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被子玩自己(白色口哨肉段 越野车)

时间:2021-10-30

或许是怕陆瑛觉得尴尬,陆珩很早就出门了。

 

离开学还有几天,陆瑛闲来无事,便想出去逛逛。

 

小区楼下有个球场,此时正有几个少年穿着球衣再场上挥汗如雨。

 

陆瑛对篮球不怎么感兴趣,便继续往前。

 

她怕迷路,所以不敢走太远。找了家便利店,陆瑛进去买了些零食,到收银台时看见摆放的避孕套,鬼使神差拿了一盒一起结账。

 

收银员是个很年轻的男生,大概是假期过来打工的学生,见陆瑛红着脸递来一盒避孕套,绕有深意地看了她两眼。

 

陆瑛强自镇定,想要反悔又觉得太过奇怪,便面不改色压下了。

 

出去后,陆瑛感觉袋子里像拎着一个炸弹,想了想还是走到垃圾桶旁拿出来丢掉。

 

陆珩这几日一直早出晚归,陆瑛知道他是故意避着自己,也没多说。好在,开学的日子到了。

 

陆瑛拒绝陆珩送她去学校的提议,独自一人前去。

 

刚进校门,一个有些面熟的男生走上来同她搭讪:“新生?没行李吗?”

 

陆瑛想了半天没想起这人在哪见过,点头道:“对的,我住外面。”

 

男生点点头,忽而勾唇一笑:“我叫谢年,计算机系的,你呢?”

 

陆瑛说了自己的姓名后,还是没忍住,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谢年眨眨眼,提醒道:“便利店。”

 

一听这三个字,陆瑛就想起来了,一时间脸又红了。

 

“和朋友分手了?”谢年同她并肩走着,“买了干嘛要丢掉?”

 

陆瑛一怔,脸更是犹如火烧:“你看见了?”

 

谢年点头,调侃道:“你朋友,尺寸很小诶。”

 

“……”陆瑛没和人谈论过这么私密的话题,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反应,更何况那盒避孕套就是她随手拿的,根本不知道还有型号一说。

 

“能加个微信么?”谢年笑的阳光,“我单身。”

 

陆瑛尴尬地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委婉地拒绝:“抱歉。”

 

谢年还想再说些什么,后面突然有人叫了陆瑛一声。

 

两人齐齐回头,只见陆珩穿着白衬衣牛仔裤,活像个大学生一般朝他们走来。

 

“就是他?”谢年揶揄地看陆瑛,“真看不出来。”

 

陆瑛觉得谢年热络的过于烦人,不想理会,但见到陆珩还是有点不自在。

 

陆珩不放心,特地出来找她,不料一见面就看见她和一个男生距离亲昵,两人表情也像是刚谈恋爱不久的情侣

 

陆珩心底有点不高兴,但只是出于养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心理,他走过来问陆瑛:“朋友?”

 

“不是。”陆瑛捏着指节,“你怎么来了?”

 

陆珩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我送你过去。”

 

陆瑛点点头,连告别都没有同谢年说,跟着陆珩往前走。

 

陆珩自然知道陆瑛心态,放松语气道:“还因为那件事生哥哥气?”

 

“……不是。”陆瑛说,“我就是觉得……”

 

陆珩笑了下,抬手揉她的发顶:“没关系,很正常。你要是有什么不懂,可以问哥哥。”

 

陆瑛被他这话弄得更是心绪难安,许久都没说话。

 

陆珩有些无奈:“没上过生理课?”

 

“……上了。”陆瑛低着头,闷声回答。

 

陆珩揽着她肩:“那怎么还一直计较?”

 

陆瑛别扭地抬眸看他:“还不是……”

 

“哥哥可没看见。”陆珩笑着,“哥哥也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陆珩若无其事说了那种话,但陆瑛却还是过不去。

 

她觉得和陆珩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很尴尬,想要提出回学校住又怕陆珩觉得小题大做。

 

犹豫了半周,陆瑛见陆珩待她一如往常一般,对那件事也再没提过,便逐渐放松下来,也暂时不再想回学校住。

 

难得周六,陆瑛睡了个懒觉。中午一点,她起床去浴室洗澡。

 

或许是排卵期的原因,陆瑛这几天总觉得欲望特别重,但经上次事的阴影,她都忍着没动手,眼下家里没人,她又在浴室,便干脆就着热水动起来。

 

洗完后,陆瑛准备穿衣服出去,大概是潜意识里有种“家里现在是我的天下”的错觉,陆瑛故意没穿衣服,光着身子就出去了。

 

全果的感觉很刺激,因为要担心外面会不会有人看见,家里会不会来人。陆瑛一遍安慰着自己这时候没人会回来,也不会有人关注她,于是光脚走出卧室。

 

然而刚推开门,陆瑛就傻了。

 

陆珩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此时正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