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翻车指南 小东西昨晚是谁在他身下弓着身子迎合求欢的

时间:2021-10-23

网恋翻车指南 小东西昨晚是谁在他身下弓着身子迎合求欢的

床上的人儿慵懒地翻个身,白皙修长的从薄被里钻出,调皮地跨在被子上,一根胳膊也抱住了被子。小脑袋蹭了蹭,好像终于找到了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又沉沉地睡去。

本想叫她起床的凌北寒坐在床边,看着睡着懒觉的人儿,一向冷硬的他,这时竟然不忍心喊醒她

一只大手轻轻地朝着她伸去,将那覆在脸颊上的乌黑青丝撩开,露出她粉嫩的侧脸,“唔走开”,睡梦中,隐隐地感觉脸颊上传来一阵瘙痒感,郁子悦抗议地嘟哝道。

他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七点,对于一名作息时间严格的军人来说,他已经宽容她两个小时了“郁子悦”,他站起身,低沉着嗓音对她喝道。

“唔谁啊嘶好痛”,听到恼人的噪音,郁子悦不悦地皱着眉头,一丝丝火辣辣的痛楚从身体的某处传来,她倒抽着冷气道。

“飓”

“啊”

凌北寒没客气,拿着哨子用力一吹,这一声比闹钟要管用多了,只见郁子悦猛地惊醒,尖叫一声,睁开惺忪的双眸,对上站在面前嘴里衔着哨子,一脸严肃的男人

昨晚零零散散的记忆浮现起,双腿间的疼,让她全部记起昨晚所发生的

小脸倏地红透,她愤怒地抬首,对上一脸面无表情的男人,“凌北寒你这个变态你我”,坐在床上,穿着睡裙的她,小手指着凌北寒,后知后觉地大吼

小东西昨晚是谁在他身下弓着身子迎合求欢的

“别废话立刻起床这是命令”,凌北寒到底是个严肃的人,说不出那些暧昧的话来,冷着脸对着她的小妻子教训道。

“命令,命令,我又不是你的兵凌北寒你这个老色狼,我,我杀了你”,郁子悦气愤地跳起,奈何双腿直发软,整个人又要倒下。

凌北寒大步上前,捉过她,她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

“你别碰我老色狼”,她边嚷嚷着,边恶狠狠地捶打着他的胸膛,“叫你强迫我说话不算话你还我清白你还我”。

“够了”,凌北寒被她这样的无理取闹气到,弯下身让她坐在床边,他双手扣住她的肩膀,“郁子悦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就算昨晚我不碰你,但我不可能这辈子不碰你你现在是我的妻子给我认清楚现实”,他看着她,一字一句,坚定地说道。

那刚毅的俊脸上尽是认真和严肃。

郁子悦呆愣着,心口胀满酸意和疼意,他说得没错,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可难道他和厉慕凡就真的不可能了吗他喜欢她啊,她也喜欢如果之前她还没认清楚自己的心,那么在厉慕凡对她表白的时候,她已明白,原来这么多年,自己一直那么在乎他,一直是偷偷喜欢他的。

“可是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我还打算要离婚的”,她不怕死的一股脑吼了出来,她觉得他们两人根本没感情,只要他同意,这婚是可以离的。她和厉慕凡还是有可能的,可是现在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那么认真地说一句话,脸上染着绝望和痛苦,令他的心莫名地一紧,尤其她那句,她不喜欢他,让他心口泛着酸意。

“离婚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既然嫁给我凌北寒,这辈子就休想离婚”,他瞪着她,厉吼道。

那样霸道冷酷的面容,那样狠戾的话,令郁子悦心里不由地害怕,生怕他一枪毙了自己

“我,我说着玩的,您,您别生气”,好吧,她又不争气地服软了,绝对是被他那副要杀人的架势给逼的,她举着小手,投降道。

她也发现一点,这凌北寒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好汉不吃眼前亏,离婚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

果然,他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些,“给你十分钟时间去洗漱,然后去做早饭”,他还是一脸威严地看着腕上的表,对她命令道。

臭当兵的又命令她还叫她做早饭她从来都是负责吃的好不好

郁子悦表面没反抗,在心里却气恼地嘀咕,不过水眸一转,一个鬼点子蹦了出来。

连忙起身跑出门,下身还有点抽疼,想起昨晚的疯狂,他的索求无度,以及自己最后那飘飘欲仙的感觉,小脸不禁涨红不已。

她好像还记得他抱着她去浴室冲澡的,他的大手在她身上抚摸的那种感觉

天郁子悦你还有没有操守啊

她站在他们的主卧衣柜门口,气恼这样的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箱子里取出一套衣服,为自己换上,转身时,看了眼卧室,昨晚她呕吐的狼藉已经被收拾干净,床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欧式相框,是自己和他的婚纱照她真的结婚了,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军人

