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8-29 16:51:26 责编: 人气:

 

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宝贝喜欢它这样对你吗

第一章小姨的秘密

  我侧身拿起床头手机,迷糊的瞅了下时间,发现半夜2点多了。

  想着好不容易才习惯了新环境能睡着了,可这小便来的真不是时候,习惯裸睡的我摸索着穿上床角边的短裤,拖着人字拖懒散的起了床。

  刚打开房门的我,习惯x ing的望向斜对面的门,但此刻漏出缝隙的门清晰可见的灯光。依稀听见缓缓的音乐声。

  不对啊,小姨怎么还没睡,,往天都是很严厉的督促我,和小姨约法三章的规定可是记忆犹新,其中一大条里包含的其中一小条,便是按时就寝,禁止大晚上出入房门。

  这确实有点变态了,如厕的生理反应应该不会怪罪吧。

  我如是想着,心中便好奇了起来。

  居然此刻如厕的想法都没了,我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贴着缝隙向里面望了去。

  房间内,小姨随着音乐的节拍扭动着她那硕圆的翘t un。更要命的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居然只穿了一套内衣,nk。这内衣,nk并不是普通的那种,感觉很是特殊。

  我偷偷仔细观察着,nk是那种丁字形状,前面只有一小块布遮住,pi gu后面就一根绳子那种,扭动的同时,绳子也跟着摩察着她那最私密的地方。

  专注盯着那个地方的我,一时间脸红心跳加速,似乎热血沸腾了起来。

  心里还远远不够,我把视线上移了去,看得我下面不知不觉短裤的某个地方慢慢膨胀了起来。

  那内衣居然只能遮住最隐私的地方,这么小得可怜的内衣,依然还能衬托出她那摇摇欲坠的两只大白兔,三角形蕾丝边的小布遮着若影若现。

  看得我心里痒痒的并不是这特殊的内衣,而且那三角形蕾丝布遮住的小东西也凸凸的冒起来,忍不住想让手去拿捏。

  白嫩的肌肤还带点一丝丝水珠在上面,殊不知是才先沐浴完的浴水,还是小姨不停变换造型的汗珠,让人酥酥痒痒的浮想联翩。

  小姨撩拨着头发的神情,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气氛随着音乐的节奏,越来越暖味了起来。

  我看在眼里,眼珠一刻都不成歇息,注视着小姨的一举一动。

  对于我这种屌丝男来说,简直比福利还福利的真人秀。

  小姨双手托着*前,做猫步状态的移动到沙发边缘,慢慢的一只脚放在沙发上踩着。

  此刻的姿势分明就是把两腿之间摩察着沙发的棱角边缘。随着节奏慢慢前后磨搽

  门后的我全身更是燥热了起来,更伴随着小姨的低语娇喘声,身心更是酥酥痒痒的难受。

  我幻想着那种姿势的同时,小姨也做完了这一切。

  小姨拿起电话对着说了句“杨老板,你还满意吗?你那单生意考虑得怎样了?”

  她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原来她跟电话里的人在做什么交易?

  小姨居然为了工作用自己的身体诱惑电话里的那个所谓的杨老板。

  想到她居然还那么温柔的对待别的男人,更何况这个杨老板没准就是个肥头大耳油腻的老男人,小姨可是真真的大美女,就是我看着她脸都控制不住心里的欲望。

  越想越来气,就连平日里她对我都是凶巴巴严厉得很。

  自从父mu外出打工,便把我交托给小姨了,本来小姨满口答应得好好的,说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以报答当年我父mu救她们一家人的恩情。

  当时想着自然是美滋滋的,毕竟面对如此貌美的小姨,对于一个屌丝男来说可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和这么美的小姨在一起生活,自然求之不得。

  哪知父mu走后,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吆五喝六的,还跟我约法三章。

  规定帮她洗衣服做饭,且严格要求手洗,每天按时回家,而且她不说话,也不准我说话。

  想到这儿更是觉得委屈窝囊,激动得不小心撞到了门。

  刚收拾好的小姨听到了声音。发现了我的存在

  此刻内心的我是崩溃的,但逃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硬着头皮等她发话

  “你,给我滚进来!”

