,凌北寒邪魅地问道,双眸里迸发着炽烈的火光。

郁子悦我看你怎么逃说话间,他已不动声色地褪下了裤子,而浴缸里的水也在缓缓升腾起

“啊不晕好晕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怕被他惩罚,她只能憋屈地继续演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