客房里,凌北寒看着床单上那一点暗红的血渍,心口一阵柔软。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处女情结的男人但也没有男人不喜欢这样额外的奖励不是

他收了床单,直接拿去浴室丢进浴缸,放了水,蹲下身子搓揉起来,郁子悦去洗手间洗漱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怎么不用洗衣机洗啊”,她边挤着牙膏边问道。

“一条床单不值当,赶紧洗脸刷牙做饭去”,他低着头,沉声命令。郁子悦却没看到,凌北寒正红着脸,轻轻地搓揉那红色的一点。

郁子悦白了他一眼,匆匆地刷牙洗脸,然后去了厨房。

到了厨房,郁子悦首先拿起一只平底锅放在燃气灶上,打火,“臭当兵的我就让你尝尝本小姐做的煎蛋”,她小声嘀咕,取出一只鸡蛋,在流理台上用力一敲。

“啊”怎么会这样

看着洒落在台子上的蛋液,郁子悦挫败,这时,只见平底锅里也在冒着烟,该不会是要烧炸掉吧郁子悦吓得连忙上前,关火,手忙脚乱间,把调味平什么的弄得东倒西歪。

凌北寒晾好床单走进餐厅时,发现桌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厨房里,倒是比战场还乱黄色的蛋液摊了一台子,地上还掉着一只打碎的,厨具调料也东倒西歪散乱放着。

见凌北寒进来,郁子悦心里一抖,臭当兵的该不会又罚她吧

网恋翻车指南 小东西昨晚是谁在他身下弓着身子迎合求欢的2

她本来是想做一份很“有料”的煎蛋“孝敬”他的,可现在看着他那严肃的脸,觉得自己又要反被他惩罚了

“大叔我,我不是故意的”,她委屈着小脸,看着他。

郁子悦你有点出息好不好怎么这么怕他了

没办法,谁叫他比自己厉害呢

心里有两个声音在拉扯,这时,只见凌北寒已经朝着她走来,“啊不要打我”,她双臂环胸防备地看着他,一脸的惊恐。

“我还不屑打女人”,凌北寒勾着唇,沉声道,伸手就将她身上的围裙扯下,套在自己的身上。

“不屑那谁上次罚我站军姿的啊谁说女人也照打的啊”,郁子悦捉住他的把柄,立马反驳。

“你就记着这个了”,他白了她一眼,沉声道,语气里是带着宠溺的。他不认为站军姿是体罚,他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吓唬她罢了。

“当然”,她也白了他一眼,只见他已穿好与他身材严重不符的卡通围裙走到燃起灶边。

“哈哈”她放声笑了出来,他转首瞪着笑得爽朗的她,“笑什么笑”,刚刚她还一副绝望痛苦的样子,这会儿竟这么活泼了。

不过,他喜欢她这样快乐活泼的样子

“大叔你好卡哇伊”,郁子悦指着穿着一身浅粉色,面前还印着heokitty图案的围裙的他,放肆地笑着说道。

凌北寒抿唇差点也笑了出来,“可爱一会罚你站军姿就不会说我可爱了”

听着他这句话,她连忙乖乖地捂着嘴。

“好好学着”,没忘指点她一下,他倒油,拿起鸡蛋在平底锅锅沿轻轻一敲,一只漂亮的单面煎蛋绽放在平底锅中央,“拿盘子”,转首对着看得目瞪口呆的郁子悦,他道。

臭当兵的牛啊比她老爸还牛

记得自己曾经和厉萱萱说过,衡量一个好男人的标准就是看他会不会做饭郁子悦在心里暗暗地想,将一只盘子递给他。

“你要单面还是双面”

“啊单面”,她回神,晃了晃小脑袋,觉得自己多想了,这个对她总是凶巴巴的臭大叔怎么会是好男人呢瞪着他高大的背影,她小嘴不停地蠕动着,无声咒骂。

“你在干嘛”,凌北寒看着一脸凶巴巴的她,明知故问道。

看来她对他的怨气还不少

“啊没有夸您帅,夸您是好男人呢”,她皮笑肉不笑道,端着盘子出了门,厨房里的凌北寒却满意地笑了,虽然她的夸奖言不由衷,但也令他心情莫名地好。

吃完早餐后,凌北寒要她戴那只钻戒,她不肯,但最后还是被逼着戴上了。随后他拉着她去买了部手机,她手机上次被厉慕凡丢了。

令郁子悦不满的是,他在她手机里存上他的号码,称谓竟然是老公

哼回头我就改掉她当时在心里不满地冷哼,但没过一会就忘记了。之后的两三天,郁子悦被凌北寒拉着去这个首长,那个首长家拜访。

郁子悦刚进门,踢掉脚上的鞋子,穿上拖鞋,拎着从超市买来的零食,慵懒地倒进沙发里,双腿翘在茶几上,打开电视机,边吃边看动画。

“给我起来”,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他,见她那副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样子,不悦地斥责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