  第二章流鼻血了

  “还不进来?杵那儿干嘛!没听见嘛”

  我低着头虽然看得不是很全,但依然用余光偷偷的瞧着此刻小姨的样子。

 

 

  她早就迅速的穿好了一件浅粉s e系带睡衣,这样的睡衣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有点像我之前在家穿的浴衣样式。

  正因为这种样式,到让我能看到*前若影若现的沟渠。

  慢慢靠近到她面前,因为之前的那幕,我并不敢抬头看她,恰好又离得太近,以至于小姨的体香让我更不敢面对着她说话。

  唯唯诺诺的等待小姨发话。

  氛围有点怪异,小姨从我进来到她面前,便没有开口说话了,她似乎在打量着我。

  我的余光习惯的瞟到了她的脸上,红韵未散的样子,更加为她增添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她此刻依靠在沙发边缘的坐姿,更加衬托出她身材的标致。

  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诱惑我,翘着的腿刚好漏出在睡衣外,光滑的肌肤呈现的一览无余。

  许是因为我比她高的缘故,她似乎也意识到什么,立马站起身走到我面前。

  “你傻杵着干嘛?为什么不说话”严肃的语气跟此刻的她完全不相符合。

  “这不是你定的规矩嘛,你不说话,我就不准说话!”低语着的我略微的有点心虚。

  “你!耍涨了?敢顶嘴!”“我问你,你刚在门外干嘛!”

  “我……我上厕所回来时不小心踢到客厅的什么东西,刚好身体控制不住向你门这边撞了过来。”

  “抬头对着我说!如实告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看到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看见,也没听见”我抬起头闭着眼睛对着小姨边摇头边大声的说了出来,以掩饰我内心的不安。

  “量你一个学生也不敢!”趾高气扬的用手指勾了勾我的下巴。

  这,这分明就是欺负我比她小!我心里想着越发的委屈,明明不是这样的,这和我想象的相处方式完全不对,当初怎么会看着她的脸觉得她是多么温柔可爱的人,她这张脸完全就是欺骗我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也不早了。明天我还要上班,你赶紧滚回去睡觉!”她转身走开,踱步到床头坐下。准备去关灯。

  此时的我怎么也挪不开那粘地的脚,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的背过了身准备向门边走去。

  “等等!”

  我没听错吧,小姨在想什么?让我留下来过夜嘛。一时间身心仿佛飘上了天堂。

  “啊?”

  随及我*前被塞满了一大包夹杂着汗香味的衣服。

  “明天把这些衣服洗了,我回来了检查!”

  “……”我就知道没啥好事,此刻心情又坠入了地狱般,加快脚步离开了小姨房间。

  衣服放在洗衣台后,回到房间的我怎么都睡不着了。一想到之前她当着父mu对我好的时候心里就来气,这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迷迷糊糊的好不容易睡着,却在梦中回忆起了曾经父mu说过的话。

  听父mu讲过我跟小姨其实她的父mu订的娃娃亲,奈何我年龄太小了,所以改口叫的小姨,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些。

  可是小姨完全对我不上心,我该怎么让她对我有所改观呢?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小姨那粗暴的方式叫我起床后,吃了我做的早餐,就把我带到卫浴室,吩咐着我怎么怎么样把这些衣服洗了。

  我一听顿时心里气了火,这么多衣服,又让我手洗!!

  孰不可忍的我看着小姨突然对我期待的眼神,心里又软了下来。

  她走后,妈的,说实话我还是充满了委屈,但是在小姨威逼利诱之下,我还是不甘心的给她洗起了衣服。

  可是,在洗衣服的过程中,我竟然发现了她的nk和*罩。

  这个疯女人,连内衣也让我洗,真是生了一张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

  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小委屈,但小姨实在长得太漂亮了。

  这,这死女人。居然里面还放了杜蕾斯和情趣内衣。